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法轮功“男女双修”
 
一册法轮功的“双修”淫乱图
   2012-06-04   凯风网   作者:李 可

  即使解放思想观念、解放个性的今天,性关系仍然要求严肃专一,而淫乱、色情行为违背道德标准,扰乱社会秩序,违反法律法规。法轮功的“双修”“群修”则打着“修炼”“上层次”的幌子进行聚众淫乱、乱伦行为,参加“双修”的人员有年过七十的老妪、老翁,有正值青春年少的俊男靓女,总共涉及人员上百人,每个人平均和几十个人“双修”,其“双修”花样有“男女双修”、“男男双修”、“女女双修”、“母女双修”、“兄妹双修”、“姐妹双修”;还有“口修”、“手修”,就差“人兽双修”了,说不定法轮功人员即将悟到这一步。这些参与“双修”的人员或双人成对,或三五成群,甚至发展到数十人“群修”,还有的法轮功人员在别人“双修”时因为没有人和她修而气哭了,真的是一幅幅法轮功的“双修”淫乱图。

  一、为回天上家走上“双修”路

  李冰儿,38岁,驻马店市橡林六里庄人,是带动驻马店及周边地市进行“双修”“群修”的头目之一,李冰儿从1996年开始习练法轮功,为求“上层次”、“圆满”、“回天国”潜心研究李洪志“经文”寻求“修炼捷径”,对于《转法轮》中提到的“现在男的女元神特别多,女的男元神特别多……男的是纯阳之体,女的是纯阴之体。男的要抑制你的阳,发挥你的阴;女的休抑制你的阴,发挥你的阳,达到阴阳平衡”,“男女双修的目的就是要采阴补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李冰儿在学习时悟到“如果要回天上那个家,就必须修西藏密宗,就是李洪志大师所说的男女双修,现在情况是应该换法门了,我认为男女双修是正确的”。基于这个认识,李率先在法轮功学员中倡导“双修”,遂把自己家作为“双修”场所,并以身献法。李与多达几十人之多的男男女女“双修”“群修”,甚至还和自己的母亲进行了“双修”,还亲眼目睹并参与了亲兄妹的“双修”,在自己家容留数不清的男男女女“双修”、“群修”。

  二、多人多次在李家进行“双修”

  郑明明,男,40多岁,许昌鄢陵人,2001年通过泌阳同修红红介绍,电话联系上了李冰儿。李冰儿告诉郑明明,要想上高层次就到驻马店找她。郑明明第二天上午8点左右,到了驻马店,李冰儿把郑明明接到了自己家中,先听《李洪志在济南讲法》中关于“男女双修”的录音,接着向郑明明介绍“双修”理论,并且说“双修”在驻马店法轮功人员中已经很普遍了。郑明明很快接受了“双修”的观点。中午吃过饭,李冰儿与郑明明在家中二楼床上发生了性关系,进行了“双修”。过了三四天,郑明明又来驻马店,一直在李冰儿家住了几天,第一天晚上两人“双修”后一直赤身裸体睡在一起。第二天晚上“双修”做了一半郑不行了,李问原因,他说脑子想到商丘的小翠(见过面)想和小翠“双修”。《转法轮》上说:“玄关设位三次,多次换位”,意思“双修”对象可以多次换人,便于采阴补阳采阳补阴。李有点嫉妒,但是郑明明拿走了她的电话,给小翠打电话。第二天下午小翠到了驻马店,在李家两人先谈了“双修理论”,晚上两人在李床上进行了“双修”。

  第二天,小翠打电话把驻马店的王晓(女)、景宏(男)、景青(女)、燕慧(女)、燕香(女)叫到一起,谈论“双修理论”,然后8个人分别进行了“双修”。郑明明与小翠在驻马店市逗留期间,像夫妻一样同吃同住同行,这期间郑明明又与袁云(商丘人同小翠一块来的)、章瑞(登封人)、汪秋兰(登封人)、章凤玉(郑州人)进行了“双修”。

