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世界邪教

和平教团运动

迪瓦因和他的“和平教团运动”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和平教团运动成立于1922年,创立人是黑人迪瓦因。10年后,该教派发展到数万人,成为当时影响最大的黑人教派团体,并宣称在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瑞典、奥地利和德国等地拥有上百万信徒。40年代,他们在美国有60多个分会,其中在纽约州就有30多个。

 

  1965年秋。布鲁克宁郊外的一处公共墓地。萧瑟秋风中,枯黄的树叶飘到了一座立有很大墓碑的坟前。无声的碑文和照片告诉人们:这里埋葬着的,是曾经轰动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创世者”、“圣人”、“和平教团运动”先哲----梅杰迪瓦因。

  一幕荒诞剧

  迪瓦因在1888年出生的时候被他当奴隶的父母取名为乔治贝克。家庭的贫困和白人的歧视,使乔治没有上过一天学。在他成年以前,乔治每天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发泄对白人的仇恨。辱骂和牢骚尽管无法改变他的境况,却在无意中练就了他超群的演讲才能,乔治出名了。

  18岁的乔治开始参加一个黑人教会,每天的绝大多数时间用于静坐修心,以求悟道。经过两年的修炼,仇视的心态渐趋平衡,他终于领悟到,自己最擅长的项目是预言。据说他曾成功地预言了卡罗林纳州大地震和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由此,不识字的乔治赢得了“真理之子”的美誉,并取代了黑人牧师的位置,成为该教会的青年教主。
然而,好景不长。1908年初,也就是他执掌教位不久,他又预言“战神”即将来临。在积极组织黑人民众准备迎接“战神”,随“战神”共同讨伐制造不平等、制造种族歧视的“恶魔”----白人时,他竟来不及替自己预言一下----警方冲进了教会,以制造动乱的罪名,逮捕了这位“真理之子”。随后他被当局判决监禁半年。

  在狱中,他承受了白人狱警对他的特殊“照顾”----干最重的活,吃最差的饭,从来就没有吃饱过,严刑拷打几乎成了家常便饭。但他把这些看成是一个干大事业的人必须经历的磨难。半年的牢狱之灾,非但没有让他垮下去,相反练就了他超人的意志力。

  可是,出狱之后,当他径直来到入狱前的那所教堂时,他却伤心地发现,他的“真理之子”的位置已被他人取代。显然,他受到了黑人信徒的冷落。而且,无论他怎样努力,他也无法恢复昔日的风光。22岁的那年,他黯然地离开了这块再也无所作为的土地,移居巴尔的摩,等待重振“上帝”大业的时机到来。

  初到他乡,人生地疏,为了生计,乔治在一家黑人老板开的花店里找了份临时工。不久,他就耐不住寂寞了,开始有意无意地给老板讲一些过去自己成功的“预言”。谁知笃信基督都教的老板并不相信,总是一笑了之。于是,处心积虑准备东山再起的乔治自编自导了一出戏,终于让老板相信了这个黑人打工他的“预言”天赋。

  好运再一次降临到这个黑人小伙子头上,乔治出名了。他的“预言”才能受到了当时颇有影响的黑人传教士莫里斯的重视,年轻的乔治受邀当他的助手,即牧师。

  而一心要干大事业的乔治岂能甘心做一名默默无闻的副手?他的目标是要取莫里斯而代之。莫里斯后悔了,但他毕竟功底深厚,凭借信徒的支持,稳守巴尔的摩山头不变;倒霉的“预言家”只得再次远走他乡。24岁的乔治流浪到了佐治亚州的瓦多斯特镇,准备另立山头。

  瓦多斯特镇的居民多为黑人。乔治就在这里租了一间小屋,以“宇宙之神乔治”的名义进行布道。白人和黑人之间的矛盾成了他布道的主要内容。极富激情的演讲和大胆的布道言论,引起了当地黑人居民的极大兴趣,也引起了当地警方的注意。他们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逮捕了乔治。

  第一次当“真理之子”的牢狱之灾尚记忆犹新,第二次当“宇宙之神”的牢狱之灾却又在眼前了。或许是因为当局认为这个外乡人的行为言论太荒诞可笑,属非正常之人,竟没有把他送进监狱,而是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
其实,只要离开他的“上帝”,乔治根本就是一个常人。在精神病院,他倒是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地呆了几个星期,就被放了出来。只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乔治再也不是什么“宇宙之神”了。

  瓦多斯特镇是混不下去了。何去何从?乔治滋生了去纽约闯闯的念头。可是他很快就失望地发现,那里并不是他的天堂。于是,在这个大城市里待了一段时间后,他又去了另一个城市布鲁克宁,并为自己取名“梅杰迪瓦因”。从此,乔治贝克被人渐渐遗忘了。

  当时的美国出现了一种新型的行业----就业培训所。善于投机的迪瓦因瞅准机会,也依样画葫芦地办了一个“迪瓦因就业培训所”。他的腰包渐渐鼓起来了。

  对于财富无止境的贪求使他并不满足于办学所得到的那一点辛苦钱,尽管他始终教导学员不贪淫、不贪欲。他知道通过传道敛集财富是一条即得名又得利的捷径,他决定就这么办!

  于是,迪瓦因用培训所的收入搞了一个“和平教团运动”,他是教主,底下有几个和他一样不识字的黑人跟着他。开始的时候,他们没有活动经费,只能靠自己出外打工挣钱,挣钱,挣钱之余,再诵“经”布道。所谓的“经”,只不过是迪瓦因的“灵感突现”。他让几个识字的信徒随时记下他的片言只语,再由识字者教给那些文盲,有空便念,死记在心。就这样苦心经营,惨惨淡淡地过了10年。

  没想到到了1932年,竟时来运转,一封控告信帮了迪瓦因的大忙,使他名声大振。控告信是迪瓦因教派所在地的邻居们写的。他们向布鲁克宁法官斯来特控告迪瓦因聚众喧哗,骚扰四邻。斯来特出于对黑人的偏见,未经仔细调查就判迪瓦因监禁一年,外加罚款500美元。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