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妻子在“传福音”途中丧命(图)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2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口述:程志鹏 整理:文刀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李正莲生前照片

  我叫程志鹏,男,小学文化,现年64岁,是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桂花乡摆鱼村农民。1975年,我与李正莲结为夫妻,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儿子程小军早年外出打工安家在了深圳,女儿程小丽1999年出嫁在雅安市天全县。十年前,妻子受邪教人员蛊惑加入了“门徒会”,结果不仅没给家里带来“福报”,却在“传福音”的路上丢了性命。

  记得那是2004年9月,妻子过完50岁生日不久,因经常出现腰部疼痛,我带她到县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妻子患上了肾积水病,在医生的建议下,妻子做了肾脏造瘘术。住院的一天傍晚,我陪妻子正在医院楼下的花坛边散步,这时,一位40多岁的中年妇女快步朝我们走来,刚到跟前就主动招呼我和妻子说:“唉呀,谢天谢地!可算找到你们啦。”我连忙问:小妹,请问你是?”话音刚落,中年妇女自我介绍说,她叫吴仕丹,是“真耶稣教会的神主”,是按“神”的旨意专程来找我们的,还叫我们以后就叫她丹妹。我看妻子一脸茫然,便问道:“丹妹,我们又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你要找的人喃?”这时,丹妹小声说:“你俩千万别奇怪,其实李大姐生病是上天早已安排,为了拯救你们,‘三赎基督神灵’特意派我来给你们‘传福音’。”我一听,有些郁闷地说:“丹妹,你就别取笑我们了,我妻子才做过手术,又是打针、又是吃药,都花了好几大佰人民币了,哪来啥子福音哟?”丹妹坚定地说:“程大哥!你别生气,从现在起,你们家‘福报’就来了,但必须听我的,离开医院,加入门徒会,成为门徒会教会的信徒,我给李大姐‘祷告祷告’,要不了几天她的病就自然好了,根本用不着在这里花冤枉钱、活受罪。”听到这,妻子激动地说:“丹妹,你说的可是真话,不花钱就能治好我的病?”这时,只见丹妹从她的衣服包里掏出一个封面印着“见证”字样的小本子,一边翻一边说:“李大姐,程大哥,你们看嘛,这上面记得清清楚楚,龙背上的张木匝‘祷告’治好了脚抽筋;下家湾的火二娃‘祷告’治好了手颤抖;新屋嘴的黄婆婆‘祷告’治好了老眼花;新庙子的朱大富‘祷告’治好了肝浮水……”还没等丹妹说完,妻子小声对我说:“鹏哥,你看这丹妹说的有板有眼,莫非世上真有啥子神灵?要不咱们也信一回,反正也不花钱?”我回答妻子说:“以前倒是听父辈们说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既然你觉得可信,那就先试试吧,如果不行我们再想办法。”就这样,我带着妻子悄悄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在丹妹的指点下,我将一块白布上用红颜色印上“十”字架(后来才知道是门徒会的得胜旗)挂在了堂屋的正墙中间,并在神龛上点燃三柱香。接着,丹妹叫我妻子跟着她面对“十”字架开始跪拜。过了一会儿,丹妹信誓旦旦地我说:“程大哥,从现在起,李大姐就是门徒会的成员了,从今往后,‘神灵’就会在天上保佑她,你们家也不会再有灾难了,就算有什么意外,那也是‘神’对你们的考验。”我急切地问:“丹妹,那我妻子的病啥时能好呢?”丹妹说:“你就放心吧,只要她一心一意信奉‘三赎’,诚心诚意坚持‘祷告’,‘神灵’就会赐予平安,李大姐的病就会自然痊愈。”听丹妹这么说,妻子连声答应:“丹妹!丹妹!你真是我们家的“活菩萨”,以后我啥都听你的!”

  临走时,丹妹还送给妻子《慈祥的母爱》和《闪光的灵程》两本书,并再三叮嘱说这是“经书”,一定要抓紧时间,认真阅读,仔细揣摩,争取早日成为门徒会的忠实信徒。还说,她过段时间再来点拨点拨。

  丹妹刚一走,妻子就迫不及待地手捧“经书”,认认真真地开始翻看,我对妻子说:“正莲呀!咱们家有那么多农活得做,从现在起你就在家专心看书吧,地里的活有我干哈!”妻子抬起头,有些伤感地说:“鹏哥!自从儿女们成家后,这个家的重活都是你一人在做,现在我身体又出了问题,真是难为你了呵。”从那时起,妻子不是在家看书、“祷告”,就是面对墙上的“十”字架不停地跪拜,连一日三餐的饭也很少做。

