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是我把丈夫推给了别人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刘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原本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优秀的丈夫、可爱的女儿,可由于我痴迷法轮功,我把丈夫推给了别的女人。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

  我叫刘梅,今年50岁了。我和前夫是高中同学,2001年结婚以后,我们一直感情很好,老邻居经常见到我和丈夫并肩散步,经常夸我们小两口。但是自我修炼法轮功以来,我们之间逐渐有了隔阂。

  那是1997年,长期从事教师的我,感觉自己青春流逝的很快,听说练法轮功能延缓衰老,我便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后,脸色红润了,皮肤也好像有了光泽,于是,我对法轮功产生了好感,由于当时没考虑是锻炼的结果,只看到了李洪志在《转法轮》中说的,“我们法轮大法的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皮肤变得细嫩,白里透红,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你真正地炼性命双修的功法,保证你不用去美容”。所以,天性爱美的我,对李洪志的崇拜油然而生了,感觉他创立的“法轮功”太神奇了,渐渐地我失去正常人的思维,作为一名知识女性,我竟然忘记了锻炼能增加血液循环,能增强人的体质,而不合逻辑地相信了李洪志的“法轮功”能使人变得健康美丽。

  特别是随着我与功友们交流的增多,法轮功健身康体的体验使我似乎感到越来越强,以至我甚至想把自己所在的课堂变成修炼法轮功的场所,为此,我利用一切时间向我的同事,更多的是向学生宣传“法轮功”,我的这些行为引起了我单位领导的关注,有关领导翻看了我手中的《转法轮》,当场就指出那不是什么正当的东西,并告诉我以后不能再宣传这些没根据的东西,当时,我觉得领导不了解法轮功,也没多理会他们的建议与劝告,只是我的修炼比以前隐蔽了一些,而对法轮功的痴迷程度却更加深了,因为我想这么好的功法,需要我多宣传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

  按照李洪志的要求,“讲真相”是必须要做的。所以,那时我常常把宣传法轮功看的比任何事情都重要,除了正常上班以外,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学法弘法上了,家中的事情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考虑的周全细致,甚至孩子的生活我都没时间关照了,这引起了丈夫极大的不满,丈夫多次劝我不要太过分,要照顾好家庭、关照好孩子,因为丈夫在司法部门工作,平时特别忙,他经常要出发,以前我总会利用工作业余的时间把家打理的有条不紊,让他安心地忙他的工作,可是自修炼法轮功后,他经常要在出发的路上给我打电话,劝告我照顾好孩子,而我哪能听得进丈夫的劝告,我甚至觉得丈夫的要求影响我修炼,所以,我不仅把丈夫的规劝当成耳旁风,更严重的是,我向丈夫提出,我只要正常上班就可以了,不想关心别的,没办法丈夫只能把上初中的女儿安排在了学屋里吃饭,从此,我真像脱了缰的野马,无拘无束地把全身心投入进了法轮功,逐渐地在法轮功的所谓修炼中成了精进的大法弟子。按说孩子在身心发育的关键时期,作为母亲更应该给予女儿心理的引导和生活的关心,而我不仅没有做到这些,相反,由于我痴迷法轮功冷落她,使她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是我把丈夫逼到了去住单位宿舍。因为按照李洪志修炼的要求,“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就不能混同于常人。说句严重一点的话,你已经不是人了……人有七情六欲,为情活着。你在逐渐地看淡这些,逐渐地放下这些,在修炼过程中你直至把它完全放弃”(《在纽约讲法》)。所以,我以修炼的名义拒绝与丈夫同居一室,说是我要静心修炼,丈夫会影响自己,开始丈夫不理会我,只是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后来丈夫很生气,就要求要睡在床上,我却买来了一把内锁把卧室锁上了,因为丈夫工作忙,一般晚上回家都很晚,所以,我总是早早的把卧室的门牢牢地锁上,然后在里面学法练功,这样丈夫常常只能在沙发上和衣休息,时间长了,丈夫很生气,就把卧室的门锁给砸了,我又趁丈夫不在家时,做出了更令人不可理解的举动,我把家大门的锁也给换了,这下把丈夫彻底逼出了家门,一向爱面子的丈夫,怕邻居们笑话只得搬进了办公室,一住就是8个月,在这期间,丈夫多次给我电话,让我看着多年夫妻情份和孩子的面上,让他回家住,可我就是没有答应,根本没有顾念丈夫的感受和需要,实在无奈,丈夫提出与我离婚,当时,我感到是个放弃情的极好时机,我没半点犹豫,然而,善良的丈夫总是没有真正在离婚的协议上签字,意思是要给我机会,可当时我只知道李洪志的修炼圆满,不但不感激丈夫对自己的宽容,甚至埋怨丈夫拖拉不早签字离婚。

  当我与丈夫的感情隔阂传出去后,有位深爱过我丈夫的女人,那时刚好她丈夫因病去世,她想与我丈夫组合家庭,并且这位女性亲自找到我,说这么优秀的男人她要争取,我当时没有半点怨恨和嫉妒,相反,我还拉着她的手连连说:“谢谢”,并且劝她多与我丈夫联系,还告诉她我们夫妻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就这样,2000年,我丈夫与那位女性走在了一起。

  其实,我丈夫确实是一位难得的优秀男人,要不是因为法轮功扭曲了我的思维,在正常情况下,我会不顾一切地厮守住丈夫,可那时,我却把自己看成了高高在上的修炼人,而把丈夫看成了“常人”,而按李洪志的说法,常人是垃圾,所以怎么会珍惜与留恋呢?

  走出法轮功后,看着前夫现有的甜蜜婚姻,我只能过着孤单的日子惩罚自己过去的糊涂。

(责任编辑:秀才)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