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海外之声

对美国原法轮功成员的采访

发布日期:2012年02月2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金久丰(编译)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编者按:骑虎网(www.ridingthetiger.org)是美国一家分析和评论当代社会形势的网站,它尊崇古代传统制度,认为只有“骑虎”的人才能在与当今世界腐败现象的对抗中生存下来。网站记述了现代社会的堕落以及它的政治、文化和生活方式方面的问题,收录了多位知名作家的珍贵作品。2012年2月24日,骑虎网刊发了对一位华裔美国人、原法轮功习练者的采访文章,讲述了主人公痴迷法轮功后导致学习下降、父母因练功造成行为怪异、不让外婆吃药治病等不堪经历。最终,主人公通过自身努力认识到法轮功是邪教,逐渐摆脱了法轮功的精神控制。

  下面的受访者是一位24岁的女学生,她之前是法轮功(法轮大法)组织的一员。法轮功被它的追随者认为是一种精神修炼。1992年源于中国。西方学者将其描述为“精神运动”、“新宗教运动”。其他一些学者,如瑞克·罗斯,认为法轮功是一个邪教组织。

  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受访者要求匿名接受采访并不公布照片。

  问:能跟我们谈谈你童年的家庭生活吗?

  答:我出生在纽约市,但我出生后不久全家就搬到加利福尼亚州去了。刚开始的那几年,父母一直把我按基督教徒进行抚养。我们定期去教堂礼拜,每周日我都要学习圣经,同时父母也会教我。我的父母非常虔诚,他们一直希望到中国传播基督教,履行自己的使命。除我之外,我的弟弟和妹妹也和家人一起去教堂。总的来说,我觉得自己的童年很幸福,父母工作努力,家中弟妹相伴。

  2001年,外婆搬过来和我们一块住。她信奉佛教,所以通常不会和我们一起去教堂。但是她尊重我们的信仰,她说过:当谈到宗教信仰时,人们应该只关心让自己做到最好。

  问: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接触法轮功的?

  答:2004年,我的父母碰巧在中国人开的一家杂货店里“发现”了宣传法轮功的小册子。这个时候,我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中国血统,所以我想,为什么不多了解一下呢?于是我接受了法轮功,不过只把它看作强身健体的运动。那时我还不知道法轮功的政治立场。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寻根,因为这上面声称法轮功是我们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我决定试一试,更多地了解它。

  问:那你还记得你为什么又质疑法轮功了?

  答:简单地说,第一次我质疑它是因为那时妹妹得了流感,而父母不让她吃药。可那时她只有3岁啊!这个时候,父母和我正在学习《转法轮》一书,我那时相信妹妹生病是因为心不够诚。事实上,那段时期,我连续数日不上学,待在家里参加法轮功所谓的“发正念”,导致成绩下滑。之前我是一名优秀学生,能进全校前五名,而后来我成了个差生,学期成绩差一点不及格。老师很着急,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没有告诉他们真相。

  这可能对我影响很大,我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学习上,然而我并没有放弃练法轮功,因为我和父母住在一起。他们一心一意地学法轮功,我觉得我再回教堂的话,他们会惩罚我的。

  问:所以说,自从练上法轮功后,你的父母就不再去教堂礼拜了?

  答:是的。事实上他们告诉我去教堂礼拜是没用的,因为李洪志说了:每个种族有各自的天堂。因此他们不再信仰基督教。有人认为,一个人可以既信仰法轮功又信仰基督教,我的经验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为了把你套进来,就告诉你说:法轮功只是一种健身运动、一种气功。但是很久以后,你才会意识到原来它是一个宗教,而“大师”李洪志就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我还有一件不解的事就是我的父母开始变得对待他人非常偏执。我们以前去的教堂主要是一个美籍华人为主的教堂。每周日,三位牧师分别用广东话、普通话、英语进行服务。我的父母甚至想控告说普通话的那位牧师(一位很好的台湾人)诋毁法轮功,和中国政府串通一气。我真的很震惊。因为那个牧师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是一个台湾裔美国人,他从来没有踏上中国大陆一步。他绝不可能中伤某人,更不用说是共产主义政府的什么间谍了。

 

 

《转法轮》是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这本册子仿效精神灵性,枯燥无味,是由神秘东方教义东拼西凑成的。


  问:你刚刚提到了政治问题,当你知道法轮功的政治立场后你的态度是怎样的?你现在的态度又是怎样的?

