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痴人说梦的“三退”谎言

我曾编造“三退”假名7000多个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陈雪(口述) 兰山(整理)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近期从媒体上看到,法轮功网站声称截止到2015年7月,已有二亿多人在海外法轮功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如此荒唐的数字,到底有几个是真的,不由使我回想起几年前为母亲玩的“三退”游戏。

  我叫陈雪,今年35岁,大学毕业后顺利考进了高青县的一所小学,成为一名教书育人的教师。

  在我上小学时,父亲就因病离开了我们。母亲怕我受委屈,一直没有改嫁,含辛茹苦地供我读书上学。由于过度劳累,母亲经常出现头晕失眠、身体虚弱的症状。2005年的时候,母亲听人说习练法轮功不仅能健身,还能治病,不用吃药打针,就能把身体的病痛消于无形,就一门心思地练上了法轮功。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工作压力的减轻以及我考上大学带来的喜悦,母亲头晕失眠的症状有所减轻,一家人都感到无比轻松愉悦。但母亲始终觉得这是练功得到的福报。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母亲为了我的工作和前途,嘴上虽然表示不再练习法轮功,但心里始终没有放下。

  可命运就是捉弄人,2008年夏天,母亲偶然察觉到乳腺有肿块,怀疑自己患上了乳腺癌。她怕影响我们工作,又为了省钱,就又偷偷练上了法轮功。因受李洪志“消业论”的蛊惑,母亲认为身体长了病是因为不练法轮功了,是“师父”在惩罚自己,所以决定重新练功“消业”,想多为法轮功做事效力,祈求肿瘤消失。

  2008年国庆前的一天,母亲以前的功友给送了一本小册子。母亲因为没有文化,不懂电脑,就让我帮她按小册子上的方法下载经文,上传“三退”等。听母亲这一说,我感到震惊和困惑。爱我疼我的母亲怎么会要求我做这些事情呢?!当我问明原因,得知母亲长了肿瘤时,我深深地自责,从小到大都是母亲为我,现又为我儿子洗衣做饭喂食接送幼儿园等等,她只付出不求任何回报,就连自己生病都怕惊动我们,我真是不孝啊!我当即决定带母亲到医院检查治疗!连续几天劝说,母亲总是不为所动,最后竟要求我先帮她上网传资料,然后才答应去医院看病。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在疾病和孝道面前低头了,心想:如果这样真能管用,母亲既不用挨刀也不用切乳,岂不两全!于是下载破网软件上网、浏览经文、下载资料等。后来母亲又让我帮忙向“三退中心”上传信息,这次退多少,下次退多少,不断增加“三退”的数量,以便能快速消除“业力”。

  为了完成母亲交待的任务,我不得不隔三差五在家里悄悄上报“三退”名单,按法轮功的“三退”要求,不论真名、假名包括大名、小名、化名、曾用名等,只要退党、团、队上报都收、都要、都有效,幸亏要求的数据、姓名不真不实不查不究,于是这次编上十个八个、下次编上三十五十个,什么华子、花子、英子、小红、小花、石头、铁头、花子娘、狗子爹都行,都算数。为了增大“三退”数字,弄得我经常头疼,想方设法的去编造假名,给工作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负担。

  不到四年时间,我编造上报的假名就达7000多人,其中没有一人是真实的。再看母亲的乳腺肿瘤不但没有消失,反而从枣子那样大发展到后来鸡蛋那般大,我急了!难道母亲的虔诚修炼还不够,还是李洪志的法力不济呢。我与母亲都深深地陷入绝望的边缘。

  2013年春天,母亲在省城齐鲁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和彻底根治。前段时间复查,母亲的病情得到了及时救治,身心也得以康复。医生说若再晚一步就有可能恶化癌变,后果真是不可设想。

  母亲病愈后我们再看看原先假造“三退”的人名和数字,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更感到法轮功的这种欺骗公众行为手法卑劣、令人恶心!

(责任编辑:秀才)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