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痴人说梦的“三退”谎言

拙劣的障眼法

发布日期:2011年04月0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霜 刃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明慧网是个什么东东?法轮功最大的谎言公司也。如果有谁能够在当今世界上找出编谎数量和频率超过明慧网的媒体,那套用一句话——“我服了you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离开谎言连一天也混不下去的邪教媒体,竟然装起正经来了。这不,3月28日,它以“明慧编辑部”名义发表《退党署名必须严肃郑重》(下称《郑重》),批评大法弟子在劝“三退”时“形式、应付差事”,“比如有的取名大量重复,有的取单字、有的用数字作为代号等等”,如此“草率的做法”,“在劝退、为世人取化名时起着不好的作用”,导致“退党登记的可信度受到影响”。文章煞有介事地强调:“为保持退党的严肃性,今后取名仍草率胡来的,退党网站将不予登记,后果由当事常人和当事学员自负。”傻子都能看出,这是教唆“当事学员”:你们造假也得造得像那么回事嘛,别让人一眼看穿。

  明慧网发表《郑重》,表面上是为了内部整肃,实际上用的是障眼法,意在忽悠世人,欺骗舆论。

  障眼法一:通过批评个体技术疏漏掩饰法轮功有组织的造假行为

  《郑重》左一个“严肃”,右一个“郑重”,好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似乎在“三退”真伪问题上法轮功组织历来严肃认真,全是“当事学员”不争气。事实上,“三退”造假,并非哪几个大法徒心血来潮后的擅自行动,而是法轮功明文发动的组织行为。这方面,法轮功“常人媒体”大纪元“功不可没”。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发布《大纪元郑重声明》,威胁“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否则就怎么怎么。从此,法轮功就正式拉开了“三退”闹剧的序幕。2005年2月22日,《大纪元时报》为了给中国民众“告别中共”提供具体的帮助,成立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也叫“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或简称“退党中心”GSCQCCP),规定可以“化名党退”,并且实际上可以“替你退”,于是所谓的“三退潮”成了谎言潮。网友维真说得好,“三退”的游戏规则全由法轮功设定的:“无论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党员无所谓,是不是中国人也无关紧要,甚至是死是活都不在乎,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更不管采取何种方式、退过多少次,用不用真实的名字也不作要求。总之,一句话——想怎么退就怎么退!”(凯风网《“法轮功”的“三退”游戏》)此外,作为游戏的直接组织者“退党服务中心”也可以以保密为由随意增加“三退”人数,因为该游戏是不需要公布真实信息的。总之,“三退”游戏规则就八个字——“放胆造假,随心所欲”。在“三退”造假方面,法轮功既然以组织名义或直接或隐晦地授予“当事学员”以无限广大的“自由裁量权”,还有何脸面在他们面前谈什么“严肃郑重”?

  可以作为有力实证的是“人次”这个量词。据网友南华山《三退闹剧又出新笑话》一文揭露,“2007年12月1日,在大纪元退党网站显示退出共产党人数已接近3000万人次”。用上“人次”这个量词,就意味着“一人可以退多次”。一方面示范“一人多次”的造假法,一方面侈谈维护“三退”可信度,这不很可笑吗?

  将造假行为轻描淡写成学员个体操作的技术疏漏,这样拙劣的障眼法,连傻子也能看出来。明慧网如此侮辱他人智商,恰证邪教的愚蠢。

  障眼法二:通过颠倒因果、错置本末遮蔽“三退”造假的根源

  《郑重》谎称“三退”取名草率“使退党登记的可信度受到影响”,其目的在于将世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对“当事学员”的操作手法上去,误导人们去追寻“取名大量重复,有的取单字、有的用数字作为代号等等”是如何削弱可信度的,从而掩盖“三退”造假的根源。

  这种说法完全是置换本末、颠倒因果。理由很简单,只有真名实姓,经得起查核验证,才可能具有可信度。只要是化名“三退”,造假且大量造假就是必然的,导演“三退”闹剧的法轮功媒体被称为“谎言公司”也是必然的。至于如何取名,只不过是枝节问题。

  如果反过来推问,“当事学员”为什么会取名草率呢?必答曰:上了邪教贼船后的被逼无奈。这还得多费几句口舌从根源上说起。修炼法轮功为了什么? 无非是祛病健身,享受“法身”保护,获得大法神通,最终“圆满”升天。而这一切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即最终由教主说了算。李洪志为了控制弟子,提出了“多修多得”论和“上层次”说,层次越高所得越多。虽然全是空头支票,但脑子进水的痴迷者信之如神,对“师父”的要求不敢有违。“三退”是什么?在大搞邪教政治的李洪志口中,就是修炼,就是度人,退得越多,说明修炼得越好,层次越高。“劝退”的表现如何、效果如何直接关系到“果位”的高低,关系到能否“圆满”以及能否尽快“圆满”。谁都知道庞大的“三退”数字含水量接近百分之百,连法轮功媒体对其“含水量”也是供认不讳的:“水份主要是来自搞破坏的重复的假声明,还有因为人手不够,有少部份声明发表的比较慢,声明人等不急可能会再来贴一次。”(http://epochtimes.com/gb/5/4/28/n905322.htm)然而,为了“修得好”“上层次”,还是得造假,而且不是一般的造假,是大批量造假。

