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痴人说梦的“三退”谎言

“草率胡来”何其多

发布日期:2011年04月0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陈 琦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三退”闹剧越演越荒唐,明慧网很生气,说是“取名大量重复,有的取单字、有的用数字作为代号”等草率做法,“使退党登记的可信度受到影响”(《退党署名必须严肃郑重》,2011年3月28日)。其实,明慧网虽然自揭其丑,但结果却还只是在“三退”的“取名”上轻敲小打。与这“取名”小巫比起来,真正的大巫全被雪藏了。

  在“三退”闹剧中,“草率胡来”何其多?请看:

  做梦退

  “2006年3月,他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老头跟他说:‘我入过党,……你去找咱们镇的张福海,他是学大法的。他认识我。让他把我的党给退了。’”“张福海当下就给老史头写了退党声明,发到了退党网站。”(《故人托梦 要求三退得解脱》,明慧网2006年11月26日)“今天早上做了个梦,梦里我在功友家看了一盘退党讲真相的碟子,觉得好,就叫她给我一套做母碟。她说这有一套,给他吧,我一看是我的同事,梦就醒了。我躺在床上一想,哦,我那个同事是去年去世的,我一直没给他退党,这是叫我给他退党呢。”(《给已故人退党》,明慧网2006年8月16日)这“做梦退”还是大纪元明文提倡的呢,说是“如果在梦中梦到或打坐时看到已过世的人委托办理三退,可以为他们办理登记手续。”(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大纪元退党网站《关于登记三退的几项要求》,2007年10月30日)

  猫狗退

  网友枯藤告诉人们,他无聊之中出于好奇,打开了“退党声明”的网页,尝试着将自己从小到大养过的狗狗们的名字“贝贝、莎莎、牛牛、妞妞、尼克、阿力、酷酷”报了三退名单,立即成功。后来,出于恶作剧,枯藤又将能记得住的猫猫们的5个名字也成功三退了。事后觉得不妥,影响了大纪元三退的严肃性,试图更改或者删除,然而,输入“两个查询密码”后,再也进不去了。作者就此嘲讽道:“万一真有‘天灭中共’的那一天,但愿大纪元还能记得住俺和俺姑奶那些狗狗猫猫的功劳,12个呢,可怜呐……”(《俺把狗狗猫猫给三退了》,草色新雨2007-11-06)

  光板退

  “光板退”就是将没加入任何组织的人给退了。2009年7月13日,法轮功媒体阿波罗新闻网称“中共掩盖真相四川女记者梁勤侠真名退出中共”,退党的原因是:“中共钳制新闻和舆论自由,中国的记者没有话语权”,“令她感到失望,因此对中共失去信心,决定声明退出中共。”事实上,梁勤侠从小学到大学压根就没有入团入党,用咱当地老百姓的话来说,是个光板群众。既然没有入团入党怎么会有退党之说呢?梁勤侠得知她退党的事在阿波罗新闻网上刊出后,觉得好笑——法轮功怎么有这么大的魔法,让她成了共产党员之后,又让她退党了呢?

  贿赂退

  2009年,湖南长沙的黄启凤(中学教师)及几位校领导应学生周伟成(黄曾是周的班主任)之邀去美国度暑假,受到对方热情款待,但饯行宴席上。周伟成要求大家退党,见大家不愿意,就要求老师们喊三声“我退党”,结果当然碰了一鼻子灰。黄启凤老师的感受是:“原来他们也可以用行贿的方式来劝人退党啊!同时,我也产生了疑惑——我的那位学生究竟在美国找到了一份什么样的工作?他支付我们到美国观光的钱到底是从哪来的呢?”(《行贿劝“三退”》,凯风网2010-09-08)

  死缠退

  大陆人李涛于赴香港旅游,2010年9月9日那天,在黄大仙庙门口被一女性法轮功人员“缠退”,在遭到李涛明确拒绝后,对方竟然直接代为取名“阿中”给退了。李涛让她将“阿中”划了,对方便让李涛不要怕,并说“你看我这上面的都不是真名”。果然,这个三退义工纸条上还有“邱生”、“赵太”、“阿京”、“山河”4个化名。李涛仍坚持要求划掉“阿中”,对方竟然掉头扬长而去。(《我在香港“被三退”》,凯风网2010-10-14)

  假名退

  2007年“七一”前夕,中共江苏省沭阳县委向当地新闻界披露,法轮功网站公布该县至今共有21名所谓“三退”人员,经反复查证无一属实。“办退人”顾海源盗用母亲、妻子的名义代她们三退(顾还编造晓玉、小波、小芳、小英、小二、小微、蒋阳、蒋星星、小惠、老耿、孙二、孙大等12个假名发表“三退”声明)。沭阳县卫生防疫站职工、法轮功习练者马正环,在单位同事胡方良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盗用后者的名义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胡方良亲自追查了解真情后极为愤怒,痛斥马正环侵犯了自己的姓名权和荣誉权,无耻之极。(《搞“三退”是一出无法收场的闹剧》,凯风网2007-06-22)

  泡沫退

  一名叫胡明的法轮功练习者自己承认,2005年以古月的名义在青岛建立了“半岛退党服务中心”,累计向明慧网发送了9000余人的“三退”声明,其中一部分是已经死去的亲友,包括早已过世的祖父,绝大多数是搜集来的毫不知情者的名字。(《我发送了9000个“退党”名单》,凯风网2007-04-24)2005年,一个叫自称“纽约客”的侨民因工作生活所迫,专门组织一帮人,编造假“退党”的名字,约20个月中,“假名‘退党’人次一千二百万以上”。后来“纽约客发觉自己被人骗了,而且帮助这群恶棍,欺骗自己民族,心里尤如刀割”。(《我为“退党”制假名认错》,加拿大《华侨时报》2007年2月9日)一个人建立的“中心”本身就是个大泡沫,一个人“退党”近万,一帮人“退党”千余万,泡沫该有多大?

  盗名退

  2004年12月,法轮功媒体《大纪元时报》刊发一则惊天消息——《原中宣部文艺局长孟伟哉宣布退党》。一时间,法轮功旗下各类媒体开足马力,大肆炒作,又是座谈,又是声援,还发出“伟哉!孟伟哉”的欢呼。年逾古稀的孟伟哉老先生听到这个弥天大谎后怒不可遏立即挺身出来进行辟谣。弄得法轮功极为尴尬。(凯风网《孟伟哉:我和共产党已经不能分离!》)孟伟哉是真名人,可小小叛臣张凯臣竟然被炒成中共宣传部高官,玩了一次真名退党,等到网友撕开画皮、揭开真相后,法轮功便对此噤声不语了。

  还有一些如“低龄劝退”(参见大纪元时报《一岁半的宝宝劝爷爷退党》)、“阎罗劝退”(源自明慧网,转引自凯风网《荒唐,“在阴间”也能退党》)等,都是极有看头的“三退”奇观,很能吸引眼球!限于篇幅,笔者不再一一列举。

  总之,借用一句诗,“草率胡来”何其多?恰似一江春风向东流!

 

【责任编辑:舍得】

(责任编辑:)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