  说来也奇怪,两个月后,妻子说她的腰不痛了、做过手术的伤口也好了,而且我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虽然累了点,但家里家外都很顺畅。对此,我和妻子认为这是门徒会“保佑”的结果。于是,我叫妻子以后要更加用心看书,妻子也说一定会对门徒会更加虔诚,诚心“念经”,坚持“祷告”,争取早日成为门徒会的忠诚信徒,得到“神灵”赐福的“生命粮”和“生命水”。我当时不明白妻子说的话,正想问什么是生命粮、生命水,这时门外传来了丹妹的声音:“李大姐,你的悟性还不错哟,我看你再下点功夫,就能担起‘执事’的重任了。”妻子回答说:“丹妹,你放心!我晓得‘世界末日’越来越近了,地球就要爆炸了,到时会出现大饥荒,死掉很多人,我一定加倍用功,努力提高‘功力’和‘层级’,争取到时能升到天堂,享受荣华富贵。”妻子话音刚落,丹妹指着我说:“程大哥,你看你家媳妇说得多好,你也赶快加入门徒会吧,不然灾难降临时,老天爷都没法救你?”听到这里,我一下毛骨悚然,连忙问:“你们莫吓我哟,如果地球真爆炸了,恐怕到哪里都不太安全哟?”丹妹说:“程大哥,实话告诉你吧,只有门徒会的信徒才能消灾避难,逢凶化吉。”妻子跟着说:“鹏哥,我们没有骗你,‘经书’中也是这么说的,如果不加入门徒会,到时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看你还是考虑考虑尽快入会吧!”接着,丹妹又对妻子说:“李大姐,为了增加‘功力’、提升‘层级’,你除了诵读‘经文’和坚持‘祷告’,还得多走出去‘传福音’、‘讲见证’、‘开新工’,我今天就是来带你出去的。”妻子回答说:“丹妹,其实我早就有这样的打算了。”说完,丹妹拉着妻子的手就往屋外走,我正要劝她们天都黑了,明天再去时,她俩的背影已消失在了夜色里……

  2005年2月8日是大年三十,这天下午,我正在厨房里准备年夜饭,突然听见屋外传来女儿小丽的喊声:“爸!妈!我回家陪您们过年来了”,话音刚落,女儿已进到堂屋。当她看到妻子头裹白布,赤脚跪在堂屋中间,嘴里不停地自言自语,小丽大声喊:“爸爸,您快来看看,我妈这是怎么啦,大冷的天气跪在地上?”我跑过去后,只见女儿伸出手准备拉起地上的妻子,就在这时,妻子突然转过头,对着女儿骂道:“丽娃子(女儿小名),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喃?快一边去,别在这里影响老娘‘念经’。”女儿委屈地说:“妈!您有什么事快起来说嘛,地上冷得很,小心着凉生病。”妻子生气地说:“你不晓得我是‘神’的人唆?有‘神主’保佑,有‘神灵’护身,老娘不会生病,即使生了病,也是‘神灵’对我的考验,只有‘神’才能医治,你们都别捣乱了,再来打扰我,我就跟你们断绝关系!”看到妻子这样,我把女儿叫到厨房告诉了她这几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当她知道这几个月以来家里发生的事情以后,女儿不停地责怪我不该相信丹妹的歪理邪说,更不该让妻子加入门徒会。还说门徒会是邪教,已被国家取缔快十年了。听女儿这么说,我脑海里出现了妻子加入门徒会后,性格越来越怪、脾气越来越坏、说话越来越不靠谱的情景。女儿看我满脸无奈,安慰我说:“爸爸,您和妈妈都是有点文化的人,但妈妈向来就爱信迷信,她一定是被那个丹妹洗了脑才迷了心窍,所以你别太自责,如果实在劝不住她,你多留意点就是了,等下半年哥哥回来一定有办法。”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妻子不是在家“祷告”、“念经”,就是跟着丹妹早出晚归地到处“传福音”、“讲见证”,有时一去十天半月都不见人影。看到妻子如此痴迷,我不知多少次劝她说年龄一天天大了,加上去年生病动过手术,再东奔西跑,当心身体吃不消(四川方言,即受不了)。可妻子不但不听,还和我闹别扭,甚至神经兮兮地念叨:“入了门徒会,大难临头准保命。紧跟神主走,吃穿住行啥都有。破家消偶像,忠实信徒灭邪灵。跪拜得胜旗,功力层级齐飞跃。信奉三赎神,贡献慈惠得修行。早晚勤念经,身强体健无病生。随时做祷告,投身天国永福报。护守极乐门,泱泱信徒升天庭……”唉!听到妻子这些荒废言论,我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日子,在我的焦急和担心中艰难地过着,然而,最让人痛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05年9月14日晚饭后,妻子神神秘秘地对我说:“鹏哥,中秋节快到了,这几天正是‘开新工’的好时机,我得抓紧出去‘传福音’。”我劝妻子说:“正莲呀!前两天才下过雨,现在又是晚上,外面黑里巴撒哩(当地土话,天太黑看不见的意思),为了你的安全,就别去了。”妻子埋怨我说:“你这挨千刀的,少管我的事,我是门徒会的忠实信徒,有责任和义务挑起‘开新工’的大梁。更何况我有‘神灵’附体、‘神主’保佑,会出啥子事喃?再敢胡说八道,我就给你念‘咒语’。”说完,妻子手提塑料袋,急匆匆地出了门。第二天清晨,我还在睡觉,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在大声喊我:“志鹏,志鹏,赶快起来,出大事了。”我连忙翻身下床,跑出去一看,原来是山下的羊大叔,我问羊大叔怎么啦?羊大叔抓住我的手,慌慌张张地说:“天刚蒙蒙亮,我和你羊二叔去杉树岭吃酒席,路过松林沟时发现你妻子被山上的滚石给砸死了,你二叔还在现场,你快点跟我走。”听了羊大叔的话,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回过神来后,羊大叔正拉着我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下跑。赶到现场时,眼前的情景把我惊呆了:妻子仰躺在一块巨石边的草坪上,睁着一双大眼睛,头部旁边凝固着一滩血,身体周围还有散落了一地的门徒会宣传资料。她全身冰凉,四肢僵硬,我当时只觉眼前一花,晕了过去……

  如今,十余年过去了,我可怜的妻子曾经那般效忠门徒会,结果却惨死在了“传福音”的路上。真希望我这丧妻之痛的经历,能警醒那些仍在痴迷门徒会的人啊!

(责任编辑:晓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