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海外之声 > 域外传真

再谈证人

发布日期:2013年06月1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格雷戈里·格洛巴 娜佳(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格雷戈里·格洛巴是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的成员。本文选自格雷戈里·格洛巴文集《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法轮功》,作者对“苏家屯事件”的唯一公开证人“安妮”的证词再次深入分析,逐一揭示了其证词的前后矛盾和荒诞无稽,对乔高、麦塔斯提供伪证、炮制谎言的劣行和丑态给予了无情嘲讽和有力抨击。

  第一章:面包·盐·宣传……  

  第二章:与法轮功习练者谈新闻调查方法  

  第三章:算术是法轮功的最大克星  

  第四章:那些所谓的“活摘”证人们  

  第五章:“不公正”的考察和专家  

  第六章:乌克兰专家:活摘报告缺乏证据  

  第七章:非同寻常的证据 

  第八章:“活摘器官”?数字游戏罢了

  第九章:下流的电话调查

  2006年5月20日,大卫·乔高在美国采访了一位据说曾在苏家屯医院工作的妇女(化名“安妮”)。该采访成为调查报告的有力证据之一。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第一个报告和更新版报告中,麦塔斯和乔高采用了三个广为人知的证据,指控苏家屯活体采摘法轮功成员器官,但是公开作证的证人只有一个。究其原因,是那些出于保密需要的证人害怕面对加拿大人权卫士呢,还是人权卫士本人以这种方式默认他们的证词呢?

  请看这个公开证人的证词,她的话就像毛泽东语录那样,被反复引用。

  安妮:“2001年7月有很多人在医院统计科和后勤保障科工作,有人把采购发票拿给我,我发现发票上的食品供应量剧增,据说是负责后勤保障的人把大量食物送到关押法轮功习练者的地方。有几个同事还跟我讲了医疗设备的情况,从发票上看,医疗设备采购量也在剧增。”

  乔高:“您估计(从您看到的发票),食品供应增加了多少?那里有多少人?”

  安妮:“负责采购并向被关押法轮功人员提供食品的负责人对我说,那里大约有5000至6000名法轮功人员。”

  请注意这么个情节:证人手中拿着文件,有人问她文件中的数据,她不直接回答,却称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显然亲眼看到的信息远比听来的可靠。对这种行为我只能这么解释:此人害怕其谎言会被人戳穿,因此预先准备好了退路,万一有什么不对,就说那是别人跟我说的,责任由供应食品的大叔承担。尊敬的法轮功习练者,如果你们有别的解释,我也很想听听。

  乔高:“对了,集中关押法轮功信徒的地方是地下室吗?”

  安妮:“在医院后面的几幢平房里,看起来像建筑工人住的地方。几个月后,食品供应和其他物品供应量逐渐减少,当时有人猜想,被关押人员也许已被转移到了地下室。”

  2006年3月20日《大纪元》刊载的采访中安妮说的一幢平房,至5月20日却变成了几幢平房。

  乔高:“一共有5000人吗?”

  安妮:“不到了,医院里还有法轮功信徒,但越来越少了。至2003年我才知道,他们(法轮功信徒)被转移到了地下室和其他医院去了,因为我们医院容纳不了那么多人。”

  是啊,不要说一幢房子,就算几幢房子也容纳不了5000人吶!

  乔高: “你前夫摘取了这些人的眼角膜后,再把他们怎么样呢?”

  安妮:“再把他们安置到其他房间,准备摘取心脏、肝脏、肾脏等器官。他和其他医生一起手术的时候才听说,那些人是法轮功信徒,他们的器官被摘除时人还活着。先摘取眼角膜,再摘取其他器官。”

  乔高:“也就是说,不同的器官摘取手术在不同的地方进行?”

  安妮:“是的,起初怕泄密,不同的器官摘取手术安排不同的外科医生在不同的地方进行。一段时间以后,医生们才被安排在一起做手术。”

  请注意:为了谋杀一个人,竟然要在多个手术室给他做多起手术!如此器官活摘之说何等荒唐!

  “等摘除他们的肾脏、肝脏等器官后,再剥他们的皮,最后把他们的尸体投进焚尸炉。”据“安妮”先前的说法,他们的皮被剥掉了,而他们的金表、戒指、项链等贵重物品却留了下来,是焚尸工从尸体上取下来的……

  且看曾任加拿大国会议员、检察官、拥有国际大律师头衔的大卫·乔高从何等荒唐的证词中又得出了何等荒谬的结论:“我们认为,她前夫对她说的事不是无稽之谈,是可信的。”对此我已无语,不作评论也罢。

  原文网址:http://falun-dafa.info/literature/374 

(责任编辑:南明)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