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网络造谣者——李洪志与法轮功

大纪元利用“秦火火”二次造谣

发布日期:2013年09月1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霜 刃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秦火火”即秦志晖,由于在网络上放肆造谣,日前已被刑拘。“纪火火”即法轮功媒体大纪元,臭名昭著的邪教造谣机器,目前仍背靠大树行邪作恶。“秦火火”大放“谣火”尽人皆知,“纪火火”利用“秦火火”二次纵火则未必人人知晓,有必要晒它一晒。

  大纪元以抹黑中国为“主打业务”,看到“秦火火”的网络谣言,当然是“苍蝇叮上屎——如获至宝”。“纪火火”之于“秦火火”,不仅仅是“乌龟看绿豆——对上眼了”的事,更可恶的是,前者将后者视为可利用的“舆论利器”,对中国实施“火攻”(谣火进攻),大打信息战。“秦火火”一有新谣言出炉,“纪火火”就立即策应,迅速跟进。举凡“雷锋奢侈”、“杨澜诈捐”、“张海迪‘外逃’”、“动车事故天价赔偿”、“红十字会强行募捐”、“铁道部发言人全家当领导”、“名人收钱为重庆模式说话”、“罗援兄弟任职外企”、“李双江之子非亲生”等谣言,无一不被大纪元转载,并添油加醋,反复炒作(按,均有截图可证,此从略)。纵观“纪火火”的行径,其“二次纵火”的手法大致如下。

  作选择性转载,造成舆论一边倒的假象

  “秦火火”每有谣言出笼,微博也好,论坛也好,都有大量粉丝转载或评论。轻信者有之,力挺者有之,半信半疑者有之,困惑不解者有之。虽说“秦火火”以及那些与之勾肩搭背的大V及其粉丝团,传输出大量“负能量信息”;但网上也不是没有冷静的观察和理性的评论,更不乏质疑探因之声。比如,关于“张海迪外逃”的谣言发布后,地产大亨任志强则对此消息表示怀疑称:“为啥总有人散布这种谣言。新浪应认真管理和关闭的是这种原发的谣言。”然而,大纪元在“转载”时,故意删掉这类对“秦火火”质疑的信息。于是,给人的印象是,中共治下的中国社会漆黑一团,民众对自身所处的环境总是看不惯,一有负面新闻,便群情激愤,一边倒地埋怨政府,指责当局。可事实并非如此,即使是在迷雾重重中,也有人眼睛清亮,头脑清醒,思路清晰。“纪火火”对围绕“秦火火”谣言所作的反馈之声,作选择性转载,意在制造“负声”一边倒“伪民意”,从而达到抹黑中共、误导舆论的目的。

  蓄意扩衍放大,造成谣言的膨胀效应

  根据传播学理论,信息在传播过程中往往会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产生变形。极端的情况,“小公鸡讹成大母牛”也是有的。然而,传播变形有“自然”与“人为”之分。前者没有人为操纵,后者是人为操纵。大纪元对秦火火的谣言进行“重组”、“加工”甚至“改装”,造成的结果就是“人为变形”。“秦火火”认为“谣言止于下一个谣言”,旨在说明受众在接受外界信息时,有“喜新厌旧”的心理。为了多赚钱,“秦火火”往往在旧谣传播力渐弱时便酝酿新谣,通过不断更新来吸引眼球,广开财路。“纪火火”除了同样深谙此道外,更重视追求每个谣言的最大效益。于是,在“秦火火”忙着推出新产品时,“纪火火”却抓住“秦谣”进行“深加工”,最大限度地扩衍放大,促使谣言“膨化”。举例说,在树“雷锋”这个精神偶像的问题上,我们过去确有偏颇,有意无意地屏蔽了雷锋作为普通人的一面。“秦火火”的谣言当然不是体现雷锋普通的一面,而是无中生有、大泼脏水。到了大纪元那儿,就不是对雷锋作个体道德评价的问题了,而是放大为“大陆偶像集体造假”,“中共榜样多为品德恶劣者”。甚至在“秦火火”谣言的基础上,炮制出《“雷锋”之恶毒三万学生可知?》这样耸人听闻的泼污文章。大纪元不仅“将平凡点放大为缺点,将缺点放大为污点”,而且将伪造的“污点”无限扩衍至“中国的精神脓疮”,声称只有李洪志提倡的“神传文化”才能拯救处于道德沦丧中的中国和整个世界,其用心之险恶、态度之狂妄可见一斑。

  提升“政治浓度”,造成谣言的癌变效应

  “秦火火”之造谣,不能说没有政治立场的问题;但客观地说,他主要是利用人们对当今社会负面现象的不满,迎合某些人和极端情绪,造谣撒谎,煽风点火。主要目的和核心利益还是一个“钱”字。“纪火火”就不同了,大纪元时报像“草鸡毛广告”一样到处免费派送,还被人当垃圾扔掉。由于背后有金主,大纪元至少在搞反华反共宣传方面不差钱,其行为动机当然就在于通过“政治收益”间接获取“经济资助”。于是,在“秦火火”那里并无明显政治意图的谣言,到了“纪火火”这儿,就相当地政治化了。不妨举个例子来说。关于“张海迪”,“秦火火”在坦白其造谣动机时说:“她一直都特正面,又没别的绯闻什么的可说。”意思很清楚,他要在大多人无疑处找出茬儿来炒作,以扩大影响,赚眼球、吸粉丝、捞钞票。一句话,并无明显政治动机。可到了大纪元那里,所谓的“暗取外国国籍”就成了“对中共的逃离”,成了“连大红人也有不安全感”,还要扩衍放大,联系到“近期,中国祼官、官员外逃、七成富商选择移民逃离中共成为热门话题”。言下之意,张海迪暗取外国国籍(当然是子虚乌有)是恶劣政治制度和社会环境下的利己选择。透过“张海迪‘外逃’”,可以看出中共已经是多么的不行,中国又是多么的糟糕,用大纪元的话说,“崩溃在即”。很显然,“秦火火”的谣言一经“纪火火”传转加工,“政治浓度”立马提高,实现了“性质上的癌变”。

  总之,“纪火火”一方面对“秦火火”的谣言如蝇逐臭,全盘接受,另一方面利用“秦谣”进行“二次纵火”,扩其面、膨其形、变其质,增值“秦谣”的负面影响,植入邪教的政治目的。然而,既然“秦火火”乱放“谣火”烧焦了自己的毛发、皮肤,“纪火火”二次纵火,罪过更大,又岂能逃脱得了引火自焚的结局!

(责任编辑:一洋)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