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丛居兰相信“消业”害死了丈夫

发布日期:2016年02月2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炜钰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丛居兰,是赤峰市元宝山区美丽河镇村民。她的丈夫叫左辉,曾是镇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因患心脏病比较严重,刚过50岁就办理了病退手续。

  1998年,丛居兰从县城购买生活用品回来后,神秘兮兮对丈夫说:“我今天在县城的广场上学了一种气功叫法轮功,听传功的人介绍说,练这个功能强身健体,生了病不用打针、吃药就能治好,还能教人‘做好人’,甚至能‘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还说练这个功的人‘上层次’后不但不会生病,而且师父的‘法身’还会保佑弟子们一生平安,到最后功成‘圆满’时,还能上天‘成神成佛’哩!”说着她还拿了一本在广场上买的《转法轮》书让丈夫看。由于当时国家并未明令禁止,她丈夫以为这玩意只是强身健体的东西,所以也就没有管她。或许是心理暗示的作用,丛居兰习练了一段时间后,她的一些慢性病似乎有所减轻,母亲觉得,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这更加坚定了她“练功”的信心,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声念“法轮大法好”,晚上经常练到很晚。还又用省吃俭用的钱买了一些法轮功的书籍,还买了录音机和很多磁带。就这样,她一边看书、一边听录音、一边“练功”,很快就把法轮功的主要动作学会了。从那时候起,丛居兰满脑子装的都是法轮功,把李洪志奉若神明,成了法轮功的忠实信徒。

  丛居兰对法轮功的邪说尤其是所谓的“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业力’造成有病或者磨难,只有成为‘师父’的弟子,得到‘师父’‘法身”的保佑并帮助‘消业’,才可以祛病或者消灾”等“业力说”深信不疑,所以练功后不但自己有病不医,而且还多次蛊惑有心脏病丈夫,劝他也学法轮功,坚决反对他吃药。有一次丈夫突发心口痛,让她敢紧给找药,可她看到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的丈夫,不是第一时间拿药给丈夫吃,而是打电话找几位 “功友”到家中帮助她给丈夫“消业”,幸亏丈夫病情较轻,挺了一会就缓过来了。功友走后,丈夫就跟她吵起来,还动手打了她一耳光。儿女们知道后,也埋怨她,心脏病可不是闹着玩的,会要命的呀,一旦出现意外,后悔都来不及。丛居兰不以为然,反而还同儿女们理论。见儿女们都站在丈夫的立场,就气愤地说他们是常人,什么都不懂。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丛居兰非常不理解,认为教人“做好人”,还能使人“圆满”的好功,不应该取缔。在看到李洪志要她们“走出去”的“经文”后,她伙同其他“练功”人员一起到北京“弘法”。虽然最后北京没去成,但她练法轮功的劲头更足了,认为这次欲去“弘法”又让她上了一个“层次”。

  2003年初,“非典”开始肆虐,人们大都减少外出,丛居兰却认为“师父”所说的“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经常不顾家人的阻拦,出去动员别人“练功”,到处鼓动说一旦灾难降临,不信“大法”的人就将会下地狱。看人们都带上了口罩,还跟家人胡说什么“看,说法轮功不好的人,‘师父’都让他们带了口罩。”

  由于丛居兰整天把心思用在法轮功上,家里的事不管不问,他的丈夫不仅缺乏照料,还常常生气,随着病情的加重,身体情况也每况愈下,1米80的大个子渐渐瘦的只剩下了90多斤,都让人可怜。2010年5月24日,他丈夫的心脏病再次复发,卧床不起,起初,丛居兰不告诉儿女,只由她自己在丈夫旁边跪求“师父”为其“消业”。等儿女们得到消息赶回家中时,左辉已经奄奄一息。就在儿女们把左辉抱起来准备送往医院抢救时,丛居兰却还在阻拦,说如果送到医院,“师父”就不再保佑他了,儿女们顾不上听她的唠叨,而是转身抱起左辉开车直奔医院,但可怜的左辉仍然撒手西去了。左辉走后,儿女们悲痛欲绝。然而从小和左辉青梅竹马的丛居兰却没有表现出多少悲哀,反而不停地念叨,说丈夫平日里对“师父”多有得罪,所以“师父”这次没有管他,任其自生自灭。儿女们一气之下,将家里面的法轮功“经文”、光盘等付之一炬。

(责任编辑:袁军)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