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一书的启示

泰国之行开启了李洪志的邪教之旅

发布日期:2013年10月2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心芮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众所周知,法轮功就是邪教,李洪志就是这个邪教的教主。而李洪志先前只是一名普通失业职工,不料却摇身一变成了邪教教主。从李洪志的前妹夫孙森伦先生的《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一书来看,虽然,从1991年5月到次年3月,李洪志在泰国仅仅住了10个月,但这10个月却非同小可,可谓这泰国之行开启了李洪志的邪教之旅。

  深感佛祖的崇高及僧王的威望,妄想教主崇拜

  泰国全国有30000多个寺院,分布在全国各地,僧人多得不计其数,有“千佛之国”与“黄袍佛国 ”的说法,泰国人大都信奉佛教。泰国为了体现对佛教的尊重和倡导,纪念佛祖释加牟尼的诞生,把每年5月13日定为佛诞节,全国专门放假一天。李洪志参观寺庙时,前来瞻仰的信徒川流不息,但均安静而虔诚,由此,李洪志深感佛祖释加牟尼对人们的影响,当时,李洪志若有所思地轻轻念着:“5月13日,5月13日”,产生当弟子心中“释加牟尼”的念头。

  莲花,生长在沼泽污泥之中,但是出淤泥而不染。莲花是泰国普通民众最喜欢的植物。玉佛寺里玉佛安放在金黄色的莲花座上,玉佛通透碧玉,神情安详。对于泰国人来说,它象征权力、神圣。在泰国一般的大小寺庙里,佛、菩萨的像也离不开莲花,不是高坐莲花座上,就是手持莲花,注目凝思。李洪志观察一座佛像,可以目不转睛地盯着看1个小时,妄想也坐在莲花上面。

  僧王,在泰国是佛教界的最高领袖,高于国家元首的,他不仅是泰国佛教最高领袖,也是泰国人民的精神领袖,在泰国普通民众心目中,他是国家灵魂的象征。即使国王见僧王时须下跪,各级政府官员更要下跪了。在泰国期间,李洪志经常通过新闻媒体看到国王、王妃、总理等国家要员顶礼供养僧王,请教有关佛法方面的问题。在要离开泰国前,李洪志想见泰国僧王。在未能去见僧王面,李洪志非常失落,就说总有一天,他会让很多人向他下跪。

  回国后,李洪志又是篡改出生日期为5月13日、又是虚构“四岁修炼、八岁圆满”, “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金刚不坏”之躯,能够预知“过去、未来”等传奇经历、又是借来黄色戏服拍“在一个圣洁、盛开的莲花座上”的“法像”,千方百计地与释迦牟尼拉上关系,走上了自我神化之路,自称“宇宙主佛”,并于佛祖释迦牟尼生日之际“出山”传播法轮功。

  热衷于地摊书籍,悟出“洗脑”技巧

  孙森伦在《日子》中回忆,佛家的经书,典籍对于李洪志来说,太复杂,对于一些佛教故事、通俗演义、图册、画报可能容易理解也感兴趣。因这些小册子、画册是各门各派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加入,壮大本派力量,都把介绍本帕特点、宣传本门为最高宇宙修练方法、加入后对自己最有好处的内容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加上图片组成。平常有时间李洪志就看这些小册子、画册,对于那些看不懂的佛家经书,他就用钢笔或者毛笔在空白的纸上抄写,一遍遍地抄,抄完一本又抄一本,不停地抄,而且十分认真。李洪志除了吃饭、睡觉、游玩、练功以外,就是自己躲在房间里研读这些书籍。

  《日子》写道:“李洪志有一次拿回来很多小册子和印刷品,我仔细看,原来是一个自称佛教宗派的书本。……教主说自己精通佛、道和基督教教义,能占吉凶、知未来,教人趋利避害。受西方阿弥陀佛重托来到人间拯救众生,他是佛教密宗唯一传人。说他自己已修成最高的佛法,是人间最懂佛理和法力的人,是帮助众生获得解脱的'最高佛'。书里说教主能帮助教徒激发特异功能,可使教徒发大财。要求教徒们捐款,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回报。他还告诉教徒与非教徒,只要不信或诽谤本教,将会受到诸如车祸一类的意外惩罚。”“教主教导信徒‘由色入空’,不再留恋人世,放纵性欲,要求女性信徒与教主‘合体双修’,就是与教主发生性关系来延长生命,治疗疾病,达到双方‘力’大增的效果。”“教主鼓励信徒去掉自己身上的'内魔',比如说对尘世亲情的留恋及正常人的欲望等等,要与'内魔'作斗争,以获得'长功'。”

  回国后,李洪志模仿那些地摊书籍所宣传地大肆实施其“洗脑”术:自称是最新、最高、最大的“救世主”,“造就法了,法造就了众生”,“没有他就没有宇宙的存在”, “能控制人的思维,能预知宇宙的过去和未来”,“能推迟地球爆炸”;煽动弟子捐献的“威德说”,“将来他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这是他的威德,自己经过吃苦修出来的”;鼓吹“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的“福报说”,“因为你是炼正法的,一人练功,别人要受益的”;教唆弟子脱离常人之情的“去情说”,宣扬反对法轮功遭报应的“恶报说”,引诱弟子淫乱的“男女双修说”;等等。

