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精粹 > 法轮功问题研究系列

法轮功如何对待法律法规(中英对照)

发布日期:2008年09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中国反邪教协会
【字体大小:

目    录

 

一、法轮功如何对待法律法规的几个案例

[案例一]我所经历的“4·25”

[案例二]法轮功成员破坏有线电视传输网络设施,非法宣扬邪教案始末

[案例三]愚昧·死亡·新生(节选)

[案例四]美国公民李祥春在扬州破坏广播电视设施

 

二、法轮功是如何对待法律法规的

(一)法轮大法高于一切人间法律

(二)人间的理与宇宙理是反着的

(三)人间法律是机械地制约人

 

英文版:Falun Gong sets against laws and regulations

 

一、法轮功如何对待法律法规的几个案例

 

[案例一]

 

我所经历的“4·25”[1]

 

我叫汤良友,男,40岁,小学文化,家住江苏省海安县城,职业理发师。作为曾经的法轮功受害者,回首1999年“4·25”事件,至今历历在目。

 

1999年4月24日上午8点多钟,我们练功点的徐姓负责人打电话通知我,说是接到上级辅导站的通知,要求我们练功点全体人员一起乘火车到北京去“讲清楚”,去“护法”。当时我正在上海市宝山人民医院给儿子汤杰看病(2004年之前,我一直在上海从事理发生意),接到电话,有些犹豫。徐姓负责人说这是要“讲清楚”,去“护法”,改善练功环境,机会难得,必须要去。我只得将妻子月梅叫到宝山医院看护儿子,自己急匆匆回家,拿了一本《转法轮》,带上零花钱,连饭也顾不上吃,就和我们练功点的六个功友踏上了去往北京的1462次列车。

 

坐在列车上,我犯起了嘀咕,我从未去过北京,到底去什么地方“护法”?如何“护法”?我是一头雾水,问其他六人,他们也是这个想法。大概半夜的光景(4月25日凌晨),到了北京火车站,几个人舍不得住旅馆,就坐在火车站候车室。天刚放亮,听得门口有一个年轻女子在喊:上海方面来的同修,请跟着我走。我们听到喊声,就揉揉眼睛站起来跟她一起走,我们上了几辆出租车,不久就下了车,走了一小段路她叫我们在那里等候同修,不要乱跑,说是南方来的学员一律在这个地方集中等候。她说自己是专门负责接待南方来的学员的,然后她又去接别的人去了。

 

因为我们是初次到北京来,也弄不清是什么地方,于是我们一边在等候,一边派人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面包来当早餐吃。一会儿从好几个方向,陆陆续续有人向这里靠拢,看着人越来越多,大家都互不相识,只要说是同修,就自然融合在一起。不久来了个剪平头的大个子,自称是大法研究会派出来维持秩序的。他要我们各地来的人不要到处乱跑,要听从指挥,并对我们说,这次师父要大家到北京来一是要“讲清楚”,我们练功人是“真、善、忍”的,是做好人的;二是要求政府不能抓我们,我们是来“护法”的,听说天津抓了修炼的功友,我们要求政府放人。

 

初来乍到,我们就随人流行动,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同修们说,前面就是中南海,是中央领导人办公的地方。我心里有些激动,平时只在电视里看到中央领导人,现在是离他们这样近的距离,心中很有些优越感。中午,人越聚越多,一眼望不到边。后来听说,那天参加的人有一万多人!我就坐在那里看着,听着,同修们交谈一些修炼的体会,附近不时有人来回走动。具体要做什么,我心里也不清楚,就看别人怎么样,我也怎么样。天快黑的时候,我又累又饿,有人提出来到外边去找住宿的地方,这时,自称是大法研究会派出来维持秩序的大个子站出来说:“没有结果大家都不要走,如果没有答复,就是坐到天亮也要坐,不达目的,不能罢休!”后来大概在晚上9点钟左右的样子,来了一个高个子,夹皮包的头儿,要求大家都回去,剩下的问题他们明天再去谈。大家听说,纷纷离开,说头儿让回去,我们就回去吧。随后我们也就随人群离开了。到火车站胡乱搞了些吃的,就连夜乘火车回上海,直到第二天夜里才到家。去了一趟北京,我们既花了钱,又挨了两天两夜的饿。回来以后,直到7月下旬,看了中央电视新闻《焦点访谈》的报道,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是李洪志一手策划和幕后指挥的鬼把戏。

 

回忆“4·25”事件前前后后,历历在目,不堪回首。如果让李洪志的阴谋得逞,也不知道今天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责任编辑:)

更多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