  2002年春天,小翠又到驻马店,李冰儿打电话把驻市的王晓、景宏、景青、燕慧、燕香、高云、汪素素还有正阳老章、泌阳汪思明叫来,10个男女先谈了“双修”理论,然后在二楼、三楼分别进行了“双修”。老章顾忌别人非议,也顾忌老婆知道,李冰儿先与老章在三楼进行了“双修”,鼓励老章不要害怕,男女有别在“修炼人”这儿不存在。老章穿上衣服下楼,汪思明又上来与李冰儿“双修”。李冰儿还告诉老章、汪思明带人来“双修”。让老章回正阳通知李明水、汪思明回泌阳通知李天龙、张梅枝来驻市。李冰儿带他们“双修”,然后回去发展成员“双修”。

  2002年秋天,郑明明到驻市每次都是住李家,当时有10多人在李家,又进行了“双修”。景宏与汪素素“双修”完,李玉胜想上去与汪素素“双修”,汪拒绝了。

  三、“双修”发展到“群修”

  2002年底,李冰儿他们开始研究向“群修”发展,并总结“群修”的理论依据,认为群修炼功场强,往“高层次”上修的快。

  2003年2月,郑明明与郑州的章玉梅同到驻马店“双修”,本市的章显、王明帅、汪素素一块到李冰儿位于驻店市的家,当时汪素素想与郑“双修”,郑不同意。晚上,章显、汪素素回家了,李冰儿、郑明明等四人谈论“双修”理论,发生激烈争吵。李冰儿说驻马店现在都是群体性“群修”,这样能修掉羞耻心,修掉嫉妒心,修掉情,修炼的场强,往高层次上修的快。郑明明认为“群修”会有矛盾和事端,一对一“双修”能保持祥和。到了半夜,四人开始“双修”,李冰儿与郑明明在外边床上修,章显与王明帅在里屋床上修,后来郑明喊章显到外边床上,三人一块修。

  2003年春天,李冰儿与袁淑枝一起去登封章玉家,这一次大约有一二十人,景青、郑明明、漯河的杨平,濮阳的李慧、许昌的李军、开封的纪敏、新乡的罗琴等等,白天讨论,晚上“双修”。所有人都没有闲着,都在“群修”,至于都和谁修过,自己也记不清了,反正碰上谁就和谁修,谁愿意和谁修就和谁修。

  2003年2月,李冰儿与范平平“双修”时,讨论“双修理论”,李冰儿认为一个修炼者是一个球,通过“双修”把球与球连在一块,《转法轮》说“玄关设位三次,多次换位”,男女生殖器就是修炼“玄关”,不断换位即换人,用“双修”把众学员联结一起,这样修炼力量大。范平平认为李洪志说“山洞”即女性生殖器,“双修”时修去身上“蛇”,化成水。当天范平平到确山章帆芳家,与马琴、赵爱华、孙小清,五人一块儿“群修”。

  过了几天,焦作汪守风、春花、金娥三人来驻马店、景青带他们到李冰儿住处,当天去的还有冠雪、王晓、柳玉英、高秀荣、汪秋云、汪素素等大约十几人,两间地铺人挨人躺满了,进行“群修”。

  据参与“群修”、“双修”的成员自述,“双修”、“群修”场面淫秽不堪。多人、十几人或二十几人全部脱光衣服,毫无廉耻,当众修炼,逮谁与谁修。有的多人同时修,除了生殖器性交,还有手、嘴等并用,简直像群魔乱舞。羞耻心是人区别兽类的特征之一,是人类的良知之一,在法轮功成员这儿,被李洪志歪理邪说毒害了思想,进行了洗脑,修掉了情,修掉了羞耻心的法轮功成员干出如此荒淫无耻甚而毫无人性的事也就不足为怪了。

  四、亲兄妹、亲姐妹、亲母女也要“双修”

