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余书绢:丈夫“消业”送了命(图)

发布日期:2015年09月1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余书绢(口述)方向(整理)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余书绢和丈夫一起居住的房屋

  我叫余书绢,女,51岁,初中文化,四川井研县胜泉乡人。丈夫何新华,生于1951年12月,是个勤劳善良、本本分分的农村人。我和新华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认识不到一年就结了婚,婚后不久就有了孩子,虽然当时一家人经济收入不高,日子却过得红红火火、其乐融融。然而这样的好日子,却因新华习练法轮功而渐行渐远。如今,我们阴阳相隔,成为我心中永远的伤痛。

  新华小时候家里穷,经常饱一顿饿一顿,有时还得帮助父母下地干些农活,长此以往,身体落下了很多病根,其中最为严重的当属乙肝病。为了能彻底治好病,我们俩医院没少进、医生没少看、钱也没少花,但病情就是得不到彻底治愈。时间一长,新华的心理负担越来越重,总感觉自己是个“病人”,在邻居面前也逐渐抬不起头。对此,我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记得那是1997年4月的一天,天气非常好,新华到邻村大舅舅家去串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小学同学老吴,几句寒暄后,老吴十分热心地向他介绍“法轮功是宇宙神功,生病是‘业力’,只要练功‘消业’,病自然就会好,还能保佑全家人平平安安。新华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农村,没怎么出过远门,因此思想上比较单纯,听老吴这么一说,心想老同学不会害自己,推荐的肯定是好东西,便爽快地答应试一试。临别时老吴还送了他一本《转法轮》,并一再叮嘱只要认真看书,坚持练功,不仅能尽快“上层次”,还能消“业祛病”,保家人平安。回家后,新华非常兴奋地向我讲述了与老吴谈话的整个过程,当天晚上就迫不及待地翻看起了《转法轮》,当看到“生病不是病毒,是前世欠下的业,只要诚心练功学法,上了‘层次’,‘师父’就会保佑你,给你‘消业’,消了业,什么病都没有”时,他如释重负,满含热泪地对我说,这就是他一直在苦苦寻觅的东西,今天终于等到了。当时,我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看着他久违的笑容,心想既然练功能让他开心高兴,就随他吧!如今,我真是无比的自责与悔恨,后悔当初的“优柔寡断”把新华送上了不归路。

  自从练上法轮功后,老吴便隔三差五到家来和新华一起看《转法轮》、听录音,交流练功心得。就这样持续一段时间后,新华觉得出汗恶心的现象较以前减少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明显好转,当时他觉得这就是练功学法产生的“奇效”,进而对法轮功更加坚信和痴迷。现在才知道,这根本不是法轮功的作用,完全是有规律的身心锻炼,加上他自己的心理暗示所带来的结果。从此,新华更加疯狂练功学法,他在堂屋中央的墙壁上悬挂了一幅李洪志画像,每天早中晚供奉朝拜。为了更快地上“层次”,新华把以前每天必吃的药都停了,成天痴迷于练功“消业”,家中的大小事情不再过问,农活不做了,孩子也不关心了。由于孩子得到不及时的关心和照顾,经常逃课逃学,学习成绩也从班上的前几名一下掉到了三十来名。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隐约意识到了法轮功的可怕。我开始耐心劝说新华不要练功学法了,治病还是要到医院,打针吃药才是硬道理。可不管怎么劝说,他总说练功就是为了治病,就是为了“消业”,并以吃药打针会增加“业力”为由,坚决放弃练功学法。

  渐渐地,新华的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话就不多的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除了法轮功,其它什么都不愿说、不想说,完全把自己封闭在了“消业”的世界里,夫妻感情也日渐疏远。为此,我专门找来亲朋好友做他的思想工作,劝他不要再练了,孩子也流着泪跪着求他,可无论怎样,他的心像“石头”一样,都无动于衷。有时还和我大吵大闹,说我和孩子都是阻碍他修炼道路上的“魔”。看着丈夫成了法轮功的奴隶,在“消业”的深渊里越陷越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地步,我更是伤心欲绝、悔不当初。

  1999年7月,当得知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的消息后,我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心想新华终于有救了。邻居和朋友再次主动上门劝他不要再练了,可不管我们怎么劝说他坚决不愿放弃,还说法轮功弘扬“真、善、忍”,是治病救人的好功。当天晚上,新华还和老吴一起到附近的乡镇去“宏法”,四处张贴法轮功反宣标语。他认为这样做,“消业”更快,师父能更多地保佑他。看着他为了“消业”,拖着瘦弱的身体四处奔走,我终于把压抑在内心深处的不满发泄了出来,回家后,把挂在堂屋中央的李洪志的画像扔到地上狠狠地踩,边踩边吼:“我叫你练,看你师父怎样保佑你......”。谁知新华冲上来狠狠地扇了我一耳光,指着我说:“你这个阻止我‘练功’的‘魔’,竟敢这样侮辱师父,我打死你……”。说着顺手拿起板凳冲过来打我,幸好躲得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实在忍无可忍,就将儿子送回了娘家后,独自外出打了一个多月的零工才回家。

  在我外出的这段时间,新华把家里的牲畜卖了,全部购买了法轮功资料四处“弘法”。然而,丈夫的虔诚和执着并未换来想要的结果。由于长时间不吃药调理身体,新华的食量明显减退,身体也越来越弱,经常出现头晕、出汗,四肢乏力,偶尔还伴随着腹痛等症状。2005年11月初,他在打坐练功时突然腹痛如绞、大汗淋漓,严重时在地上直打滚。我急忙叫来邻居送他去医院,可他死活不肯去。邻居们都说:“新华,还是去医院吧,你这种情况,不到医院是要死人的”。我和孩子跪在地上,哭着求他,可他看都不看我们一眼,还说:“去医院治病会增加身体内的‘业力’,医院根本就治不好病,更不是‘真修’的大法弟子……”“身体不好,是自己学‘法’不够,‘ 层次’不高的原因,只要专心修炼,‘师父’就一定会保佑我平安无事的”。最后还大吼“你们就是阻碍我修炼的‘魔’,都给我滚开”,说着又要摔凳子打人。

  接下来的几天,新华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吃了就呕吐不止,还经常拉肚子,全身浮肿,面色蜡黄,呼吸困难。可到这个时候了,他仍每天坚持跪拜李洪志的画像,不停念叨“师父好,法轮大法好”。2005年11月12日上午,新华在跪拜李洪志画像时,突然口吐鲜血,晕倒在地。邻居们赶来后把他送到了县中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我:你丈夫的乙肝病只要坚持吃药调理是不会有大问题的,但因为他长期不吃药,现在已到了肝癌晚期,癌细胞已扩散到肺部,引发大量出血,我们尽力了……。

  11月17日晚上9时15分,新华停止了呼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时年54岁。

(责任编辑:川君)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