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祷告治病”害死年仅36岁的妻子(图)

发布日期:2016年05月0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口述:张兴旺 整理:文刀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唐碧莲生前照片 

  我叫张兴旺,今年57岁,初中文化,是汉源县皇木乡桉树村农民,我妻子叫唐碧莲,她比我小3岁。19年前,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上有70岁的母亲,身体健康,下有5岁的女儿,乖巧可爱。然而,这样的日子却因妻子加入“门徒会”给毁了,更让人痛心的是妻子在“门徒会”人员的“祷告”中丧了命。 

  事情得从1997327日说起,这天是我女儿张小娟5岁生日。天刚蒙蒙亮,妻子叫我起床上街去买些东西,说娟儿(女儿小名)的外公外婆好长时间没来了,今天要来咱们家吃午饭。听妻子这么说,我突然想起之前答应娟儿生日时给她买个漂亮的大蛋糕,于是连忙翻身起床,洗漱后就上街去了。 

  中午回到家,看见岳父岳母在院坝里逗娟儿玩耍,我以为妻子在里面做饭,于是和两位老人打过招呼就往厨房去,进到厨房看到母亲在洗菜,便问:“妈!咋只有你一个人,碧莲去哪儿了?”母亲说:“碧莲和一个叫杨大姐的在卧室里说事,但我以前没见过这个大姐,这都好一阵子了,你去看一下嘛。”我心想:哼!她还安逸,一大清早就喊我上街,这都中午了饭都没做,还和别人躲在屋子里摆龙门阵。我放下东西打算去卧室看看,刚到卧室门口听见妻子在问:“杨大姐!我已经是‘门徒会’的信徒了,今后家里有人生疮害病,我是不是祷告祷告他们的病就好了呢?”杨大姐说:“对哩,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神灵的天眼随时在天上环视,你家人真有生病,那也是神在考验他们,只要你诚心祷告,求得神灵宽恕,一切都会没事。”听到这里,我感到很奇怪,难道这杨大姐是医生?她是在给妻子传授医术? 

  思来想去,我决定弄个明白,于是推开房门,然而眼前的一幕让我有些惊讶:我根本不认识这个杨大姐,她与妻子面对面坐在地上,妻子手里捧着一个本子。我正要发问,杨大姐说:“阿弥陀佛!你是兴旺兄弟吧,瞧你天庭饱满宽又平,人到中年好运辰。只怨日月偏斜损,即便富贵灾降临。”我怎么听都觉得有些晦气,便问:“你是何方神圣哟?我从来不信迷信,你就别在这里装神弄鬼了,不然我对你不客气!”这时妻子抬起头说:“兴旺哥,你别发火,这是杨喜凤大姐,人家是真耶稣教会(后来才知道是‘门徒会’)派来的‘神主’,是专程来给咱们‘传福音’的,千万不能得罪哟,否则不仅你有血光之灾,连全家都会跟着倒霉!”听了妻子的话,我强忍怒火说:“今天是娟儿的生日,我不为难你们,碧莲,你快把这位大姐请走吧!我去厨房了。” 

  吃了午饭,娟儿闹着要吃蛋糕,我叫妻子去厨房拿过来,可喊了好几声妻子都没反应,我这才发现妻子盯着挂在墙壁正中一块白布上用红颜色印的十字架(“门徒会”的得胜旗),我正纳闷这东西是啥时挂上去的,母亲说:“那是刚才走了的那个杨大姐和碧莲挂上去的,说是能消灾辟难、保全家平安。”岳母说:“亲家母说得好,原来是保平安用的,我看挂的位置还不错,就由它挂起嘛,反正也不舀饭给它吃。”刚说完,娟儿又在喊:“爸爸!妈妈!我的蛋糕喃?”我看妻子还是毫无反应,便去厨房把蛋糕提了出来。 

  吃完蛋糕,送走了岳父岳母,我让母亲带着娟儿去院坝里玩,然后拉着还在发呆的妻子去卧室,刚进房间妻子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兴旺哥,刚才爹妈在不好说,现在我给你看几样宝贝,说话间妻子从被盖里掏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递给我。”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两本书,一本叫《闪光的灵程》,一本叫《慈祥的母爱》,还有一个翻得很旧的小本子,我问妻子:“不就是两本书和一个本子吗,哪有啥宝贝呀”妻子说:“兴旺哥,你不懂,这是‘耶稣神主’赏赐的‘经书’,它可比宝贝还管用哟!不信你看嘛,这本子上记得一清二楚”,妻子还说杨大姐告诉她,我们结婚后好几年都怀不上小孩,就是因为没有神灵相助。 

  看到妻子说话带劲儿,我翻开本子,只见里面写着:大山坡王麻子加入“门徒会”后脸上的麻子一天天少了;黑水沟潘驼背在兄弟姐妹的祷告下,驼着的背开始变直了;沙坝湾李大娘自从吃上生命粮,家中的柴米油盐咋个吃都吃不完;龙背上陈幺妹婚后一直无小孩,加入“门徒会”后,不久就给他老公生了个带把子的;牟家坪张大爷祷告半年荣升天堂,现在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好日子……我越看越悬,便对妻子说:“碧莲啊碧莲,亏你还是有点文化的人,我看你是上了杨大姐的当了,这上面写的全是骗人的鬼话,你可不能信呀!”妻子有些不高兴地说:“你快别瞎说了,人家杨大姐说了,这上面记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例证’,只要诵读‘经书’,念好‘经文’,坚持‘祷告’,不仅可以消灾避难,治病救人,还能保咱家老小平安,而且不用种地就有吃不完的粮,不去打工就有花不光的钱,将来全家还可以去‘天国’享受荣华富贵……” 

