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曝光

邓美珠:十六年了,我幡然悔悟

发布日期:2013年09月2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邓美珠(口述)黄炜炜(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邓美珠,女,今年58岁,福建省闽清县人。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初中毕业后在制药厂上班,丈夫也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对我也很关心,有一个乖巧听话的儿子。

  十七年前,刚过不惑之年的我,体质较弱,有腰酸腿疼的毛病,丈夫关心我,陪我早起锻炼身体。那时候,社会上兴起一股“练功热”,我也跟着早起的一些人练起了“益智功”,并持续不断练了一年多。

  1997年8月,法轮功在我们当地也有了练功点。三天两头就有人来劝我们改练法轮功,说“法轮功是所有‘功法’中最好的一种‘功’”,不仅能强身健体,还能达到和超越“佛”的境界。我觉得反正都是在练功,多学一套功法,对身体有好处,就听信他们转向习练法轮功。

  起初,我也和练习“益智功”一样,只是坚持每天早起煅炼。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不仅要求我们集体练功,还要学习李洪志的“经书”《转法轮》,交流“学法”、练功心得。在一起的时间多了,我对李洪志的“真善忍”、“做好人”、“修心性”、“修正果”的一套说教也就信了。

  李洪志说,要想“上层次”、得“果位”,就得“学法”、练功。为此,我偷偷拿走了家里的储蓄,购买了许多法轮功的书籍、录音带、光盘等资料,成天照着李洪志的《转法轮》书籍和光盘修炼,还经常招揽一帮“功友”回家练功,家务事不做了,孩子的事也不管了,把读“经文”、练功法当作自己生活的全部。

  丈夫认为我练功走火入魔。那时,我已把李洪志奉若神明,任何亲情都比不上,反而把丈夫的善意规劝视作“魔”。一次,丈夫从外面劳累一天回来,无意间坐在了法轮功的书上。我完全不顾丈夫的感受,如同陌生人一样将他一把推开,像丢了命似的跟他大吵了一通,骂他是“亵渎神灵”、“恶魔”。

  更可笑的是,一次出外途中,我骑的自行车与一辆小汽车刮碰,人从车轮下爬了出来,受了点轻伤。车都撞不死,我真还以为是“师父”的“法身”在保佑。丈夫要送我上医院治疗,可我认为自己是“修炼人”,用不着上医院。结果伤口化脓愈发严重,最后还是丈夫、儿子裹挟着我上了疹所,伤口才得以愈合。

  1999年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我在李洪志“走出来”、“讲真相”、“求圆满”的煸动下,几次在县城公园和窜到江西等地散发法轮功传单,鼓动他人习练法轮功。终因扰乱社会秩序而受到法律制裁。丈夫、儿子多次去探望我,流着泪劝我改过。我却不以为然,反笑以为“痴”,反而要求离婚。丈夫失望至极,2004年5月终经法院离婚判决,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此破裂。

  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的我,离婚后反倒觉得舍弃“亲情”,去掉“执著”,正是走向“功成圆满”“上层次”的最好机会。于是在2004年2010年间,我又多次与“功友们”串联,跑到省城福州等外地,偷偷组织习练法轮功,散发法轮功传单,捣乱滋事,一次次地接受“圆满”的考验,在一条道上走到黑。

  往事不堪回首。十六年等来的不是“圆满”,而是家散“镜破”。如今回归常人的我,唤回的首先就是亲情良知。还在接受心理矫治的我,发出了十六年来第一封给前夫的致歉信,表达了我这些年来对家庭的愧疚之情,请求他的谅解:“都怪我不好,以前不听你的劝告,是我伤害了你的心,毁了自己也毁了家,心中感到惭愧。现在我明白了法轮功是骗人的,以后再也不会练法轮功了。”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在前夫细心的照顾下,儿子也已长大成人,大学毕业,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前夫收到我的信也十分高兴,表示要等我回来,重组幸福的家庭。前夫一次又一次的原谅我,这种亲情的感受,让我重新找回了从前的温暖和点燃修复曾经破碎家庭的幸福希望。我也奉劝还沉浸在法轮功中的痴迷者,别再执迷不悟,尽早回归社会,找回真正的自我。

(责任编辑:陈辰)

更多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