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火 > 文章

邪教成员为何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2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季北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1.23”天安门自焚案的发生,至今已经15年过去了。这期间,我们又看到了多少类似于这种对于自己生命的践踏乃至自残、自毁的愚蠢行为。正常人对于这个是不理解的。善良的人们都在想:即便是你信了邪教,为什么就一定要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为什么一定要走上这样一条荒诞不经的死亡之路?

  我想这其中起码有以下三个原因:

  其一:对虚幻世界的憧憬 

  这是由邪教的性质决定的,只要陷入邪教之中,早早晚晚是要走上这条路的。因为邪教的兴起,靠的是从神化教主开始的,也就是说从造神开始的。神说的,就是宇宙大法,要绝对尊从,来不得半点犹豫。

  李洪志对这个世界是这样描术的:“功成圆满佛道神”,“修炼的事情是宇宙中最大的一件事情,人要升华到那样一个境界中去,要成罗汉、菩萨、佛、道、神”,真修弟子一但达到很高层次时,你就“成仙成佛”了,“如果你真的‘圆满’了,你是修成了一个很大的神,或者是很大的佛……别说你度你的亲人,你把地球攥在手里也就不费吹灰之力。”

  说得有声有色有影有像,充满了诱惑力,让谁听了能不心动呢?何况那些追随他、信奉他的朝拜者?教主描绘的理想中的虚幻世界,那就是天堂,就是你的圆满之处。你的归宿就是这里。尽管这个世界本来是不存在的,然而你不得有一点怀疑,否则就会遭到天遣雷击。如此诱引、洗脑,久而久之,在鼓惑与幻觉中,这个世界也就变得越发真实可信,于是弟子们对这个世界也就充满了憧憬。

  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到底有多美好,李洪志还有更进一步的具体描绘,“天堂里到处铺满金子”、“住在金碧辉煌的大殿,还可以飘来飘去”。 

  虚幻世界的金子,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而现实世界中的金子可是富贵的象征。人们会以现实世界中的金子,来想像“天堂里”的金子定是金光灿灿,到了那里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这不是每个人都希望得到的吗?这样的生活哪个人会拒绝呢?何况那些死心塌地追随师父的大法弟子,其追求的“圆满”不就饱含于此吗? 

  所以说,这样一个极富诱惑力的世界,对于现实中的“常人”来讲,你是理解不了的,可大法弟子却有师父的点悟,“看得见”,“摸得着”。于是,现实社会中,这个所谓的“生命”,就太不值得留恋,太不值得珍惜了。 

  “1.23”天安门自焚者是这样,其他采用上吊、服毒、跳楼等等不同形式结束自己生命的邪教追随者,其目的和选择,都是一样的,求:“圆满”,“升天”,“成仙成佛”。

  其二:对现实生活的逃避 

  现实社会中的常人,生活、工作中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不顺、烦恼,甚至喜怒哀乐。尤其是生老病死,这就更折磨人了。邪教就抓住了人们这样的心里,法轮功李洪志的业力说,就是其中让人逃避其烦恼的“捷径”之一。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有了病就要看病、吃药,这也是自古有之。对此,自诩为宇宙主佛的李洪志却另有他的高论:“造成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吃药是把业力压了回去,就不能够清理身体,因此也就不能治病。”“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真正要治好病人,必须是真正修炼的人。”

  习练法轮功就可以不用吃药,不花钱请医、购药,住院治疗,自然治好病,谁能不动心?何况本来就让这些病痛的折磨,劳心费神的人,在有病乱投医时,能有这样一种简单、省钱就可以消灾解难的方法,谁能不感激法轮功李洪志是活普萨?“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宇宙主佛一下子就给芸芸众生找出了病根,这比那些走南闯北、到处询医问药,也确诊不了的疑难杂症,不知会有多少人为李大师的普萨心肠烧香许愿。

  “‘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是万劫难遇”。在此,大师说了,一但练了法轮功,祛病消业那是小事一桩,师父会把你往“高层次”带的,这个“高层次”包涵了太多未知的内容,如此,不是弟子修来的福吗?只因看书学法轮功就可以治好病,不用花钱,不用就医,这就是求之不得的。这也正是许多人面对人生的苦难,寻找解脱烦恼的一种最好的逃避。

  其三:邪教谬论信以为真 

  李洪志自吹自擂自己“……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我就是佛,我的功能超过释迦牟尼几十万倍,我的法身遍地都是”、“我有无数的法身保佑你——再多的人我也能管得了。有人说,你在国外,能不能保佑我啊?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去,我都能保护得了你。”“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

  师父言之凿凿,话说得实在像真事。顶礼膜拜中的弟子能不信吗?

  于是就有许多大法弟子,经过艰苦修练后,自以为已经达到了“超常能量”的炉火纯青,走出来,抛弃常人的理念与思维,出现了走火入魔到以身试“法”的悲剧。

  有例为证:吉林省蛟河市农民张兴华,迷恋“法轮功”后,多次对妻子说:“我的悟性好,能达到高层次。”1997年1月15日,张兴华去邻近的烟叶科研所锅炉房担水时,指着锅炉里熊熊燃烧的烈火,对当班工人说:“我现在就能进去,再从大烟囱里出来,什么事也没有。”随即便往里钻,被周围的工人及时制止。 他又问工人:“你们的烟囱有多高?” “有30来米吧!” 他说:“我能上去,然后跳下来,保证没事。” 张兴华对他人的劝阻置若罔闻。迅速爬上烟囱,两臂平伸,“飘来飘去”地从30多米的烟囱上跳下,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

  “1.23”自焚案幸存者陈果说:“当时觉得自焚并不可怕。因为这样就能‘圆满’了,就能去天国世界了。另一位自焚者刘思影,听信于叔叔阿姨的“火烧不着你,只从你身上过一下。一瞬间就到了天国。”

  “谁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的真正父母在天上看着我们,看着我们回去,我们大家都想回去。”这是南京新华船厂的工人冯少宝在练习“法轮功”笔记中写下的话。1998年7月10日,练了4年“法轮大法”的冯少宝悬梁自尽。冯少宝临死前曾对妻子说:“如果我走后48小时还不回来的话,我肯定已经到了‘天国’了。”

  冯少宝他们最后到没到天国,这事,只有师父李洪志知道。可是没有到天国的呢?就在天安门自焚中大火烧身时,师父李洪志在哪儿呢?他们没想死,也没有轻贱自己的生命。他们坚信自己已经经过修练成仙成神了,即便出点问题,有师父的定力在保护着自己,他们不会死。结果“意外”还是发生了,他们死的死残的残。他们并没有离开地球,更没有能力爬上月球。此时,师父就在大洋彼岸,却彻底地抛弃了他们。

  也许他们真正就像师父李洪志说的那样:“我也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

  飞走的是飞走了,可像陈果、郝惠君、王进东这样留下来的,师父李洪志该怎么解释呢?

(责任编辑:尔玉)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