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固安这厮逼死了新婚妻子

发布日期:2016年12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关雪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刘永涛是河北省固安县公主府乡公主府村人,1978年8月生,初中文化程度。他本身是一个普通农民,却因为痴迷邪教法轮功,成为全县的“名人”。永涛身体不好,患有结肠炎的老毛病。1999年3月,永涛在县粮食局上班,同事刘双年和他介绍,练习法轮功不但可以帮他治病,还可以修佛。永涛打小就对神话故事特别感兴趣,总是幻想自己要能成仙该多好,加上从法轮功的书里确实看到了一些新奇的东西,于是永涛开始习练法轮功,并且很快入了迷。

  永涛练功时间不长,北京就发生了“4·25”事件,当时同修们忘了通知他,所以永涛没有去成。过后,永涛特别后悔。因为李洪志说过“走出去的弟子会圆满”,永涛认为自己失去了一次圆满的机会,不过也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走出去。1999年7月22日,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一个功友给他送来一篇李洪志的经文,上面写着“不走出来就不是我的弟子”,永涛当时心里一动,想着上次已经错过一次圆满的机会了,这次可不能错过,一定要走出去。于是和功友一起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练功护法,最后被公安机关遣送回家。父亲见到永涛之后,将他痛批了一顿。可是面对震怒的父亲,永涛却冷眼旁观、默不作声。他心里想的是,师父说过,“真正的父母在天上,元神的父母才是真正的父母,在地球上轮回,生生世世不知道有多少个,哪个是你的父母,你根本不知道,”这个“父亲”是谁,又有什么资格管自己?看到他这个样子,父亲忍不住站起来想要打他:“你不认错,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永涛却使劲挣开他的手,转身离开了。

  回家后时间不长,永涛和初中同学辛海芳谈起了恋爱。辛海芳单纯善良,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永涛。她不嫌弃永涛家境贫困,一无所有,不嫌弃永涛父母不和、相处不易,一心只想和永涛好好过日子。面对辛海芳真诚热情的爱,永涛犹豫过。因为他不可能放弃修炼法轮功,可是练功又是国家明令禁止的。对此,辛海芳是什么态度呢?她能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没想到,永涛和辛海芳一说,深陷爱情之中的辛海芳不但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反感,甚至表示可以跟他一起练,还要求永涛有时间教教她。听辛海芳这么说,永涛最后一点顾虑都没有了,他想,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吧。

  永涛家里很穷,甚至无法为两人准备结婚的房子。辛海芳说服家人,给小两口盖起了结婚用的新房,这在农村非常少见。结婚后,本来家庭条件优越的辛海芳面对如今贫困窘迫的生活,没有叫过一声苦,每天骑着自行车四处打工挣钱。永涛的父亲嗜酒如命、脾气专横,经常在家无故打闹,可就算如此,辛海芳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承受着。

  出于对永涛的爱与信任,辛海芳也时常和永涛一起练功,学习李洪志的各种书籍,虽然她不太相信“法轮功”的各种说辞,但也不反对永涛练功。有时,还会跟永涛一起出去发传单、“讲真相”。

  尽管妻子懂事乖巧,但是永涛因为练功太深,在感情上始终冷冰冰的,对新婚的妻子缺乏应有的体贴和关心。生活中,他对家务不管不问,也不再上班,每天就是看书练功,家里事儿全都落在辛海芳一个人身上。辛海芳喜欢看电视,但永涛看书练功的时候,辛海芳为了不打扰丈夫,就主动把电视关上。永涛知道妻子孤单,明白妻子是为了自己,才宁愿一个人静静地坐着。可即使如此,永涛也没能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陪伴妻子身上。

  过了大约半年时间,永涛结肠炎的老毛病突然又犯了,每天往厕所跑十几次。永涛想,这些都是师父给“消业”呢,很快就会过去了。可是过了一个月,病情还是不见好转,反而更厉害了。辛海芳着急了:“永涛,别顶着了,到医院看看吧!”永涛却想,不能去医院,师父说过,修炼的人没有病,难受是在还以前的业债。一去医院诊治,那不是不听师父的话吗?也就不是大法弟子了,圆满就更说不上了。于是,永涛强忍着病痛,拒绝去看病。

  到了第三个月,永涛的病已经发展到每天上厕所三四十次,整个人瘦的皮包骨。辛海芳看到永涛这样还不去医院,痛哭着说:“别练了,我求求你行不行?!都快把你练死了,你还信!”永涛痛苦地捂着肚子,头脑中思考着:“怎么办呢?如果去吧,又怕师父不管我了,不去吧,身体也确实快不行了……”心里特别的纠结矛盾。辛海芳还在不停地抹着眼泪,永涛看妻子那副可怜的样子,不禁心疼了,强忍不住也留下了眼泪,不情愿的说了一句:“好吧,我听你的。”

  就这样,辛海芳找来一辆车把永涛送去了医院。在医院里,永涛住了大约一个来月才痊愈出院。可是出院后,永涛的心里总是放不下,还是想修炼,师父的话语不时从头脑中出现,“师父说修炼有截止的那一天,如果我不练了,等那一天大家都飞走了,我再后悔可就晚了,不行,我还得练”!于是,永涛跟妻子提出,不想再用药了,还想继续修炼“法轮功”。辛海芳一听就急了:“不行!你的病刚好一点,还要练,万一再厉害了怎么办?还上哪儿拿钱治啊!这次住院把钱全花光了,亲戚也都借到了……”永涛解释说:“上次那是我过关没过好,这一次我一定过去。”辛海芳气愤地说:“你真是太傻了!都病成那样了,你师父都不管你,你还相信!”永涛却想:师父不可能不管我,就是关没过去。所以把妻子的话当做耳边风,根本没有在意,照样练功学法。不过,只要永涛一练功,辛海芳就对他连推带打,不让他练。

  2000年6月,公安民警在永涛家查获大量法轮功邪教书籍资料,掌握了永涛从事邪教活动的证据,依法将其刑事拘留。拘留后的第五天,辛海芳到看守所来看永涛。永涛一出现在接见室,辛海芳顿时大哭起来:“求求你,别练了!你净这样练下去,怎么生活啊!为了我,你就停手吧!”看到情绪激动的妻子,永涛却异常地冷静:“你还是回去吧,我是不会放弃的。”辛海芳哭泣着哀求了半天,永涛依然一脸冷漠、无动于衷。辛海芳无奈又悲愤地望着永涛,她知道永涛是不会放弃练功的。怔怔地盯了永涛几分钟。辛海芳最后说了一句:“你可别后悔呀!”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永涛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两人见得最后一面。就在辛海芳回去的当天中午,她服了农药自杀了。

  永涛回到家中的时候,妻子的尸体还停在屋里,永涛跑到跟前,抱着妻子大哭起来,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如今,永涛早已回归正途,可是那个曾经深爱他的姑娘却再也回不来了。

(责任编辑:无邪)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