  于是,就形成了两个效应:一是竞谎效应。不是说“比学比修”吗?为了能“上层次”,为了在“圆满”之路上不掉队,不落人后,痴迷弟子便较着劲儿地“劝退救人”,你编我也编,你数字大我比你还大,你取名方式怪异我比你还要怪异,你报数方式省事我比你还省事,大家都如此,渐习为常,惯于说谎不脸红。二是疲懒效应。试想,编三个五个、十个八个假退名单而不重名容易,详写姓名也不费多少精力;可如果动辄数十上百,甚至数千上万的假退名单,还要做到不重名,还要一个个地抄写或电脑输入,那该是多么繁重、枯燥的一件苦差啊!为了节脑省力,只能草率应付。胡明一个人向明慧网发送9000多个三退声明,明慧网竟然照单全发(胡明《我发送了9000个“退党”名单》)。一个人要写近万个姓名,还不累得够呛?自然会想到偷懒,想到技术上“走捷径”、取名上“竞新异”了,“走形式、应付差事”也就是必然的了。

  一言概之:法轮功自创的造假机制是因,“当事学员”取名草率等造假手法的黔驴技穷是果。《郑重》企图颠倒因果、转换本末,岂能如愿!

  障眼法三:通过避重就轻遮掩“三退”造假中最卑劣的手段

  《郑重》痛批“三退”登记“走形式、应付差事”,叫停“重名、单字、数字代号”等不严肃的取名法,给人这就是主要问题的印象,似乎“三退”者倒是确有其人,实有其数。事实又是如何呢?请看下面这些奇妙的“三退”风景吧!

  一曰死人“三退”。给死人“三退”据说是得到李洪志“御批”的。于是大法徒中的“劝退”劳模争相践行。如江苏省靖江市64岁的法轮功练习者陈秀芳编造的2000多人退党名单中,就有死去三年的亲家公。累计向明慧网发送了9000余人“三退”声明的胡明,承认名单中“一部分是已经死去的亲友,包括早已过世的祖父”。让死人“被退党”,这主意妙,你总不能让死者于地下来控告侵权者吧!

  二曰梦幻“三退”。法轮功退党总部在大纪元以公告形式“提示”退党工作人员:“如果在梦中梦到或打坐时看到已过世的人委托办理三退,可以为他们办理登记手续”。这办法太妙了,做没做梦,梦的内容是什么,全凭自己说了算。这一招还真灵,马上就有大法弟子实践了,比如《故人托梦 要求三退得解脱》(明慧网2006年11月26日)就提到,大法弟子高纯为托梦的同镇人张福海退党,常人李春芝为托梦的哥哥退党,小丽为托梦的公公退党。

  三曰强行“代退”。典型的是文学家孟伟哉“被退党”后起初浑然不知,获知真相后怒斥法轮功无耻造谣。河南省安阳县的李春香讲述了自己未经当事人同意,就将本村12个共产党员名单传到明慧网“公布”的事。李春香的话很耐人寻味,“我真的没有劝过任何一个人退党,我知道人家根本不会退的,那几个人的名单是我糊弄他们(明慧网)的”(《李春香等编造12人“退党”》)。

  有此三招,何愁“三退”数字不飙升暴涨?然而这三招,明慧网在《郑重》中偏偏只字不提,如此“藏智敛锋”,实乃做贼心虚。

  “三退”的离奇造假已成法轮功的痼疾,连自家人也看不下去了。明慧网2008年1月22日发表署名“唐山大法弟子”的文章《三退起名要认真对待》,作者说自己经常收到大量的退党名单,发现存在着一个起名极为不严肃的问题,甚至还有“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老七、老八、老九”、“大平、二平、三平、四平、五平”等排成一串的,“要么干脆连姓都没有”,作者感慨道:“试想一个人如果看到如上提到的这些人名,怎么能不质疑?”“做三退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这些三退的名单是不是真实的?”其实这个“唐山弟子”可能不知道,还有“我们坚决退出少先队……声明人:顺利(33人)”(《请每位同修严肃对待三退声明》,明慧网2009年8月31日)这样高度“凝炼”的“三退”登记方式呢?

  显然,“三退”本来就是一场由邪教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丑剧、滑稽剧,现在明慧网竟然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来“严肃郑重”一番,岂不丑上加丑,滑稽之外又添滑稽么?

 

【责任编辑:晓涵】

(责任编辑:)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