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妻子因“消业”而销命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0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斌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每当辞旧迎新之际,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悲愤和痛恨。我的妻子王云芝(化名)误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不打针不吃药,虔诚练法轮功12年,于8年前的新年,因心脏病猝然离开人世,年仅48岁。

  ——为治病,信“消业” 

  我叫张斌(化名),今年57岁。妻子云芝1960年生人,比我小一岁,我们同是原东宁县环卫处的职工。她从小患有心脏病,结婚后也没见好,一直靠吃药打针维持着,但心里压力很大。1996年过年的时候,临县的远房亲戚王姐来家里串门,神神秘秘地跟我妻子说:“妹妹,这回你的病有治了!原来俺家孩子有哮喘病,天天上不来气,可自打我信了法轮功,孩子的病很快就好了!”听了她的话妻子忙问:你信的是什么功?师父是谁呀?王姐回答:“我信的是法轮功,师父叫李洪志,可神了,比华佗还利害千万倍呢!师父李洪志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人有病和不幸,根本原因是业力,那是种‘黑色物质’,属于阴性,是不好的东西,念师父的书就能够‘消’它!”妻子听了这些话,很是激动,心中燃起新的希望,赶紧说:“大姐,只要能治好病,我就信!我听你的”。从这以后,王姐就经常到我家来,还带来了《转法轮》和李洪志的录音磁带。渐渐的妻子开始痴迷其中,每天除了看《转发轮》就是打坐,感觉原来虚弱的身体好象有了改善,于是对李洪志的“消业”说奉为圣旨,只要一有空就到练功点聚会,与功友切磋交流“练功”心得,晚上在家不是盘腿打坐就是背《转法轮》,家里的事情几乎无心去管。说句心里话,每天回家看着乱七八糟的环境和妻子日见冷淡的脸,我很不是滋味,但一想她这么虔诚,如果真能治好病也行,所以就忍了。没成想她一发而不可收,在这条邪路上越走越远。

  ——痴“消业”,入陷阱 

  为了参加法轮功的修炼活动,妻子云芝竟然不正常上班了。有时连续几天不出门,开始还和单位请请假,时间长了,索性连招呼都不打,就忙着到其他地方给别人辅导练功。眼看着这样下去太说不过去了,我就提醒她收敛点,不能因为练功把工作弄没了。可她根本听不进去,还狡辩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练法轮功不只是光为了自己,而且还是为了我们好,能给我和家人“消业”,增加“白色物质”,转化“德”。后来单位领导也出面劝她要好好工作,不要成天迷在练功上,可她置若罔闻,还放话说,阻拦她练功的人是在做坏事,“业力”大,都是“魔”,得“驱魔”,否则会有灾祸。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许多功友停止了修炼,而妻子却认为这些人是“学法”不精、“消业”不诚,仍然偷摸坚持练功“消业”。还听信李洪志“走出去”的煽动,多次进行所谓的“弘法”,全然突破了法律的底线。2007年6月的一天晚上,她趁着天黑,背着个大兜子,走了好几个小区,往楼道里张贴法轮功标语和反宣传品时被附近的群众举报。

  妻子回家后,我和孩子苦口婆心,甚至哭着劝她该长记性,别再练下去了,可她一言不发,好像在痛苦害怕地思考着啥,随后却又坚定地说:“不听师父的话怎么得了?是要形神全灭的,不能半途而废啊!”之后她痴迷更甚,班不上,饭不做,家不管,每天神神叨叨地对着李洪志的画像叩拜,再就是跟着一帮功友偷偷摸摸的东走西窜。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找来了反邪教志愿者帮忙,可她就是躲着不见面,实在不行被堵在了家里,她也都沉默以对,甚至恶语相向,丝毫不为所动。作为丈夫,我十分担心和痛惜,怕这样下去,妻子的身体和精神就都垮了,我们的家就完了,好几次背着她,把家里的练功用品藏起来或是扔掉和烧掉,甚至拿离婚来“要挟”,逼她脱离法轮功。可即便如此,也没见她有一点的醒悟,反而嘴里默默叨叨地说:“这是师父在考验我,是修炼必经的磨难,可以说她已经迷失心智、走火入魔了。

  ——狂“消业”,丢了命 

  渐渐地,我发现她为了“消业祛病”,把平常吃的药都扔到了一边,也不去医院定期复查了。每当我提醒她要坚持服药,到医院检查身体,她却很自信地对我说:“师父说了,‘吃药就是不相信练功能治病’;只要好好练功,‘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治了’!”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死亡已经一步步,向她逼近。云芝的身体日见虚弱,脸色越来越不好,嘴唇发紫,有时候呼吸困难,胸痛的受不了。此时尽管她口里不停的喊着:“师父快来救我!”但都无济于事。渐渐的日不一日,萎缩在床上练功,都出不了屋了。我和亲戚朋友三番五次要送她去医院,她死活不肯。开始还有功友到家里来给她发正念,后来告诉她,等师父来给清理身体,连表姐也不见了踪影。望眼欲穿的妻子,整日以泪洗面,气若游丝之时对我说了真心话:“我这辈子最不该信法轮功,太坑人了。”突然捂着胸口,没了声息。我和亲人邻居们把她送到医院紧急抢救,已经来不及了,终因心肌梗死,离开了人世。我不会忘记那天是2008年的元月3日。

  又到新年,再次想起了被法轮功害得过早离开我的妻子,不由地悲恸不已。我要控诉:李洪志的“消业”说就是“销命”经,让我痛失亲人、妻亡家散。

(责任编辑:关心)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