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世界邪教

唯一教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唯一教”的“接近上帝之路”

  1931年12月11日清晨,印度中北部马哈拉施特拉省古其瓦达村,从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村民们知道,这是拉兹家的第四个孩子降生了。孩子的哭声如此响亮,甚至连远在田里干活的人们也听得一清二楚,仿佛他生来就是向这个世界宣告什么的。只是他的父母当时并没有理解他哭声的含义,否则,他们决不会给他起这么一个极其普通的名字——拉兹尼什。

  “哲人”把自己献身给神

  拉兹尼什的父亲是一名虔诚的耆那教徒。受父亲的影响,拉兹尼什从小就对宗教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不仅如此,他还喜欢思考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人为什么要吃饭?活着与死去哪一个更好、更真实?宗教真的能救人于来世吗?时间为什么不走回头路?等等。他找不到答案,就去问老师。但老师也说不清,只能告诉这个有点奇怪的学生说,这些都属于哲学问题。


  于是,这个学生又迷上了哲学。他借来许多有关哲学思考的故事书,不分昼夜地看,几乎达到痴迷的程度。


  18岁那年,拉兹尼什终于如愿以偿,考入印度加沙大学哲学系。他如鱼得水,哲学兴趣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大学生活不仅养了他的思辨能力,还大大提高了他的演讲才能。在全印度大学生辩论赛上,他曾荣获冠军。

  毕业以后,拉兹尼什以他一流的演讲天赋和一流的思辨才能,很快成为梭加大学一名出色的哲学教授。幼时对宗教的兴趣使他萌发了将哲学与宗教问题结合起来研究的念头。

  他决定成立一个唯一正确、唯一可信的宗教组织——“唯一教”。这种宗教以性爱为始基,人们经由性的认识、性经验到达“真爱”的境界,然后由爱而接近上帝。

  为了便于把这种思想付诸于实践,拉兹尼什辞去了大学教授之职,来到印度西部海岸的浦那地区创办他的神圣事业,把自己献身给了神。

  拉兹尼什到达浦那地区后,以“爱”作为内容四处演讲。面对越来越多的听众,拉兹尼什的感觉不知要比当初在大学课堂里面对几十个学生的感觉好多少倍,他的演讲水平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很快就吸引了一大批追随者。1971年,拉兹尼什宣布他的“唯一教”诞生了,同时,在浦那市郊创办了该教的第一所修道院。

  “性自由”才是“唯一教”的主题

  拉兹尼什凭借他过人的聪明和极富煽动性的演讲魔力,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听众和信徒。性爱是拉兹尼什教的重头戏,但当他以哲学思辨的语言娓娓道出时,却让信徒们觉得在理,觉得“美”。

  他要信徒们相信,性是神圣的,原始的性能量有神的反映在里面,性是产生新生命的能量,是所有力量中最伟大、最神秘的。他号召信徒们从性的阴影中走出来,敞开心灵,接受神圣的性,使生活充满“爱”。

  相反,拉兹尼什却否定父母之爱、儿女之爱、兄弟之爱、姊妹之爱和朋友之爱,因为这里不存在性。

  更可怕的是,拉兹尼什竟然在后来的演讲中露骨地倡导“性解放”,还赤裸裸地宣讲性经验。以至于那些邀请他演讲的组织者,在演讲未结束之前,就早早地吓跑了。

  拉兹尼什还有一个荒唐的逻辑:只有“纵欲”才能达到无欲,才能近神,才能考虑有关生命、存在、灵魂、宗教等问题。他是这样解释的:没有人能够不经过真正的性经验而达到无欲的阶段,这种“真正的性经验”或许在今世经历,也可能在前世已经有过了。如果一个人在前世曾经有过“真正的性经验”,那么,他在今世一生下来就可以免于性,也就是说他在今世已经达到无欲的阶段了;如果一个人在前世并未经历过这种“真正的性经验”,那就必须在今世经历,以达到无欲。所以,拉兹尼什鼓动信徒为达到无欲而首先纵欲,以获得必须的性经验。为此,他还举了这么个例子:他碰到妓女,妓女们从来不谈性,只问关于灵魂和神的事;而碰到苦行僧和和尚,他们的话题却更多的是性。照他这样讲,岂不是只有妓女才能迈上近神之路吗?

  拉兹尼什的满口胡言终于引起了大部分人的不满,其中包括印度官方,而且,政府认定“唯一教”并非宗教组织,必须限期缴纳巨额税款。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