  尝试免费“气功”治病,掌握聚敛钱财之道

  孙森伦在《日子》中记载,李洪志是好为人师的人,在泰国遇到有练习气功的,难免控制不住去指导,“帮助老人们纠正动作,并告诉他动作如何到位,呼吸如何配合等等”,但却遭受白眼,“老人们各练各自的,且看他是外来人员,很陌生,就没有让他指导,但李洪志也不觉得尴尬和不自在,硬是要在一旁观看,时不时还要纠正别人的动作。”接着,李洪志总结了尴尬教训,拉着孙森伦当翻译,然后推出“义务传功治病”,“不收钱的,身体有毛病的人,可以尝试一下”,从而吸引了诸如“大姑、二姑、三姑、四姑等” 来治病的及学气功的人参与,同时也尝到了甜头,“这样就吸引了更多人的到来,但是时间长了,斋堂弟子们也不好意思,也看不下去,决定让来治病的人和练功的人均出一些钱给李洪志,李洪志先推辞了一番然后也就接受了。”这让李洪志明白,“练功可以去治病,有钱拿。这些都是小钱,将来他可以赚大钱,即使不用出力气,就靠用嘴一说,就有人送钱来给他,”

  孙森伦在《日子》中写道,“一般寺庙都有捐款箱,泰国的佛教信众都比较虔诚,每次去寺庙里,均会往捐款箱里放一些钱,有的信众,一次会捐很多钱,都是信众们心甘情愿地捐赠。李洪志说每天都有这么多的钱,寺庙里一年下来,钱就多得数不清了吧。本人告诉他,这钱捐得再多也不算多,因为这些钱要用于佛事活动,寺庙的日常维修,僧人的供养以及慈善事业,这些都是为了广大信众而做,所以不算多。李洪志低头思考,不时地点头。”或许,李洪志正啄磨着将免费“气功”治病和“功德箱”联系。

  回国后,李洪志如法炮制,高喊“真善忍”、宣扬“做好人”,极力鼓吹“免费传功”、“义务治病”、“不收弟子一分钱”等等,靠一张“免费牌”为敛财开路,也骗取了群众的信任,并以此树立了他“功高法正”的形象。同时,为人“看病”时置放功德箱。据早期与李洪志有过较多接触的刘凤才、赵杰民等人揭露,李洪志名气渐大以后,在家中坐堂为人看病,吸引了很多不明真相的病人前来就医。当时李洪志在家中摆放了一个纸箱,上写“凭心”二字,用于收取诊费。另外,李洪志利用信徒们盲目的信仰,兜售自己所谓经书、徽章、磁带、光盘等等物品,使得自己在短短几年内就赚得沟满壕平。

  践行招收学员,摸索发展信徒之道

  孙森伦在《日子》中记载,在龙莲寺斋堂,起先“老人们各练各自的”,在孙森伦做泰文翻译后,“人群里很多人均在跟随他的动作在比划”,在下一个星期天,“看到李洪志来了,所有的人都走到面前,这一次人更多,光看病就有十几人” ,接着“听说唐人街龙莲寺斋堂有气功师治病,而且是免费的,更听说有气功学,这次来的人就更多了”。到后来,“每次去龙莲寺斋堂教练气功,李洪志看到前呼后拥的人群,热情的学员及大家仰慕的眼光,都会感到无比的兴奋”。同时,李洪志也不失时机的告诉学员,“有病治病,无病健身,学了气功以后,身体会很好,不用找医生。学会他教的气功,回家可以继续练习,并说这是一套非常高层次的气功,最好每天练三遍,身体好不好,关键就看大家如何坚持练功。”

  孙森伦在《日子》中写道:“饭后李洪志对我说要带好龙莲寺斋堂修炼的弟子,要经常去指导修炼气功,老的弟子要巩固,希望能再发展更多的人来学习、修炼。对于新来的弟子要多帮多带,对新来的要热情,且要做到能来修炼气功的人,都能够长期地稳定下来,又再发展下一批,做到来一批,学好一批,稳定一批,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且好处很长远。”足见,通过龙莲寺招收学员,李洪志悟出如何更好发展弟子的方法,掌握如何通过气功治病来吸引新人,通过将功法变得容易使人更好接受,还通过人传人的方式来更好的扩大宣传效应。

  回国后,李洪志就是按照在泰国的积累的经验吸引信徒,抛出“祛病强身”论,“我的法身就会帮助他去调整身体……你的病由我来直接给你祛的,在炼功点上由我的法身给祛,看书自学也由我的法身给祛。”(《转法轮》)利用人们希望无病、无灾、无烦恼和生活幸福美满的善良愿望,把人骗进法轮功的圈子里,接着要求弟子“持之以恒的、坚持不懈的”,“无论怎样,只有坚持学法,才能去掉常人之心,才能去掉执著,从而达到不为常人中一切所动”。同时,李洪志要求各地建立学法小组,利用法会形式集体切磋,督促后进者,对于懒惰者、后进者通过群体相互影响,使其更加“精进”,使半信半疑者更加坚定。由此,通引诱上钩,深度套牢和强化控制,李洪志发展壮大法轮功邪教信徒。

  在泰国的所见所闻所做所感,对李洪志来说受益匪浅,正如孙森伦在《日子》说,“没有来泰国,他就不会如此深入地接触佛教及泰国社会生活,可以断言,法轮功就不会以现有的形式出现”。泰国之行开启了李洪志及法轮功邪教之旅!

(责任编辑:徐虎)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