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门徒会专题 > 现身说法

“神家婚办”扼杀了我的爱情

发布日期:2016年04月1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咏庄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叫吕凤梅,女,今年22岁,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罕台镇人,2014年7月在鄂尔多斯市的一所中专毕业,由于我学的是酒店管理,毕业后就到东胜区巨力酒店做了服务员。酒店的工作很辛苦,每天都累的我腰酸背疼,而且刚出校门的我对酒店一些工作还不熟悉,因此常常受到客人的刁难和酒店主管的呵斥,初来乍到的我与同事也不是很熟悉,加上我性格又比较内向,很少主动与人交流沟通,当时我觉得很郁闷和苦闷。

  2014年9月的一天,由于我的一时大意,把302雅间点的四道菜端给303雅间了,当302雅间问我这四道菜怎么还不上时,我才知道我上错菜了,我连忙去303雅间看时,他们已经吃上了。当时,302的客人非常生气叫来了主管,主管要求我向客人赔礼道歉,并要在我的工资里扣除这四道菜的菜钱,这四道菜价格就有800元,而我当时实习期间一个月的工资也只有1000元,我在酒店的走廊哭了。这时,我的白马王子出现了,当时我就是这种感觉。他叫王梁,也是酒店的服务员,他说你别哭,我帮你想想办法,他和303雅间的客人商量说菜你们已经吃了,我们也不好端下去,你看这样吧,你们给付个半价怎样,客人很痛快就同意了,后来,他又不断向主管说情,主管也没有罚我款,只是口头上批评了我。就这样我认识了王梁,王梁是鄂尔多斯市乌审旗人,高中毕业后就来到东胜区打工,出来已经有四五年了,比我大两岁。他对我非常热心很关心我,我有什么困难首先会向他求助,每次我遇到不开心的事,也主动向他诉说,就这样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2014年底,我们相爱了,我正式成为了他女朋友。

  随着交往的深入,我发现了他一个秘密就是他信教,我问他信的什么教,他当时含糊的告诉我信的是基督教,我也没把这当回事。我的一些同事知道了我和王梁的关系后劝我说,你不要和王梁交朋友,他有点神神叨叨,还劝他们信教,可是处于热恋中的我已经听不进他们的话了。王梁也多次劝我信教,说信教有多么好,可我一贯对宗教不怎么感兴趣也不搭他这个茬。

 

  2015年8月,我们关系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王梁去见了我父母,我父母对他也很满意。可是我去见他父母的时候,他父母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就是我必须跟着他们信教,因为他们全家信教,而且我们的婚礼也要“神家婚办”,不宴请亲戚朋友,只请他们的教友参加。我当时就提出了反对意见,不同意入教和参加他们组织的“神家婚办”婚礼。后来,王梁百般劝我,说有多爱我,信这个教有多好,考虑到我真的爱着王梁,我就有点心软,准备答应他们的要求。回到家我就把这个情况向我的家人和亲戚说了,我的家人都不高兴,觉得很别扭,怪怪的。我有一个舅舅在罕台镇政府上班,他说这有点不对劲,他以前听过反邪教知识讲座,感觉好像王梁他们家信的是邪教,我们家的人都大吃一惊。

  我舅舅专门去请教了这方面的专家,专家说确实是邪教,叫“门徒会”,“门徒会”信徒结婚时有的就搞“神家婚办”婚礼。我把这个情况向王梁说了,劝王梁和他的父母脱离邪教,可是王梁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王梁的父母知道后更是连家门也不让我进了。王梁父母说王梁的婚礼必须接受神的指示,举行“神家婚办”,而且我必须入他们的教,否则没有商量,而我呢,绝对不会加入他们的教,而且我的父母和亲戚也坚决不同意我们的婚礼,我们双方闹得比较僵。后来,我和王梁深谈了几次,希望他能珍惜我们的爱情,脱离邪教,可他执迷不悟,还要信他们的教。再后来,王梁离开了酒店,也躲着我不和我见面,最后,干脆连电话号码也换了,我彻底和他失去了联系。

  我真的爱着王梁,我知道他也爱着我,可是他却为了“门徒会”邪教,放弃了爱情,狠心的离开了我。我真的很伤心,也非常痛恨“门徒会”邪教,是“门徒会”邪教让我失去了爱情和我所深爱的人。

  背景知识:何为“神家婚办”?

  门徒会提倡“神家婚办”。他们认为这是属于灵性高的人,或奉献给神做工的人才可举行的婚礼。一般教徒是不配进行“神家婚办”的。除非是全家复活的(也就是全家信教的)才可以享有这种神圣的婚姻。这种“神家婚办”是不允许自由恋爱的,否则便是犯了淫乱的罪。结婚前也不允许男女双方握手、拥抱和亲吻,因这都是犯罪。而且男女双方从见面认识到结婚不得超过三个月,并提倡简单操办婚事,甚至用几百块钱买几件衣服就可以了。

  “神家婚办”还有一个要求就是男女双方包括父母等人都必须同意对方出去为神做工,甚至出去半月二十天也不得阻挡。而且有的女人即使在怀孕生产头一天还要求出去做工。生孩子一个月后,必须将孩子交给婆婆等人,继续出去做工。这样的人不可在自己家里吃自己的饭,要靠传道糊口。

  “神家婚办”必须由上会(第六层会以上)的“奉差”来牵姻缘,办婚事。若是有的教徒符合“神家婚办”的资格而不“神家婚办”却随便结婚的话,就要受管教,得不着平安。为此,他们经常作见证说:有一个姐妹因没有“神家婚办”,就与一个不信的人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但一直没有平安,最后离了婚,又与另一个人结了婚,又生了一个孩子。到头来还是没有平安。他们用以上的这个见证是要作为诱饵,去引诱那些贫穷的,娶不上媳妇的人入他们的教,然后给予包办婚姻。原则是:不管有无感情或对方是否愿意,只要是“奉差”牵定的就是神的旨意,就必须照办。否则咒诅不断。

(责任编辑:袁军)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