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专题 > 法轮功是网络谣言的专业制造商 > 原法轮功习练者

王瑞敏:罔顾事实造谣的法轮功

发布日期:2013年09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原法轮功习练者 王瑞敏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近一段时间,北京公安机关依法打掉“秦火火”网络造谣团伙,引起社会各界、网上网下的关注,以此引发了众网友对于法轮功组织大肆造谣的披露,人们纷纷挥起正义之剑,层层剥开造谣者的画皮,以让“白骨化成堆”。作为曾经的法轮功习练者中的一员,我只想用实例倒出法轮功造谣的内幕,还原事实真相。

  有其人没其事的蹊跷宣传

  2000年8月份,我由于散发法轮功宣传品被羁押在顺义区泥河看守所。进去的第二天,见到被称为“四大金刚”之一的功友程凤荣。她由于到天安门打横幅,且不报名、不报姓,被送到天津的一个看守所羁押。20天后,她说出姓名、地址,被送回北京顺义。程凤荣40几岁,典型的农村妇女憨厚像,可是她学法好,没怕心,在顺义区的法轮功中可谓是响当当的人物。记得她一次被提审回来,气呼呼地说:“谁被反铐大树上,遭暴打,大冬天浇凉水,光着脚在雪地罚站了?干吗安到我身上啊!还上网上瞎说说,怎么修的真、善、忍啊!”我被她的一席话搞懵了:“我发的传单里就有你的事迹,我们还佩服你了不得,这不是真的啊?”“你想,我不会上网,传单上说我在顺义受折磨,可那时我是被关押在天津的看守所,再说谁会把自己的名字写错啊。”由于当时痴迷法轮功,遇见这些事根本不去追究谁在造谣。

 

以上是“明慧网”截图

  造事者另有内幕

  这是海淀区西三旗街道的原法轮功同修冯兰的叙述:“2001年夏天,我因为去天安门练功,被关到海淀清河看守所。一天中午,号里的人要午睡了,忽然听见噼里啪啦的打人声,还有人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大法弟子了……’我们当时很气愤,有人喊口号‘不准警察打人,练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时的管教把号里的法轮功分批集合起来,排着队带我们到传出打人声音的门前。通过窗口,我看见和我住在一个小区的功友董春燕脱掉上衣,躺在铺板上,正边喊边噼里啪啦自己往自己身上打,我当时简直羞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后来出了看守所,我问起她此事,她说:“我这叫为大法现身,是按照师父说的用智慧对付邪恶。”

  付怡斌怎么成了精神病

  2001年底,北京西城区的法轮功痴迷者付怡斌制造了砍死爱人、父亲,砍伤母亲的惨剧后,法轮功组织截取《焦点访谈》中的片段画面,污蔑付怡斌是精神病,没人见过他练功,并有个所谓的女邻居出来指证。更可恶者他们还制作光盘到处散发。谁都知道,练法轮功的人没一个独立的个体,为了造声势,李洪志是不支持一个人在家学法练功的,一定要走出去参加集体练功,参加法会交流、切磋。由于我一直做反邪教的工作,接触的原法轮功习练者和现法轮功痴迷者比较多,原是海淀区甘家口练功点管拿录音机的仇广娟大姐,就证实了认识介绍付怡斌练功的杨翠云,她们是一个小区、一个练功点练功的。而住在北大家属区的高淑珍大姐也证实和付怡斌一起开过交流会。因为法轮功里男的少女的多,尤其双盘好的更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她说:“当时的付怡斌不仅双盘到位,而且坚持的时间长,所以在场的人都很佩服他,尤其我这个练了将近一年还双盘不上的人更羡慕不已。”

  从精神病学鉴定,一个人精神有没有问题,要看他的知、情、意是否协调一致,对空间、时间概念是否清晰,思维逻辑是否正常等等。《焦点访谈》中的付怡斌侃侃而谈:“站在法律的角度,我这叫违法犯罪;站在法轮功的角度,我这叫度人……”一个有精神病的人怎么会从多方面看问题?法轮功低劣的造谣手段,是很容易被人识破的。

  要陪老伴儿学习的老先生

  法轮功组织唯恐过去的痴迷者通过社会帮助,摆脱邪教的精神束缚,纷纷回归社会,回归家庭,自己再没有利用的工具。他们拿出造谣、污蔑的本事,在法轮功媒体网站长期编造事例,煽动仇恨,大肆宣传学习班是“洗脑班”,是“魔窟”,进去以后对学员不是“体罚就是酷刑”,实在不转化的就“灌迷魂药”…...这些骇人听闻的谎言不仅欺骗了学员,也欺骗了家属。

  海淀区双榆树中医院的退休大夫宋克美来到心里矫治中心后,她的老伴周先生从宿舍到餐厅巡查一遍以后,还是不放心,恐怕老伴儿受虐待,执意陪着学习。当他看到每天饭菜比家里还丰富,志愿者只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劝后,他由衷地说:“我经历过日本时期,经历过国民党时期,没有一个对于触犯法律的人还这么照顾,让你从思想上明白道理,回去后我就要去戳穿法轮功的谎言。”

  治病者是医院还是李洪志

  法轮功宣传最多的是“常念法轮大法好,吉祥如意百病消。”他们的周刊、小册子上经常刊载一些“师父帮助消业,得重症、绝症的病人恢复如初”的奇迹事例。可是我了解的事实真相并非如此。

  海淀区清河街道的法轮功习练者汪冬菊,2006年单位组织检查身体时就发现她的泌尿系统有问题,她不肯到专科医院复查,认为“练功人没病。”直到2008年腰痛得不能活动,被女儿强制送进医院,检查结果是早期膀胱癌,及时做了手术,挽回性命。可是痴迷当中的她只把自己得病的消息告诉功友,却不敢把动了手术的实情说出来,怕别人说她“给大法抹黑”。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的癌症是通过练功好的,李洪志帮她“延长了生命”。

  气象局的退休工人马朝玉也是如此。父女两个虔诚练功也没能治好他的眼睛。这是他的亲口叙述:2001年初,自己的眼睛不知道什么原因,看什么东西都是一片模糊,还经常流眼泪。《转法轮》也看不了了。我心里不明白,学大法不是应该身体越来越好吗?反映到我身上的怎么会截然相反呢?2002年下半年,迫不得已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我的眼睛是倒扎眉,需要做手术。在医院做了手术后,我的眼睛恢复了视力。可是他那在日本定居的女儿马艳却在“明慧网”公然声称:我的父亲练功后身体健康,从来没得过病。

  法轮功中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什么“魔窟”,“小鬼转世”,“苏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等等,等等,让人看了啼笑皆非的东西竟然还有人相信。

  记得旅美华人高德在《洗脑术》一书中说:“说谎和失信是最大的“坏人格”,但同时又是洗脑者最为惯用的伎俩。”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组织一直想“唯我独尊”,因为没有任何“神通”来挟持天下人对他惟命是从,也只好靠欺骗、造谣来赢得大众的眼球,博得不知内幕人士的可怜与同情。

  法轮功的种种谎言可能会一时蒙蔽一部分人的眼睛,煽动起少数人对政府的仇恨,但是任何欺瞒都没有永久性,一旦揭穿必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责任编辑:文濯)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