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邪教棒打鸳鸯破坏家庭

丈夫的死让我醒悟

发布日期:2016年09月1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刘秀芬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我叫刘秀芬,今年69岁,家住北京市西城区。 

  1995年单位经营不景气下岗后,就租了间临街平房开了个卖衣服的小商店,由于生意不错,本来患有慢性肝炎的丈夫也停薪留职帮我一起经营。就这样,有时候我到外面进货,丈夫就负责看店,好在店离家很近,我中午回家做饭,等孩子回家后,我再换丈夫回家吃饭。这日子本来过得越来越好的时候,1997年初的时候,丈夫却踏上了法轮功这艘贼船,厄运就此慢慢地降临到我的家。 

  我丈夫原本患有慢性肝炎。在1988年发现病情时,在北京市第二传染病医院住院治疗了5个多月,在病情稳定之后回家一直坚持吃治疗肝炎的药,从未间断。在每年一次的病情复查表明,肝炎得到有效的控制。在得知自己患病的情况后,丈夫也有意识地加强了自身的体质锻炼,每天都要走10公里的路,身体也越来越好了。 

  1997年的一天,在中山公园里,我丈夫碰到了一些人在公园里打坐练功。刚开始,我丈夫并不相信法轮功能治病,但人家不断地告诉我丈夫说:“练了法轮功,可以祛病强身,读了师父李洪志的《转法轮》,可以陶冶情操,将来还可以‘圆满’。”就这样,在别人多次劝说下,丈夫开始跟随别人练起了法轮功。而当时我也误认为,习练法轮功也是一种锻炼身体的方法,反正有益无害,就随他去吧。殊不知,就因为练了这倒霉的法轮功,这反倒要了丈夫的命。 

  1997年6月,我丈夫开始练功有两个多月了。他还从练功点买了本《转法轮》回来每天看,不再看电视和下棋了,也不走路锻炼了。更要命的是,他竟然对我说,他师父李洪志告诫每一位弟子,“生病是由‘业力’引起的,‘师父’的‘法身’可以融入到自己的体内,帮助‘消业’。”而更要命的是,我丈夫从此还开始拒绝继续吃治疗肝病的药。还说什么,他的师父说了,吃药会把‘业力’压回去,练法轮功的人,不需吃药打针来治病,无论那位弟子有病,都会由师父来帮助消“业”,而每一位真修弟子都会得到师父“法身”的眷顾的。 

  这年年底的一天,丈夫突然对我说,他似乎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些好转,这应该是习练法轮功带来的功效。既然丈夫感觉好,我也为他感到高兴。之后,我丈夫愈发对练法轮功变得逐渐痴迷,他真的认为练法轮功能治病、能强身健体,也就更加认真地反复看那本《转法轮》。而对李洪志,那就更加顶礼膜拜了,他虔诚地相信师父李洪志神通广大,一定能帮他消“业”,治好他的肝病,进而“度”他“圆满”。 

  丈夫不但自己每天打坐练功,还把李洪志《转法轮》书中所讲的“消业”、“圆满”等歪理邪说讲给我听,不断地动员我也加入他们的练功队伍。后来我参加习练法轮功后才知道,每发展一个人进入,介绍人都可以得以“长功”、“上层次”,从而加快“圆满”的速度。我虽然每天忙于生意上的事情,但丈夫每天在耳朵旁不停地宣传习练法轮功的诸多好处后,我也被拉下了水,也慢慢地开始练上了法轮功。

  为了“长功”、“上层次”,丈夫不分昼夜地打坐练功和看《转法轮》,搞得脑袋终日昏昏沉沉的。我于是就劝他少看一会儿“转法轮”,抽时间帮帮我打理打理商店的业务。而丈夫却对我说:“现在是师父帮我彻底清除体内‘业力’的关键时期,商店的事你一个人先照料着,等师父帮我清除了‘业力’,咱们一起‘圆满’了,到遍地是金子的‘天国世界’去生活,就根本用不着开商店挣什么钱了。” 

  因为我也习练法轮功,听丈夫这么一说,我想是这个理啊,以后“圆满”了,到“天国世界”,还开什么商店啊。从此,我也对商店的经营也开始漫不经心了,时常因为练功学‘法’和外出‘弘法’而关门大吉,以至于生意越来越惨淡,不过是勉强维持生计而已。

    1999年7月,法轮功被依法取缔后,我丈夫一直想不通。在其他功友的撺掇下,他也就坚信李洪志所说的“练功就能‘消业’,不用吃药,病自然会好”的歪理,他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练功上,每当身体难受时,他就认为是“师父”在考验他,是在帮他“消业”,所以根本就没想过应去医院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就更谈不上治疗他原来就患有的肝病了。而我也一直相信李洪志师父会帮丈夫消除病“业”,压根也没有也不敢劝他去医院检查肝病情况。就这样,丈夫就一直这么等着、熬着,日夜盼望着师父李洪志来帮他消“业”。  

  2001年底,丈夫开始出现食欲不振、乏力等不良征兆。后来由于丈夫长期厌食、消化不良,导致身体消瘦,体重下降,有时甚至还发低烧。我看到他每天那种痛苦的表情,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就这样,丈夫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病痛一直持续多年。 

  2004年年初,丈夫的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经常头晕眼花、全身无力、出虚汗。到了5月份,他的肚子也开始逐渐涨了起来。这就已经下不了床了,就更谈不上下地行走了。可他仍坚持练功和看“转法轮”,希望能以此来减轻痛苦。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是没有精力再打理商店的业务了,也只好把商店关张了事。 

  儿子得知他父亲的身体状况后,请假回来照顾他。并劝他到医院检查治疗,他死活不愿去,并断断续续地说:“我才不去医院呢,有我的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 到医院去治病会把‘业力’压回去的。”儿子眼看自己的父亲已经病入膏肓,却死活不肯去医院,无奈之下,叫了辆120救护车,强行把他父亲送到了市第二传染病医院。 

  经检查,医生说他的病情已到了肝癌晚期。尽管病情如此严重,丈夫仍然执迷不悟,还认为是“业力”造成的,拒不配合治疗。他还一次次地将药扔掉,趁我不在病房时,把针头拔掉,嘴里还嘟嘟囔囔地不断祈求李洪志的“法身”快些来来帮助自己把体内的“业力”消掉。我和儿子卡见此情况,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找着了辆车把丈夫接回了家。 

  回家后,丈夫仍然不顾自己病痛,大汗淋漓地强撑着要坐起来,嘴里还上气不接下气地念叨着李洪志教给“发正念”术语,“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我在心里也默默地在为丈夫“发正念”,希望师父李洪志的“法身”能快点来。 

  然而,丈夫最终还是没等来李洪志来消去他身上的“业力”。2006年11月21日下午,丈夫突然撒手人寰。后经法医鉴定,是由于静脉曲张未得到控制,导致血管壁薄,终因血管壁破裂而致使消化道大出血而殒命。 

  丈夫的死让我反思自己的修炼之路,在社区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终于彻底醒悟,然而代价太大! 

(责任编辑:汪娜)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