  答:当我还是法轮功成员的时候,我读过很多关于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受到迫害的故事。我现在知道一些报道有可能夸大其词,从而使我们产生一种对抗心理。而这种心理在某种程度上也让我们觉得自己是合法的。既然我们被告知中国政府是邪恶的,那么我们这些受害者进行对抗就没有错。这真是一种高明的伎俩。比如以色列人——纳粹迫害以色列人众所周知,那么这就不是以色列人的错,他们永远都没犯错。我觉得法轮功的逻辑也是同样的道理,这被应用到宗教上面。

  我想你也许在报纸上读过苏家屯的新闻。该新闻出来后不久,知名异见人士吴弘达指出该新闻证据不实。美国官员也调查了相关医院,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该医院有过器官摘除、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行径。只有两名谁也查不到的加拿大研究人员发现了“证据”,主要由被曝在该医院待过的人所收集的。

  当然还是有政治上的问题。虽然我现在已经和法轮功无关了,但我认为人们有权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他人认为这是错的。不过我并不认为许多法轮功人是有政治问题的,甚至有些和法轮功毫无关系的普通人也受到中国政府的桎梏。

 

 

根据李洪志本人和他的信徒所说,李洪志无所不知,是世界万能的救世主。


  问:你之前说学习成绩下降后,你开始质疑法轮功,能跟我们说说后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答:实际上,我上大学前就在练法轮功。那时我已经完全投入到法轮功的各项活动之中。坦白地讲,我觉得法轮功在教我“真、善、忍”。不幸的是,因为我想要通过练习法轮功达到“圆满”,最后我的高中毕业成绩刚过平均线。

  出人意料地是,我上的那所大学刚好有一个法轮功组织,而且成员主要是白人。此外还有很多其他宗教组织和团体。我和其他同学相处时,我可以和他们谈论其他宗教。我还记得一次一些基督教徒和我聊天。他们都很有见识,彬彬有礼。但我每次都很生气,因为他们总是抨击法轮功和大师李洪志。同样,当一个穆斯林同学问我李洪志会不会死,我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嘲笑他心胸狭隘、墨守陈规。我很气那些批评法轮功的人。我当时认为所有反对法轮功的人都是坏人。组织中的其他成员也同意我的看法。一个男学生甚至称每个不练法轮功的人为“肮脏的恶魔”,还说就算这些人“被销毁”了也没关系。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害怕,这让我开始怀疑法轮功,但是我也害怕脱离这个组织。

  问:那你最终放弃法轮功是什么时候?

  答:我花了数月才鼓起勇气离开法轮功。最主要的原因是外婆的病。寒假我回到家中,发现外婆身体不好,需要看医生,但我的父母却不带她去治,因为李洪志宣称:当你生病时,不要打针也不要吃药,你只要看法轮功的书籍,锻炼锻炼就能痊愈了。不幸的是,外婆的病情恶化了,显而易见,她需要吃药治疗,但父母坚决反对。从那时起,我决定更理智地看待法轮功和它的弱点。

  问:那你最终下定决心后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答:当我明白法轮功只是一种疯狂的崇拜时,我觉得应该离开它。我意识到法轮功滥用专业术语,赋予特殊的含义,愚弄人们认为这是某种精神修炼。所以我决心已定,想办法脱离它。我不得不向原法轮功成员寻求帮助。虽然很痛苦,我还是决定和父母暂不联系,因为他们现在对法轮功还是那么着迷。

  慢慢地,我开始过上自己的生活。在这期间,我踏进了一些和宗教相关的课堂,在一年之内读了约40本相关书籍。我开始更多地了解各类宗教,从书中细细研究,还看一些宗教旁观者的文学作品。

  问:那你父母现在怎么样了?他们还练法轮功吗?

  答:是,他们还是痴迷其中。我每天想起这事心中都很难过。他们对我的“背弃”很不满,而我相信他们的内在还是好的。

  问:之后关于精神和宗教你还有新的进展吗?

