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火 > 文章

“1﹒23” 自焚之殇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周印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陈光标携整容后的陈果母女回国,这不禁又让我们想起十多年前发生在天安门前的自焚惨案,仔细想来已经是第十五个年头了,但时间并未减轻悲剧带给我们的痛楚,对于“旁观”的大众尚且如此,那些“当局之人”的伤之深、痛之切可想而知,身体上的伤痕或快或慢地总会结疤,心灵上的伤痕可能始终是鲜血淋淋。

  我想陈果母女在自焚事件中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但幸运与不幸,他们无疑都是这始作俑者背后的受害者或者说是挡箭牌、替罪羊、牺牲品。

  说陈果母女幸运是因为他们在惨剧之中得以保全生命,继续人生,同行的一些人或老或少却没有这样的机会。2001年的1月23日其实本该是个喜庆的日子,或许很多人因为“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冲击太过深刻,忘记了1﹒23本是当年的除夕,这么一个辞旧迎新、举家团圆的日子,7名法轮功习练者聚集到天安门前点火自焚,这一场人祸夺去了当年才上小学的刘思颖和她年轻母亲的生命,夺走了陈果母女与王进东的健康与容貌。刘氏母女再也没有醒过来,小小的思颖,才上五年级的思颖,还没有看过多少大千世界的小家伙就这样离开了。他们没机会弄清这其中的来龙去脉,他们在师父“圆满”、“升天”、“法身”的口若悬河下,在怀揣着“自焚弘法”的悲伤心愿里,成为法轮功惑与欺骗下的牺牲品,生命之逝、人情之殇。

  

  刘思颖及其母亲

  留下的依旧艰辛,生存下的王进东、陈果母女的人生同样在这样的变故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毁容、残疾、伤痛不幸与噩梦缠绕着他们。前些年总能在电视上看到王进东操着沙哑的嗓音控诉邪教法轮功,他的脸上还尽是烧伤的痕迹,声音也因为烧伤没有什么辨识度,但是情绪分明激动、忿然。我想对于经历过如此灾难的人,不论当初陷入邪教泥潭多深,在切身感受不到空虚“大法”,又切身领教到法轮功组织薄情的立场下,对于毁掉自己身体与人生的邪教组织的痛恨是可想而知的。当年当这起自焚事件在全世界传播的时候,法轮功咬定与此事件无关并拒绝承担任何责任,否认7人为法轮功组织成员。我想当年陈果躺在病床上,听到法轮功这样的说法,应该觉得自己“认为自焚是弘法最好的方式”可笑又可悲吧,为了“弘法”她失去了演奏音乐的双手,失去了青春,甚至是美好的人生。她的母亲郝慧君失去的更多,但这里面最让她心痛的是她前程似锦的女儿。在这对母女俩的采访里,读到最多的是后悔——我们真觉得后悔,由于痴迷法轮功导致了我们俩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所以告诫绝对不要再痴迷了。悔恨并没帮上多大的忙,平凡人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讲都是奢望。陈光标带着母女俩整容归来,看看这张图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毁掉的容貌与身体,人生之殇。

   

  我也想讲讲和这场自焚自认八竿子打不到关系的法轮功“主佛”,现在“西化”后或许更应该叫做“创世主”。虽然其“义正言辞”地表明拒绝承担责任,但从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来看完全符合法轮功“逢节必捣乱”的一贯作风。但是这次的事件远远不是捣乱这么轻松,这些受害者、这些受害者背后牵扯出的亲人、朋友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当时小丑一样跳出来拒绝承担责任、无情地否认这些人的身份,让这些“弘法”之徒像是弃儿般一阵心寒,让看到的法轮功习练者也是心凉了大半截,其大是大非上的所作所为其实很大程度上揭穿了李洪志及法轮功组织的非正规性。李洪志或者说是法轮功承担不起这份责任,这是生命、是人生,骗术既挽救不了生命、美化不了容颜也改变不了人生,李洪志就是个为牟利擅于造谣、撞骗、制造是非之徒,或者更应该说是个通缉犯。

  

  今天又忆起这件十几年前的旧事,依旧义愤填膺,我们应该看到这场悲剧里法轮功的嘴脸和受害者的悲苦,谨记陈果母女的劝告,不要误入歧途,不要继续痴迷。

(责任编辑:汪娜)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