  驻马店“双修”、“群修”有几个团体,成员周边包括外省县市不少人,以李冰儿为首这一群体在“双修”上不断探索,追求新花样。从男女“双修”发展到“群修”及同性“双修”,亲兄妹、亲姐妹、亲母女“双修”等。

  2002年时,燕香告诉李冰儿,“双修”要发展到亲兄妹、亲姐妹、亲母女,这样更容易修掉情。燕香和李冰儿是驻马店“双修”的头,燕香理论讲得好,李冰儿实践做得好,各有千秋,很多花样创新都是她们的“贡献”。

  焦作范平平2002年10月到驻马店住在柳敏(女)家,先与柳敏修,又与柳敏儿子华军“双修”,而且带着华军到各地传授“双修”,在新乡发展了十几个人“双修”,新乡学员罗琴反对“双修”,声称要报警,范平平才带着华军走了。

  2002年12月,驻马店景宏家,景宏与章省、王晓、景青、李国英、燕香、燕香她妈、汪素素一一进行“双修”。第二天,李冰儿到景宏家,景宏说还要过一大关,与亲妹妹景青进行了“双修”,然后与李冰儿“双修”。

  2003年初,李冰儿和赵兰英(女)到郾城王翠凤家传授“双修”,当天有王翠凤、王翠凤的丈夫、张洪宽等人。介绍完“双修理论”,李冰儿与赵兰英“双修”,下午赵兰英与王翠凤的丈夫“双修”,李冰儿也与郭兰英丈夫“双修”。第二天,江淑琴(女)过来,李冰儿、赵兰英、江淑琴三女“双修”,其他人观看。然后李冰和和赵兰英从郾城到许昌传授“双修”,当天住在王玉琢(女,50多岁)家,王玉琢丈夫也是法轮功人员,四人睡在一个床上,李冰和与王玉琢“双修”,赵兰英与王玉琢丈夫“双修”两次,天快亮时,李冰儿与王的丈夫“双修”,赵兰英与王玉琢“双修”。

  在此期间,李冰儿与自己的母亲,燕香与自己母亲进行了母女“双修”,燕敏、燕芳亲姐妹“双修”。

  李冰儿曾问景青和哥哥“双修”时有没有心理障碍,有没有认为是自己的亲哥哥,景青说没有。李冰儿鼓励他们说:母女、兄妹、姐妹能“双修”说明“层次”又提高了,李洪志“师父”说了,同性恋、乱伦是常人观念,佛是没有观念,佛都是一丝不挂。

  五、“双修”还要进行观摩学习

  李洪志在讲法中提到十堂课九讲,内容是“双修理论”,“演化十方世界,四面八方去修,就修到奇门上了”。南阳姬长青有一本手抄本《第十讲堂》,李冰儿带回驻马店在法轮功人员中传抄复印,几乎人手一本,有理论、有实践、驻马店的“双修”轰轰烈烈,引起不少外地法轮功人员去观摩学习。

  李冰儿说驻马店有8个观摩学习点:1、橡林六里庄李冰儿家;2、东风营宿楼李冰儿家;3、燕敏家;4、王晓家;5、燕香的门市部;6、汪素素家;7、高雪平在安楼的新房子;8、景宏家。

  在观摩学习时,先交流“双修理论”,学习《第十讲堂》,然后观看“双修”。在观摩时无论多少人在场,见过面没见过面,都相互脱光衣服,谁愿意和谁“双修”,就当众“双修”。学习后回到本地发展“双修”,回去讲不好的就请李冰儿或王晓去讲。

  这一幅幅“双修”淫乱图,令人发指,如此修炼实则是淫乱,恐怕“李大师”又要抵赖了,本文是根据参与组织者亲口所说进行整理,实事就是实事,实事不容抵赖。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以“真善忍”为遮羞布的李洪志,恐怕遮不住丑了,“李大师”走到这一步,下一步还让弟子进行“什么修”?看来只有“李大师”自己知道了。

 

  (注:因此文内容涉及当事人隐私,故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虚谷】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 法轮功“双修”淫乱是怎样造成的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