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火 > 文章

为何薛红军受到的攻击最多?(图)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2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陈琦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对于“1·23”自焚事件的参与者,法轮功先是抵赖,说他们不是法轮功学员,后来又又大肆污蔑、攻击:说刘春玲是“三陪女”,说薛红军“根本就是一个地痞”,说刘云芳“冒充法轮功学员名义进行了许多令人作呕的表演”,说王进东的妻女“经常打骂在押法轮功成员”,称郝惠君、陈果母女是“迫害法轮功的政治标本”,“帮助中共煽动民众仇恨”。其中,受到攻击最多的是薛红军。在法轮功一号媒体上,薛红军享受到被“专文谩骂”的“高规格待遇”,共有29篇文章提到薛红军替中共“作伪证”,有5篇文章对薛进行人身、人格攻击,典型的是《新华社的“资深学员”薛红军究竟何许人也?》和《自焚伪案的主角薛红军劣迹斑斑》两篇文章。人们不禁要问:为何薛红军受到的攻击最多?答案就在下面。

  第一,薛红军力证自己是虔诚的大法修炼者

  薛红军说:“我与王进东是几十年的好朋友。那时,都说法轮功是个好东西,我就托人从外地购买了一本《转法轮》送给他,以为这是一件好事,谁知害了他,我一生都后悔。”薛红军告诉人们,1994年陷入法轮功泥淖后,他8年里学习了近500遍《转法轮》——这还不算“资深”?提起自焚事件发生后,李洪志矢口否认他们是法轮功弟子的事情,薛红军表示,“说我们是假的,天理不公,我们修了多少年啊,我从1994年就开始练。”在自焚者(含策划者)身份的问题上,薛红军的证词给了法轮功一个响亮的耳光。

  第二,薛红军承认自己参与了自焚的策划

  薛红军讲过,另一个自焚事件的策划者刘云芳将自己的大法“幻境”体验告诉薛红军(后来王进东也有类似的“悟”),薛马上添油加醋地在功友中传播。在组织串连中,薛红军还提出:“要多组织一些人去天安门广场自焚,人越多法轮功‘气场’就越强。”2001年1月16日,刘云芳、王进东、郝惠君、刘葆荣以及刘春玲、刘思影母女等6人登上了1488次列车。火车启动时,前来送行的薛红军与他们相约“天堂见”。薛红军则因为觉得“自己的层次比王进东低,去了等于没去,没有一点意义”,才躲过此劫。回忆及此,薛俯首认罪:“我是一个罪人!”薛红军的陈述与其他几人的交代基本一致,这就有力地证明了“1·23”事件是部分法轮功成员共同策划的,将之定性为法轮功成员的集体自焚,是符合事实的,也是无法抵赖的。

  第三,薛红军揭发“自焚”与师父的煽动有关

  2001年12月31日,薛红军在《致李洪志的一封公开信》中质问:“政府把法轮功定为邪教组织以后,你相继发表多篇讲法和经文,要求弟子‘走出来’……大家实实在在做了……你又发表了《忍无可忍》经文,作为你的弟子,我怎么也不明白,我们还应该怎么做,才算符合大法,才能真正‘圆满’。你把大家领向反政府、反社会、反人类的邪路,还不依不饶。我真不知道你到底要把人们领向何方?”显然,《忍无可忍》等新经文的宗旨就是煽动弟子以死殉教以求速成式“圆满”。薛红军的证词让李洪志撇清与自焚案关系的企图成为徒劳,这尊“主佛”当然要视之为眼中钉、必欲拔之而后快啦。

  第四,薛红军谴责李洪志和法轮功造谣成性

  得知李洪志一伙不承认自焚者是法轮功练习者时,薛红军激动得双手颤抖,“他们是睁眼说瞎话,李洪志想推脱责任天理难容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薛红军道出了法轮功造谣生事的险恶用心:“李洪志是一个大骗子,既想挑动群众对抗政府,又怕暴露本来面目,所以他就借助‘明慧网’出来造谣,不敢承认事实真相。”其次,他还揭露了法轮功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谣言:“法轮功的明慧网经常称,中国的劳教所和监狱残酷折磨大法弟子,这其实全是造谣。如果高墙远离视线的话,监狱就像一所学校,一所改造灵魂的文明学校。”造谣撒谎的丑态由薛红军这样本是大法虔修弟子的人揭露出来,李洪志和法轮功媒体的尴尬是可想而知的,难怪该邪教对薛红军要恨得咬牙切齿。

  第五,薛红军亲证只有摆脱邪教才能重获新生

  由迷中醒来之人的切身体会,对于那些至今仍在迷中的人来说,最具劝戒作用。薛红军深有感触地说:“当通过电视看到天安门广场自焚那惨烈的一幕时,我惊呆了。所谓‘圆满’不过是王进东等人被烧伤的惨状,这就是法轮功的真面目。”薛红军向别人现身说法:“按李洪志的要求丢掉名、利、情,人的头脑还能装什么?只能是‘法轮功’的邪理歪说。如果你再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就变成了李洪志手心里的机器人。”“‘圆满’是一个肥皂泡,对没明白的人来说,是一场美梦;对明白的人来说,是一场噩梦。”怀着深深的悔意,薛红军打算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材料以警世人。薛红军因策划法轮功成员集体自焚,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后因积极改造而获减刑。2007年7月25日,他刑满释放,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从事载人三轮的客运工作。薛红军“由人变成鬼,又由鬼变回人”的过程告诉世人,谁掉进邪教陷阱谁就将万劫不复,只有摆脱法轮功邪教才能走出梦魇重获新生。事实就是这样的不可推翻,正邪就是这样的判然分明。

  面对薛红军的有力证词,法轮功的任何狡辩和反诬都只能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责任编辑:天平)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