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火 > 文章

自焚后两种截然不同的“关注”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2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清溪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15年前,即2001年1月23日,7名法轮功人员在天安门集体自焚,举世震惊。其中,年仅12岁的女孩刘思影丧生,20岁的陈果毁容。两个女孩的悲剧,这些年许多人都在关注、深思,她们的母校便是其中之一。

  2015年 1月14日下午,刘思影曾就读的学校、开封市顺河区苹果园中路小学开展“校园拒绝邪教”。第二天,陈果的母校、中央音乐学院举办回顾“1.23天安门自焚事件”暨“崇尚科学、抵制邪教”座谈会。中央音乐学院部分师生和北京反邪教协会专家出席座谈会,大家共同观看了视频《归来——陈果整容前后》。当然,法轮功也有“关注”她们,但那种“关注”的动机是值得推敲的。于是,便有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关注”!

  她们是“大师”的“陪葬品”

  刘思影、陈果的学校所关注的,是她们身心的健康成长。“1.23”事发前,刘思影是老师眼里乖巧、聪明、成绩名列前茅的孩子。苹果园小学老师陈婕对“小思影”仍然保留着深刻的印象。“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她当年参加集体舞《幸福快车》获二等奖的样子”,陈婕老师回忆道,“寒假前,她做的手工艺品《晴雨花》,精巧、别致,受到老师、同学的一致称赞”。而当时的陈果,更是众人印象中清纯美丽的大学生、音乐天才。一个天真烂漫,多才多艺,另一个青春靓丽、天之骄子,就是这样两个曾令老师自豪的、可爱的女孩,却成了法轮功的陪葬品。

   

  反邪教志愿者崔佳以“1.23”自焚事件为背景,剖析了邪教对青少年的毒害。

  李洪志也“关注”过青少年,但却是不怀好意。他曾称,“大法家庭”的孩子,“没投胎前他就知道这家人将来会学大法,我要投胎到这家去,那么很可能是有来头的。凡是这样的孩子,大人炼功的时候,就已经替小孩炼了,直到他能自己炼的时候为止。”(1999年《澳大利亚法会讲法》)误入歧途的青少年,便成了李“大师”眼中的“天然后备力量”,而且是可以随意牺牲的“新鲜血液”。刘思影和陈果的自焚悲剧,便是明证。

  她们是“大师”的“垫脚石”

  刘思影、陈果的母校所关注的,是她们本该拥有的幸福人生,却被法轮功毁了。“是法轮功邪教害了她”,在陈婕老师的眼前,仿佛又看见当年的“小思影”,不禁眼角湿润,“要不然这孩子也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而中央音乐学院的李教授回忆起陈果成长过程,同样为陈果的惨痛经历唏嘘不已。

   

  中央音乐学院座谈会:回顾“1.23”自焚事件

  但是在“李大师”眼中,这些涉世未深的青少年都具备利用价值,是其绝佳的“垫脚石”,至于他们的未来乃至生命对于李洪志而言都不重要。一旦发现于己不利,就会毫不犹豫将之踢掉——无非是过河拆桥,无非是翻脸不认人!比如,两个自焚女孩跟其他自焚者一起被法轮功先后安上了“大法的魔”“误偏”的标签,而陈果还被污蔑成迫害法轮功的“政治标本”。虽然,“李大师”的脸皮比龙泉寺的山体还要厚,却也难以面对那些曾经参与调查“1.23”自焚者身份的国内弟子冯海军、司美娥等,更不敢去面对刘思影、陈果的老师们!

  她们的悲剧是永远的“校园之殇”

  “1.23”自焚,刘思影年仅12岁,尚在苹果园小学读五年级,而当时的陈果则是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二年级的学生。两个不同年龄段的女生,都没能逃脱法轮功邪教的毒手。正如北京反邪教协会秘书长李纯鸣所说,“校园和青少年群体一直是各类邪教组织渗透欺骗伤害的重要对象”,而许多案例也告诉世人,邪教对校园和青少年群体的“特别关注”从来不曾缺席。当然,关注刘思影和陈果的,不仅仅是她们的母校,还有社会上许多反邪教志愿者,以及许多对李洪志及法轮功的真面目有深刻认识的人士。在凯风网和许多网站上,无数热心的网友们也在年复一年地关注着这两个女孩,并呼吁世人时刻警惕邪教的危险以及两位女孩用其惨痛经历所谱写的“校园之殇”!

   

  自焚前的刘思影                             自焚前的陈果

(责任编辑:湖一亭)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