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门徒会”害我妻子落下残疾(图)

发布日期:2016年08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口述:陈君石 整理:吴德娜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陈君石和妻子刘国金近照

  我叫陈君石,男,今年65岁,小学文化,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桃坪乡大林村7组农民。妻子刘国金,身患髋关节疾病。是我叫妻子信奉“门徒会祛病保平安”停药治疗髋关节疼痛,最终害妻子落下终身残疾。

  我曾经有过一个幸福的家。性格要强的我,善良、勤劳,妻子刘国金朴实、贤惠,我们有两个懂事孝顺的儿子。2004年,我们家盖起了当时村里为数不多的两层小洋房,一家四口日子过得和合美美,让人羡慕,但这一切都因我迷信“三赎基督”而改变。

  自1980年开始,我连任了9届村组干部,深得群众信任,在工作中,总是跑在前,总是将重担往自己身上加,家里的农活大多数时候都是妻子一个人干。2008年以来,妻子经常感觉髋关节疼痛,关节有肿胀的现象,下蹲或打弯时会出现咯吱咯吱响声,并且上下楼或干活时,膝关节有严重不适感。我陪妻子到县人民医院做检查,经过检查,医生说要抓紧治疗,注意多休息,是可以治好的。我想,农村人嘛,没那么金贵,不舒服忍一忍就过去了,就没放在心上,有时还采用一些民间偏方,只希望能早点治好妻子的病。

  2009年5月的一天,我在给妻子买药回家的途中,碰到了外甥。我们边走边聊,自然也就聊到了妻子的腿疾。外甥告诉我:“这有什么难的,只要你和舅母加入“门徒会”就可以了,每天坚持祷告,不用吃药打针病自然就会好,还能躲避大灾大难,得到更多的‘福报’”。外甥见我将信将疑,接着继续向我讲:“门徒会信仰的是‘三赎基督’,‘三赎基督’是神所立的基督,是神的儿子,曾经32天不吃饭,治好过瞎子、瘫子,能让死人复活……”我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我还是不会相信。见我半信半疑,他就给我们讲了许多通过“祷告”治好病的例子。因我们刚修了房子,还欠了点外债,经济比较拮据,心想反正又不用花钱,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和保平安的想法信了。

  过了几天,外甥带来一个女人,说是一个“姊妹”来教我们“祷告”的。说着把一块印着红色十字架的白布挂在堂屋的墙上,让我们每天早晚像他们那样跪地“祷告”,并嘱咐我们一定要诚心诚意,“祷告”时间越长越好。而且还说世界末日将会来到,末日必有饥荒、地震等灾难,到时一些人要死于非命、还得下地狱,只有信“三赎”才能保平安,说接受“福音”、“传福音、送平安”才能自己平安、全家平安。这下我有点害怕了,不仅好吃好喝招待外甥,而且坚持天天祷告。

  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妻子腿疾还不见好转,邻居提醒我们要去医院治疗才行。我想,“三赎基督”连瞎子都看好过,何况这点小病,于是我没有理会邻居的忠告。一次,我问外甥:你舅母的腿疾为什么还不见好啊?外甥说:“舅舅,你们只在家里祷告还不够,没有诚心,还得出去‘做工’才能好得快。不能偷偷吃药,吃药就是不相信神”。随后又带我到邻村参加了两次信“三赎基督”出现神奇效果的“见证”。她见我们老两口身体不好,儿子儿媳又常年在外打工,就带了3个不认识的“兄弟姐妹”来帮我们收稻谷,干完就走不收一分钱。从那以后,我试着鼓动妻子把药停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虔诚“祷告”,由于心理暗示的作用,妻子感觉疼痛不那么明显了,精神也好多了,当时以为是信“三赎基督”的结果。这以后我就对“祷告”更上心了,家里的事情一概不管。还专门设立了“三赎基督”的神位,每天坚持“祷告”,还不顾儿子、儿媳反对,同“兄弟姐妹”走家串户,四处“传福音”、“讲见证”,拉人信“神”。

  为了“传福音”,让更多的亲戚朋友加入“门徒会”组织,我开始四处奔波,发展教友。先是发展近的亲戚,然后拉拢远房亲戚加入。由于我对“教义”理解深刻、群众基础好,很快被任命为教会点执事,我感觉自己有了“荣耀”。于是我更加投入,极力发展教友,把我的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所谓的“神”。家里的田土荒废了,颗粒无收,我把家里值钱的四轮车、农具等卖了个净光,用于外出“传福音”发展教徒花销,很快我家成了穷光蛋。亲戚朋友见我装神弄鬼、不听劝告,也渐渐地远离了我。但是,我并不因此伤心后悔,觉得自己对“真神”奉献大,“世界末日”到了,“真神”一定会来拯救我的。

  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到了,我盼望着“神”来拯救我们全家,希望那些“冥顽不化”人们的毁灭。可是,这天,太阳照样升起,世界依旧太平。当时我就气晕了!“世界末日”没来,家里穷得响叮当。

  由于长期停药拒医,妻子腿疾越来越严重,行走困难,下肢肌肉明显萎缩,右腿缩短。儿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叫来几个同学用车硬是把妻子送到了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股骨头坏死,医生说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已经是股骨头坏死五期了,再不住院治疗就会完全瘫痪。经过住院治疗,妻子的病得到了控制,但股骨头坏死也无法完全治疗痊愈,成了不死的“癌症”,无法从事农业生产了。

  我回想这段荒唐的经历,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我虔诚信奉“门徒会”祷告能治病的鬼话,害我妻子小病不治拖成大病,最终妻子成残疾。可恶的“门徒会”把我们坑苦了。

(责任编辑:川君 晓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