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门徒会专题 > 图片

“门徒会”差点要了儿子的命(图)

发布日期:2016年02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口述:王桂萍 整理:文刀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叫王桂萍,今年40岁,初中文化,1997年与四川省汉源县青河乡木林村李大军结婚,同年生下儿子李小勇。丈夫性格内向,为人忠厚老实,是本地小有名气的木匠,因手艺不错,邻乡的人都爱请他去做木工活。那时,咱们家的经济收入不错,日子过得和睦幸福,然而这样的好日子却因为我加入“门徒会”险些给毁了,甚至差点要了儿子的性命。

  那是2001年冬季的一天上午,我到乡上赶集,刚到农贸市场时,听见身后有人喊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邻村贩卖鸡蛋的陈大姐,于是问她:陈大姐!好长时间没看到你来咱们那里收鸡蛋了,是不是发了财改行做别的生意了?陈大姐叹气地说:唉!生意有啥做头哟,又苦又累,也没啥出路,我都好长时间不做了,现在忙着开新工(后来才知道是发展新的门徒会成员)。我一听羡慕地问:陈大姐!才几个月不见,你都当上大老板开始招员工了,不晓得是招哪方面的工人?你看我们家大军够条件不?刚一说完,陈大姐一把拉着我的手,神神秘秘地对我说:桂萍妹子,实话告诉你吧,我招的不是工人,而是“信徒”,是专门为“神”做事的人,将来这些人可以“升天”到“极乐世界”享受荣华富贵。我当时没听懂,便叫陈大姐解释解释,她小声说:地球就要爆炸了,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只有加入“门徒会”、信“三赎基督”,才能逃过大灾大难,脱离人间苦海……

儿子李小勇当时照片

  我越听越糊涂,这时,陈大姐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放到我手上说:这是两本经书,一本叫《闪光的灵程》,一本叫《慈祥的母爱》,你回去好好揣摩,认真“诵读”,过段时间我再登门点拨。由于我还是不明白,正想再问问,陈大姐说:桂萍妹子,今天街上人多,天机不可泄露,总之你记住:只要信“三赎基督”,“神”就会保佑你万事大吉,全家平安,就是家人有个生疮害病,“祷告、祷告”就能自然好,一旦死了,那也是上了“天堂”,进了“极乐世界”。还说如果我不入“教会”,就会惹怒“神灵”,将受到天遣、遭到报应,轻者庭院失火,重者人丁减员……听了陈大姐的话,我越想越害怕,于是连声答应:陈大姐!我信,我信了,我现在就加入门徒会。

  几天后,陈大姐来到我家,一见面她就从包里摸出一块中间印有红色十字图案的白布,小心翼翼地递到我手上说:你已是“门徒会”的信徒了,这是咱们的“得胜旗”,你把它挂在堂屋中央,坚持早晚“祷告”,成为教会的忠实“信徒”,争取早日得到“神灵”恩赐的“生命粮”和“生命水”。到那时,你家“福报”就来了,不用打工会有花不光的钱,不用种地会有吃不完的粮,总之,你会要啥有啥,想啥来啥……

  说来也怪,那一年,请我丈夫做木工活的人明显比往年多、养的鸡明显比往年生的蛋多、喂的猪不仅没扯个拐(当地土话,没生过病的意思),而且猪身上的膘还比往年长得好……所有这些,我都认为是自己加入“门徒会”,“神主”保佑的结果。于是,我更加相信了“门徒会”,每天除了延长“祷告”时间、增加跪拜“得胜旗”次数,还主动走出去“传福音”、“讲见证”。

  时间到了2002年春节,有一天,我和丈夫带着儿子回娘家给父母拜年。吃午饭时,儿子不小心被鱼刺卡了,哭闹着说喉咙好痛。当时,我父母和丈夫都说将儿子送医院,可我坚决不同意,并告诉他们说:“没事得,鱼刺卡儿子喉咙是因为咱们家‘罪孽’未清,‘神主’对咱儿子的惩罚。你们放心吧,我是门徒会的忠实信徒,弄他回去‘祷告祷告’就好了。”说完,不顾父母劝阻,叫丈夫背着儿子就离开了娘家。

  到家后,天快黑了。我叫丈夫把房屋的门板取下平放在“得胜旗”下方的两根条凳上,把儿子抱到门板上躺下,然后用布条捆住他的手和脚。接着对丈夫说:“大军哥!刚才在父母面前我不好给你说,现在你听好了,因为你一直在外忙木活,没来得及加入‘门徒会’,所以神灵”‘怪罪‘要惩罚咱儿子,现在你必须跟着我做。”丈夫说:“桂萍啊!咱们家一直是你说了算,你说咋个做,我就咋个做,只要儿子没事就行。”说完,我让丈夫跪在地上,然后用两块白布分别裹在我和他的头上,并让他跟着我大声念叨:“神主啊!神啊!哈里路呀!我已认识悔改,求您快快显灵,今后我们一定一心一意信奉三赎……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儿子的哭泣声渐渐没了,隐约打起了小呼噜声。我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自豪地对丈夫说:“大军哥!怎么样,我就说嘛,祷告祷告就没事了……”。

  第二天一早,儿子的哭声将我和丈夫吵醒,我们赶紧起身,再次对着“得胜旗”祷告。可无论我们怎么祷告,儿子就是哭过不停,丈夫有些责怪我说:“桂萍呀,要不咱们还是把勇儿送医院吧……话音刚落,陈大姐来了,我把经过告诉她后,只见她微闭双眼,掐指算了算对我和丈夫说:“出现如此状况,我带着你们‘祷告’,请求‘神灵’宽恕……”。近两个小时过去了,儿子的哭声仍在继续,而且越哭越厉害。正在这时,屋外传来父母的喊声:“桂萍、大军,勇娃子咋还在哭喃?是不是昨天的鱼刺还没取出来哟?”,说话间,父亲已急匆匆地进了堂屋,看到勇儿后,指着我们大骂:“你俩还是不是勇娃子的父母,咋个这样对娃儿喃?都给我看看,颈项又红又肿,手脚发青,脸上发烫,你们还在这里装神弄鬼,赶紧给老子送医院。”接着,又对站在旁边的母亲说:“幸好我们不放心过来看看,要不然?哼,这两个狗东西不晓得要把娃儿整成啥样子?走!快给我一起去医院。”说完,抱起哭着的勇儿就出了门……

  到了汉源县医院五官科,医生通过诊断:告诉我们说,娃儿是鱼刺卡在喉咽部了,因损伤处出血,颈部发炎,已开始压迫呼吸道,如不马上手术,将有生命危险,你们赶紧去办理入院手续……近一小时后,医生推着儿子从手术室出来了,看见他脸色苍白,无精打采,手上还插着一根输着液的管子,医院告诉我们:手术很成功,异物已取出,因术前全麻,孩子需要休息,你们别太担心。接下来得留院消炎,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听了医院的话,我心里顿时翻江倒海……后来总算明白了,什么“门徒会”、“神主保平安”、“祷告”治百病全是骗人的鬼话,从那以后我便与“门徒会”划清了界线。

  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庄荒唐的往事,我就无比地内疚和后怕,同时也更加憎恨邪教“门徒会”,所以决定把它写出来,希望警醒世人。

(责任编辑:川君 晓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