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门徒会专题 > 现身说法

我愧对父亲 (图)

发布日期:2016年02月0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口述:潘坤勇 整理:李力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潘坤勇生活照 

    

潘坤勇种植的甜橙 

  我叫潘坤勇,今年67岁,家住在美丽的赤水河畔四川省古蔺县马蹄乡,与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大屯乡一河相隔。我是一个勤劳厚道的农民,多年来,我和妻子不分白天黑夜的辛苦劳动,喂养生猪,家庭收入还不错,夫妻恩爱,子女孝顺,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可自从我沾染上“三赎基督”(农村也称“祷告神”)后,险些毁了我的家。 

  事情还得从2002年说起,那年我家里喂养的十五头猪全部死于瘟疫,当年不但没有收入,反而亏了饲料、人工等费用3万余元。我遭受了极大的打击,妻子鼓励我从头再来,可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始终不敢相信以前养猪赚到的5万多元打水漂,之后就没有做什么事情,整天借酒浇愁消磨时光。2003912日,我在赶集的路途中,遇见七星关区大屯乡王刚。他在跟我们村两个残疾人李奎、李明东讲“三赎基督”,叫他们信奉“三赎基督”,只要坚持祷告,神就能保佑你全家平安,无灾无难,生病不需要打针吃药,只要祷告病就能好,参加祷告的人不用劳动,家里的钱和粮都会自然增长,人死后还会升入天堂,没有半点痛苦,来世还能当大官、发大财,过上富裕的生活,我心想这么好的事情我为何不试一下呢? 

  起初,我也是半信半疑的,但看见李奎他们腿脚不方便,半夜三更的都准时参加祷告,自己就偷偷地跑去看他们是咋个祷告的。后来,王刚听说我家死了十多头猪,见我情绪低落,就来劝我去参加祷告,叫我不要有什么怨气,要诚心忏悔,只要对神真诚,神就会保佑,还会消灾赐福。之后王刚又从包里拿出《闪光的灵程》、《复活之道》等几本书给我,叫我回去要反复诵读,就会悟出其中的道理。我就按照王刚的指点,每天早晚都要面对十字架得胜旗,双膝跪拜,唱灵歌祷告,求神保佑我全家平安、顺畅。每周五准时到王刚指定的地点参加集体祷告,每月交“慈善款”20元。 

  此后我就整天痴迷于“三赎基督”,还把妻子也动员来参与。经过一年多的接洽,王刚认为我文化高,悟性好,积极参与祷告,办事认真,就任命我为我们张家寨片区执事,负责“传福音”发展会员、收缴会费、组织会员祷告和学习等事情,还随时将张家寨片区的工作开展情况向王刚汇报,有时他在大屯乡家里组织祷告、学习,我都去参加,回来后向会员传达讲解学习的内容及精神。20056月,本地反邪教组织对我们组织了多次思想辅导,我也表示不参与了,不信“三赎基督”了。但我却私下鼓动“兄弟姐妹”们要“刚毅”。为了更隐蔽的开展祷告和学习,把时间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转移到大屯乡王刚家,这样我们夫妻两在外面东躲西藏、偷偷摸摸的“传福音”、祷告时间达三年多。 

  由于我们整天东奔西跑的组织祷告、“传福音”,子孙无人照顾,田地也无人耕种,原来积蓄的5万余元都花在信神上了。儿子、儿媳多次劝说我们要务正业,祷告信神家里的钱和粮会增长是骗人的,叫我们不要信“三赎基督”了,可我们那里会听儿子和媳妇的话,儿子和媳妇一气之下带着孙子到广州打工去了,家中只剩下患老年痴呆病的80多岁父亲一人,无人照管生活起居。2008820日,可悲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天一早我和妻子到贵州“传福音”去了,一去就是四、五天,回来后不见老人,邻居也说几天没有看见老人了,我和邻居、亲戚立即沿赤水河、公路沿线等地四处查找都没找到,后来在离家十多里的山沟里找到父亲的尸体,已腐烂变形,残缺不全。子女、亲戚、邻居都责怪我为了信“三赎基督”,整天忙于外出组织祷告,不照管父亲,让父亲死得如此的凄惨。 

  父亲的死深深的触动了我,我在世人面前抬不起头,无脸见人,我恨我自己。这才让我彻底的醒悟:“三赎基督”既不能保佑全家平安,无灾无难,家里的钱和粮也不能自然增长,“三赎基督”编造的那一套都是骗人的,只有靠勤劳的双手才能创造幸福的生活,家庭和睦才是最大的幸福。从此,我脱离了“三赎基督”,振作精神,从头开始,把家中土地全部种上甜橙,一年收入达3万多元。2012年,政府实施幸福新村建设,把我们张家寨打造成甜橙基地,借此机遇,我家建起500多平米的楼房,办起了农家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但是,我的父亲因为我痴迷“三赎基督”而亡,我永远都感到深深的悔恨。“三赎基督”险些毁了我的家,我永远都要远离它。

(责任编辑:川君 晓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