  答:我还在犹豫。我相信遵纪守法是对的,但我也认为应该尊重每个人的权利。找到自己的路,然后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当然这是要花时间的。当你刚从狂热崇拜中跳出来,你不应随即就加入另一场崇拜中。你应该自知自觉,对自己充满耐心。

  现在我相信上帝的存在,我把这看成是新的出发点,我祈祷他能帮助我渡过难关。至于其他的某个宗教我还没想好。我有一个粗略的目标:一份真正的精神信念,一个比我更强大的对象可以让我依靠,一种方向感和道德观。这不就是真正的信仰吗?现阶段我正在学习正统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两种宗教最吸引我,因为它们传递的信息是美好的、简洁的。我知道这可能听起来很奇怪:当今时代,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女华裔要转信伊斯兰教。事实是,之前我阅读了很多来自伊斯兰教和民间的资料来了解伊斯兰教,尤其是伊凡·阿古艾力[1]、瑞纳·古埃农[2]、赛义德·侯赛因·纳塞尔[3]、马丁·林斯[4]和提头斯·布克哈特[5]的作品,他们都是转信伊斯兰教。到目前为止,关于基督教,我读过很多基督教作者的作品,诸如C.S.路易斯[6]、切斯特顿[7]和Seraphim Rose[8]。事实上,我幼时曾是个新教徒,但是了解基督教历史和教堂列祖后,我觉得正统基督教才是更真实的基督教。

  问:你最后还有什么话要和我们分享吗?

  答:我很感激能有这样的机会来到这里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有段时间我无法忍受思想和意识的痛苦折磨。我想要告诉那些身陷宗教崇拜的人(不只是法轮功)要尝试自己分析衡量事物。我想鼓励他们要思维清晰地看待整个事情,如果感觉自己受到胁迫,就鼓起勇气放弃它。

  备注:
  [1]伊凡·阿古艾力,Ivan Aguéli,1869年-1917年,出生于瑞典,沙德希里苏非教团的一员;
  [2]瑞纳·古埃农,Réné Guénon,法国学者,“圣道学派”创始人之一,该学派以“永恒哲学”(Perennial Philosophy)及“永恒主义”(Perennialism)著称;
  [3]赛义德·侯赛因·纳塞尔,Hossein Nasr,华盛顿大学教授,伊斯兰思想研究方面的世界一流学者。1933年生于德黑兰,有伊朗王室血统。25岁时获得哈佛历史学博士学位,同年出版第一本专著:《伊斯兰的科学与文明》。后返回德黑兰大学任教,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移居美国。曾在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牛津大学、伦敦大学、爱丁堡大学等知名学校开设讲座和研习班;
  [4]马丁·林斯,Martin Lings,1909年—2005年,英国学术泰斗,大英博物馆中的东方学专家,年轻时研究阿拉伯文化,1939年归信伊斯兰,成为穆斯林;
  [5]提头斯·布克哈特,Titus Burckhardt,又名Ibrahim Izz ad-Din,瑞士玄学家,传统艺术专家,终生从事于传统学科和永恒智慧的研究,著有多部传统艺术方面的著作,翻译了多部古典苏菲名著,如《伊斯兰教中摩尔人的文化》;
  [6]C.S.路易斯,C.S. Lewis,英国著名学者、文学家,1898年—1963年,著作50多本,包括诗集、小说、童话、文学批评以及阐明基督教精义的作品,被誉为“最伟大的牛津人”,也是二十世纪最具领导地位的作家兼思想家;
  [7]切斯特顿,G.K. Chesterton, 1874年—1936年,20世纪杰出的作家、护教学家。他的作品涉及范围颇广,涵盖传记、推理小说、历史、神学论著等。最著名的著作有《异教徒》、《回到正统》、《永恒的人》、《布朗神父》等;
  [8]Seraphim Rose,毕业于美国波莫纳学院,圣职修道士,致力于传播正宗的基督教思想。

 

 

原文网址:http://www.ridingthetiger.org/tag/falun-gong/

 

【责任编辑:晨曦】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