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丈夫的死 让我彻底醒悟了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2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晓平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张云秀老人的家 

  我叫张云秀,女,汉族,现年68岁,家住新疆伊宁县英也尔乡,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踏实肯干,两个儿子聪明孝顺。 

  1996年夏天,我的丈夫李柱(化名)上房泥时扭了腰,落下了腰痛的毛病,贴了好多膏药也不管用,97年的秋天,他无意间听一个“老乡”说修炼“法轮功”能治百病,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于是就从“老乡”那里购买了一本“转法轮”回家修炼,也许是那段时间体力劳动少的原因吧,他的腰痛病一下减轻了许多,他就完全归功于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作用。逢人就说“法轮功”的好,在丈夫的影响下,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法轮功”被国家依法取缔后,我和丈夫认为这是“大法”中所谓的“对修炼者的心志磨难”,仍然偷偷摸摸地在家中坚持修炼。 

  十多年来,习练“法轮功”的我一心只想的是“功德圆满,成仙成神”,不再操持家务,逢病不医…… 

  2008年春天开始,风湿病痛使得我膝关节严重变形,我认为是我的“练功”的信念不够坚定,修炼的更勤奋了。 

  2011年冬天开始,我的脚开始越来越麻木 ,下床也困难,我渐渐的对“法轮大法”的修炼治病作用产生一丝怀疑,但我害怕“我的怀疑”影响丈夫的“清修”,一直没有敢和丈夫说…… 

  我丈夫的身体也越来越差,1米76的身高,体重只有52公斤了,2014年7月开始有咳血的症状,儿子请来村里的医生来,说可能是肺癌,要我们去县医院诊断治疗。但丈夫死活不同意去医院,医生走后,他对我说:“师父”会保佑他的…… 

  丈夫咳血咳的越来越严重,我也对“法轮大法”的修炼效果产生了动摇,动员他去住院治疗,但他勃然大怒,把我和儿子推到一边,仍坚持拒医拒药,并不让我和儿子进他的房间,整天在屋里勤修“大法”…… 

  2015年7月23日的夜里,丈夫凄惨的离开了我,丈夫临终前,咳嗽着嘴里喷着血,口里还执着的念叨着“法轮大法好”的情形,深深的刺痛着我…… 

  丈夫念叨着“法功大法”去世了;我执着的练习了18年“法轮大法”,双腿关节严重变形,生活不能自理;大儿媳因为忍受不了我们家人沉迷于练法轮功,家境贫寒无人经营,离婚后带上2岁的孙子远离了家乡;小儿子因为曾习练过法轮功遭村里人歧视,40岁了,连媳妇都娶不上…… 

  瘫卧在床上,看着家徒四壁破败的屋顶,回想着执着“练功”的18年,发生在我们家里的一幕幕惨剧,让我彻底的醒悟了—害得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是“法轮功”,是“法轮功”害死了我的老伴,是“法轮功”害得我卧病在床,是“法轮功”毁了我曾经幸福的家庭…… 

(责任编辑:徐虎)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