  看妻子说个不停,我打断她的话,叫她把书本和墙上挂的东西收起来,还给那个杨大姐。可妻子不但不听,还叫我也加入“门徒会”,和她一起“念经、祷告”,说那样“层级”就会升得快,离好日子就会更近。我看妻子越说越不靠谱,便忍不住和她吵了起来,这时妻子吼道:“反正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只有信神的人才能上天堂,不信的人会下地狱,你就等着吧。”看妻子如此固执,我实在无语,心想:既然妻子铁了心要去信啥子神,要不就由她信去吧,反正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平时也需要人照看。于是对妻子说:“碧莲呀,自从你生了娟儿后身体就一直不是很好,咱们家的农活你也干得不多,要不以后你就在家和妈一起照看娟儿,把家务活打理好就行了,你看行不?”话音刚落,妻子连声说:“要得(四川方言,同意的意思),要得,只要别影响我‘祷告’就行。” 

  从那时起,我除了下地干农活,还要去县城打工挣钱。妻子说是在家和母亲照看小孩,其实她不是整天对着墙上的十字架右手摸头、左手扶背地发呆,就是嘴里叽哩呱啦地念个不停。后来还听母亲讲,我不在家的时候,那个杨大姐经常约她早出晚归,说是出去传啥子福音、讲啥子见证,有时为了阻止妻子外出,母亲还和她争吵,有好几次把娟儿吓得直哭……听母亲这么说,我后来又极力劝妻子别再去信啥子“神”了,更不要再跟杨大姐她们到处乱跑,可妻子就是不听。为这,我不知和她吵过多少回架。 

  时间到了19981214日,这天傍晚,我从县城打工回家拿换洗衣服,进屋后看妻子不在,便问母亲碧莲去哪儿了。母亲说:“几天前,那个杨大姐又来约她走了,当时隐约听见她们在说现在年底了,正是开新工(发展新的‘门徒会’成员)的好时机。正在这时,屋外传来喊叫声:神呀!主呀!哈里路呀!……我出去一看,原来是妻子回来了,看她披头散发,神情恍惚,我问她咋个啦?可她没有搭理我,嘴里只是不停地大喊:有鬼,有神,有三个鬼……看到妻子这样,我和母亲连忙把她扶进卧室,叫她好好睡一觉,可妻子不仅不睡,反而大骂我们是鬼、是活死鬼,还说天神要来收拾我们,然后就神经兮兮地在屋里乱跑乱转…… 

  第二天清晨,我正在和母亲商量将妻子送医院时,杨大姐突然来了,一进屋就说她带来了两个好姐妹,我当时气愤极了,大声责问:“杨大姐,你们这几天带着我家碧莲干啥去了?看把她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昨晚一回来就大喊大叫四处乱窜,整整折腾了一夜。”杨大姐说:“兴旺兄弟,你别生气,碧莲妹子是‘神’的人,这是神在考验她,我们给她‘祷告、祷告’就没事了”。说完,杨大姐三人把妻子围坐在中间开始祷告……过了一会儿,妻子像疯了似地两脚乱蹬、双手乱舞、嘴里不停地念叨啥。这时杨大姐又对我说:“兴旺兄弟,你们就放心吧,碧莲妹子出现这种状况,主要是你们心不诚,惹怒了‘神灵’,现在你们别再站着了,赶快回屋去‘悔改’吧”!听了杨大姐的话,母亲小声对我说:“旺儿(我的小名),到医院去得花钱,先让她们试试吧,实在不行咱们再想办法。”就这样,我和母亲离开了妻子的房间。过了好一阵子,我听里面没有动静,便推开房门进去看,然而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妻子平躺在床上,嘴里塞着一块白布,手脚被绳子捆着。杨大姐看我突然进去,一把拉起被盖将妻子盖住,接着信誓旦旦地对我说:“兴旺兄弟,你咋个又进来了?你就放心出去嘛,我们保证把碧莲妹子的病治好,要是治不好,我们上面还有人帮忙治。”说完,杨大姐她们又开始对着妻子祷告…… 

  当晚深夜,我迷迷糊糊醒来,心里感到有些不踏实,便又去推开妻子的房门,这时看见杨大姐三人还在妻子的床边祷告。杨大姐告诉我说,碧莲身上的邪灵已被驱走了,现在她正睡得香。听杨大姐这么说,我以为真是她们祷告起了作用,便放心地回卧室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后又去妻子房间,这时发现只有杨大姐和另外一个女的,我问杨大姐还有一个去哪儿了。当得知还有一个去请什么高人后,我一下意识到不对劲,赶忙跑过去掀开妻子的被盖,扯下她嘴里的白布,这才发现妻子双眼紧闭,脸色苍白,手脚冰凉,我连摇带喊妻子的名字,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用手摸她的嘴巴和鼻孔也感觉不到呼吸,于是一边解开她手脚上的绳子,一边大骂:“杨大姐,我看应该叫你杨妖人?你不是说碧莲已经好了在睡觉吗?咋个现在不省人事了喃?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正在这时母亲冲了进来,大声对我说:“旺儿,别耽搁了,赶快送医院去……

  到医院后,急诊医生紧急抢救后告知:由于患者病情太重,加之来院不及时,贻误了最佳抢救时间,现在患者已经死亡!就这样,年仅36岁的妻子在门徒会信徒的祷告中丧了性命。19994月,“门徒会”人员杨喜凤等人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如今,快二十年过去了,但只要有人提起“三赎基督”或“门徒会”,我就会想起当初惨死在“祷告”中的妻子,“门徒会”真害人啊! 

(责任编辑:川君 晓涵)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