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张茂林:在功友“指点”下我曾对妻子家暴

发布日期:2016年06月2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茂林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1975我出生于江西黎川的一个小村庄,大专文化,曾经是一名医生。儿时略显孤独体弱压抑。通过努力,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但大学尚未毕业,家父却离世,让我想报答父亲养育之恩的愿望破灭。 

  在农村生活的日子,经常听到一些神神鬼鬼的传言和故事,由于父亲的辞世,家中放置了许多冥间用的东西,又给逝者“做七”,这些民间的举动,当时我实在不知何意,又不敢请大人,心里常常忐忑不安,担惊受怕。远离家乡的高中、大学这段时间里,精神有时显得恍惚,经常发生感冒且延续近半个月,导致烦恼不安,患上“卡他性中耳炎”,还有点“强迫症”。当时,“中功”在校园和社会比较流行,但人们不知道其是有害气功。现在回想起来,有一天,校园里中功练习者的言行和神情,给我以后学习邪教法轮功留下了“气功师很神秘”的印象。毕业实习期间,检查发现我有脑动脉血管畸形,医生开的治疗处方中有“安定片”等,我担心药品物的副作用而没有取药。到家乡镇医院工作后,因工作不开心且收入较低,便自己违法携带着门诊收费款“下海”。 

  抱着“不出人头地,誓不回头”的信念,1997年7月,我到了福建厦门。不久,在同事张某旗的介绍下看了《转法轮》的书,当时书中有很多看不明白的地方,但关于“关功”、“人间神秘现象”的解释,让我“耳目一新”。而且还说按“真善忍”做人做事,“修练心性”,“师父”可帮助消去功力,身体会没有病,但要“真修”。这就样,看上去是一本教人重德,修心养性的书,张某旗、马同事和我共三人常常在一起早晚炼炼,也确实感到“炼功后一身轻松的感觉”,精神舒坦许多。 

  由于家庭的原因,1998年底我到了广东深圳,在火车站附近的报刊亭看到有《转法轮》书出售,因为在厦门“炼功”时,知道学习这门“气功”既不要拜师,又不用交学费,只要根据书中的内容学习即成,所以当即买下此书,还多买了两本。同时,看到公园里不少“功友”我甚是欣慰,但因谋生需要,我没有与他们走在一起,而是按书中讲的常在家练习。不久,电视里播出取缔“法轮功”,阅读报纸看到法轮功习练者剖腹找“法轮”的惨死景象和自杀“升天”的事件,这些类似事件在广播里也不断听到,同时看到“通缉李洪志”的报道。我感到非常迷茫,在找不到“功友”的迷茫中,我试着从《转法轮》书中去寻找答案。关于剖腹找“法轮”,因为书中讲“法轮”是“下在自己另外空间的身体里,有的人有感觉,有的人没有”。因此,这些惨像并没有动摇我继续习练邪教法轮功的念头。那些习练者是不是因为追求太多,如证实腹中有“法轮”,或很想“升天”等与书中说的“越追求越没有,放下一切执著”背道而弛所致呢?带着些疑虑,我继续保存着这三本书。 

  由于受邪教的蛊惑我不仅言行怪异,而且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家庭观也出了问题,对母亲和妻子、女儿不孝、不忍、不仁:身为人子,没有孝顺父母,反而责怪家中父母的积累太少,没有留下任何财富;身为丈夫,没有担起家庭的责任,还时常忍不住会暴打妻子,害得家庭破裂;身为父亲,非但没有充当一名仁慈的父亲,还一起带着幼小的女儿一起练法轮功。 

  母亲虽没有文化,但她善良智慧,深明大义,对子女的照顾毫不含糊,不图回报,包做了家里的全部的农活和家务活。母亲对我倍加宠爱,每当读书回家或打工回来,母亲经常拖着忙忙碌碌的身影,为我做饭、洗衣服,甚至打好热水冲凉,陪伴我看书写字到深夜,从不开口要求我给她买些补品或带她出来旅游,也从没听到她因身体不舒服而打电话来。母亲深明大义,知道法轮功是个邪教,早在2009年时曾将我购买的《转法轮》书烧毁,坚决反对我练法轮功,但我全然听不进母亲的教诲。随着邪教那种“生生世世不知谁是自己真正的母亲”的“放下情的执著”的说法,我对母亲的感觉越来越疏远,还不断地给母亲灌输邪教法轮功的信息。 

  妻子是我初中、高中的同学。年龄还比我大,自从认识结合以来,她都为这个家,为我带来了无限的温暖与关怀,在家庭责任上,她辛勤地工作着。由于我的痴迷,对邪教法轮功“伟大修行”的幻想,很多思维已经跟不上时代了,甚至出现许多错乱的思维,生活茫然,工作不努力。当妻子怀上了头胎时,我因练习法轮功之后而逐渐丧失对生活的兴趣和信心,担心抚养不起,逼迫妻子做了人流手术。之后又因为偷偷“修行”,消极工作,收入微薄,妻子产后不久便匆忙地上班,因压力过大和劳累过度而落下疾病。妻子耐心地摆脱等待我摆脱邪教、改正过来,而我在邪教“一人得道,仙及鸡犬”的逐步引诱和精神控制下,却以为妻子是被“魔”附身,才与我长期不断地发生矛盾,许多人生观,世界观都不一样,我于是寻找办法,在功友的“指点”下,对妻子实施了家庭暴力。她终于忍耐不住而提出离婚,带着女儿毅然离去。 

  我对女儿关心太少。妻子改嫁后,女儿寄养在她姨妈家中。本来每月该寄给女儿的五百元生活费,也由于自己痴迷邪教法轮功而无力给付。更后怕的是,在女儿年幼时,我曾教她习练法轮功,给她幼小的心灵里播撒邪教的种子。好在她不愿学习而中断,学校也大力开展反邪教警示宣传教育,才让我女儿幸免于被我从小给她灌输的法轮功歪理邪说而毁了。 

  “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如果我不修练邪教法轮功,我肯定不会因为一点不顺心的小事而影响工作热情和干劲,就不会产生那些根本不符实际的飘然妄想,就会认真地把握机会,不论在厦门吉林门诊部,还是在莲塘社区健康服务中心,我都会发挥自己的医学专长,那很有可能成为一名资深的临床医师。母亲也将会因为我的医术高明而欣慰,妻子也会因为我务正业而安心,女儿也会因为爸爸是位医生而骄傲。 

(责任编辑:辛木)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