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精粹 > 法轮功问题研究系列

法轮功如何对待个人精神困惑(中英对照)

发布日期:2008年09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中国反邪教协会
【字体大小:

目  录

 

一、深陷法轮功精神陷阱的几个案例

[案例一]破灭的修炼梦

[案例二]美好天堂在人间

[案例三]救世还是害己(节选)

 

二、法轮功是如何对信徒进行精神安慰的

(一)信息单向传输

(二)权威式暗示

(三)催眠式个体修炼

(四)群体暗示修炼

 

三、法轮功精神安慰手段对信徒所产生的后果

(一)强化崇拜

(二)信息接受渠道完全被封闭

(三)失去对“修炼”以外其他事物的兴趣

(四)出现幻听幻视等精神障碍症状

 

英文版:How Falun Gong conducts mental control over its followers

 

一、深陷法轮功精神陷阱的几个案例

 

[案例一]

 

破灭的修炼梦[1]

 

我叫张文红。我曾经痴迷于法轮功而不能自拔。为了“练功”,刻意疏远亲友、孩子和丈夫,并与丈夫离婚;为了“护法”,参与围攻《成都商务早报》,为了“圆满”、“上层次”,先后两次进京“护法”;终日期盼着能“飞升”去享受“天国”的荣华富贵。我这一路走来好辛苦,蓦然回首,一切原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神仙梦想”。我从小就特别爱看、爱听神话故事,总是觉得故事中的仙女们好漂亮!好漂亮!真的非常羡慕她们,每每做梦都想成为她们中的一员。长大以后,读中专、工作、结婚、生子,生活的忙碌一度冲淡了儿时的梦想。一直到80年代末期,业余闲暇时间渐多,刚好又遇上当时的“气功热”,心中的躁动开始泛起,于是就迷上了气功,什么大雁功、中功、杨式72式太极气功等,在90年代前期的5、6年间,都先后练过,但都始终觉得这些离“神仙梦想”相距太遥远。

 

——“一见钟情”。突然在1996年夏天某星期天的一个早晨,我到成都市游泳池游玩,路过游泳池门口时,见一堆人坐在游泳池门口旁边的水泥地上盘起双腿,闭上眼睛,正在打坐。我很好奇,看了一会后,索性也坐在地上学着他们的样子把眼睛闭上练起了功。音乐一完,大家的眼睛一睁开,我马上向坐在旁边的一位大姐询问这是什么功,她告诉我是法轮功,并递给我一本《转法轮》,说借给我回家看。回家后,我在较短的时间里看完了《转法轮》。啊!修炼法轮功,李洪志就可以帮助修炼人修成神仙,这太好了,太好了,真是“梦里寻它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工夫”!

 

——“痴迷其中”。自那以后,我心里暗下决心:只要能反复去读《转法轮》,读得越多越好,能够背下来更好,并按照《转法轮》中讲的去做,按照李洪志讲的去做,自己就一定能够精进实修成神。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这十一年来,基本上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转法轮》,一年365天,电视不看,报纸不读,其它旅游休闲、打牌娱乐更是不沾边。为了方便练功、学法,97年我应聘工作时还专门选择了一家包吃三餐、上下班包接送的单位(温江华亨酒店)。平时也不回家看小孩(孩子和丈夫住在他单位分的宿舍,我住在自己单位分的宿舍),工作以外的时间基本上用在学法、练功上。早上到练功点练完功马上上车(公司交通车经过练功点),一上车就选择最后一排角落的座位坐下,一坐下就抓紧利用这途中50分钟至60分钟的时间来学法、看《转法轮》,不管车子怎么摆动,同事们怎么喧哗,自己也不参与、不受其影响;中午吃完饭马上回房间看《转法轮》或练功(酒店有2人一单间的房子),另一同事经常取笑我练功走火入魔(我当时还认为是在夸我);下午下班又抓紧时间到食堂吃饭,然后抓紧时间上车选择后排位置看书,车子到目的地下车又马上到练功点练功,然后才回家;回家后,洗刷完毕还要再学习一小时才睡觉。生活的模式就这样固定在宿舍、练功点、单位这三点一线,年复一年,周而复始;自己的思想、精神已完全被法轮功、被李洪志所操控。

 

——“泥足深陷”。由于当时自己的心完全桎梏在《转法轮》中,虽身处闹市区,车来人往,都市生活灯火辉煌,而这一切好似一丝一毫也不属于我。社会上人与人交往,家庭、朋友、亲友的交往总是想越少越好,有时甚至感到是一种莫大的负担。渐渐地,与父母、兄弟姊妹的关系变得紧张;丈夫对我也越来越难以忍受,99年底终于向我提出离婚,当时我不假思索就同意了。

 

99年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时,我依然我行我素,因我一心想成佛成仙,仍坚持修炼,坚信按李洪志号召的去做就能“圆满”。于是我在99年10月下旬与其他法轮功人员一起坐上去北京的火车去“护法”……,后被沙河堡派出所的公安人员接回,经过教育后,我表面答应不再闹事,组织上安排我照常上了班。其实,我当时仍不死心,随后,我主动辞去了工作,于99年12月独自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去“护法”……由于我在北京期间的违法行为,被劳教一年半;在女子劳教所,我对管教人员的任何关心、帮教均置之不理,多次带头绝食、坚持练功……

 

——“蓦然回首”。摆脱法轮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蓦然回首,一切原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今,我不得不承认,世间的人都是从娘胎里生出来的,都是父母所养,都是有血有肉的凡人,都是吃五谷生百病的,理所当然李洪志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有什么神功,修炼“法轮大法”成不了神,只能使你在李洪志精心编制的歪理邪说精神控制下不能自拔,在法轮功邪教泥潭内越陷越深,成为一个又一个法轮功邪教的牺牲品。

 

“修炼”梦破灭了,可却找回了真实的自我!

(责任编辑:)

更多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