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丈夫的死让她悔恨终生

发布日期:2016年05月0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莉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周平先,今年61岁,家住四川省泸州市太平镇太平村十社,丈夫熊刚为人厚道,勤劳朴实,他们婚后生育三个女儿,1995年2月,40岁的周平先又生了一个儿子,儿子是一家人的希望,是他们的掌上明珠。三个女儿乖巧听话、体贴父母,家里虽不富足,但一家人快乐的生活着。

  可好景不长,1997年5月,厄运降临她家了。周平先2岁多的儿子出麻疹,由于经济不宽裕,就近找村医生医治,等到第三天,儿子高烧不退,全身的红籽籽始终不见好转,才送县医院救治,儿子却在路途中死亡。自从儿子死后,周平先家成了无儿户,周平先夫妇觉得村里的人瞧不起他们、歧视他们,没有人愿意与他们来往,家里再也没有往日的热闹。丈夫熊刚非常失落,认为从此生活没有奔头,经常喝酒解愁,常常是烂醉如泥,也不再打理家务事和地里的农活。周平先一个人要种六亩地,喂养几头生猪,累得一身都是病,特别是腰痛、胃痛尤为严重,她吃了一些药后不见好转。随着大女儿和二女儿出嫁,三女儿外出打工后,周平先感到孤独和寂寞,连一个摆龙门阵(聊天)的人都没有。

  1998年5月,周平先听别人说练“法轮功”能消灾避难,祛病健身,修身养性,让人学“真善忍”做好人,于是就跟着村上的王老师一起学起了“法轮功”。刚开始,丈夫反对她,可她不顾丈夫的反对,白天做农活、喂牲口、做饭洗衣,晚上六、七点钟就同功友们练功学法,这样连续的、有规律的活动,周平先感觉到身体的病痛有所减轻,同时与功友们有说有笑,聊聊家常事,消除了寂寞,他觉得生活充实了、有希望了,就认为“法轮功”是一种好功法。

  1999年7月,国家取缔法轮功,不允许练功了。周平先认为她在家里学“真善忍”做好人,即没有偷又没有抢,也没犯法。当年4月15日,周平先家里的耕牛被盗,她向派出所报案后无人过问,周平先就自我安慰:“是我前世欠他的,今世他才来拿去”,她按照师父的要求凡事要“忍”,就没有去纠缠派出所要求追回被盗耕牛。周平先还认为自己练功一年多来,没有吃一粒药,腰痛、胃痛都比以前好多了,邻居王大娘年纪比她小,患了肺结核整天吃药,后来还是没医好死了。周先平心里想不通,究竟“法轮功”哪点不好?于是她不顾丈夫的反对,继续在家里悄悄的练功学法,逢九又到邻村王大芬家里聚集练功学法、交流学法体会,每月的最后一天到县城李林明家里练功学法。11月17日,周平先组织本社的魏青、孙怀刚、周先英等十多人在家里练功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因讲法录音带的声音放得很大,被周围的群众听见后举报。对此,丈夫熊刚好言相劝:“‘法轮功’是邪教,已经被国家取缔了,你不要再练了,不要和你那帮功友做犯法的事情。”但周平先还是不听劝说,反倒说丈夫不做农活,只晓得整天喝酒,废人一个……一气之下,熊刚对周平先大打出手,并把她赶出了家。隔了几天,熊刚又把她接回了家,一日夫妻百日恩,熊刚的行为感动了周平先。

  开始的一段时间,周平先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只做家务和农活,不练功、不学法。后来功友们不断给周平先送来李洪志的《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等“经文”,叫周平先要放下亲情,去掉人心,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才能“走向圆满”,功友们还给周平先说:“这个情要是断不了,你就修炼不了”、“人间没有真正的亲人,真正的亲人在天上……今生我是你的亲人,来世说不定又是谁的亲人呢”。周平先想来想去,觉得如果现在都不“去掉名利情”,哪能“圆满上苍穹”呢?于是周平先决定放下亲情、夫妻情,不管家里的生产和熊刚的生活起居,走出去“讲真相”、“弘法”。

  2000年12月20日,周平先和几位功友商量好上北京天安门“弘法”,第二天晚上2点过,周平先见熊刚酒后呼呼大睡,就悄悄地和几位功友动身出发。12月24日中午到达天安门广场,他们正准备拉“法轮大法好”等反宣横幅时,被民警发现带离现场。12月28日,周平先回到家,开门走进屋里,才发现丈夫熊刚死在床上,她连忙报警,经过法医检查鉴定,熊刚系心肌梗塞死亡。

  周平先修炼“法轮功”没有消灾避难,没有“圆满成佛”,丈夫却“圆满上苍穹”了,厄运再一次降临到她的家。面对丈夫的离去,周平先无法原谅自己,深深的痛恨自己,痛恨李洪志。周平先说:“要是我用真情关心他、感化他,丈夫不至于天天醉酒消沉,要是我不痴迷‘法轮功’,不去“弘法”,丈夫也不可能过早的离世,我愧对丈夫啊,丈夫的死让我悔恨终生!”在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帮助和引导下,周平先逐渐认清了李洪志的骗子嘴脸和歪理邪说,认识到“法轮功”邪教对家庭、对社会的危害后,最终脱离“法轮功”的魔爪。

(责任编辑:川君)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