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美国外科医生:法轮功器官摘取图片是假的

发布日期:2013年12月1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早在2007年,家住印度的外科医生兰博德克(Rambodoc)就在博客(rambodoc.Wordpress.com)上发表文章《法轮功走入歧途了吗?》,从医学专业人士的角度对“法轮功”炮制的“受迫害”图片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文章认为,有些图片与文字中描述的伤害情形并不一致,“从医学上讲简直就是无稽之谈”。Rambodoc就图片的真实性咨询过美国资深外科医生肯尼思·马托克斯(Kenneth Mattox)等医学专业人士,结论均认为图片是捏造的。Rambodoc的文章发表评论称,美国务院曾通过秘密调查认为“法轮功”有关活体解剖的说法不可信,“法轮功”曾向“器官摘取报告”的作者大卫·乔高付钱。查尔斯·刘建议Rambodoc呼吁“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将有关图片删除。

  Rambodoc的博客内容: 

  我想是Wordpress.com网站上一则醒目的内容吸引了我。这个博客既迷人又恐怖。阅读这些详尽且配有图解的有关中国官员折磨、强奸和谋杀“法轮功”成员的各种方式的描述后,令人感到瞠目结舌。

  尽管不是什么新鲜、热点的新闻,但是通过过去两天对这些网站的浏览,还是给我留下了一些印象。

  这些人很忠诚,这一点毋庸置疑。看到她们不辞辛苦地罗列和证明政府犯下的各种罪行以及因国家的恶行而致死的练习者的姓名,不免使人产生敬畏之心。

  但是,有一篇文章却令我感到惊讶。这是关于一名妇女被电棍击打胸部而遭受酷刑的可怕故事,还有几幅被认为是乳房遭受电刑并感染的照片。作为外科医生的我当然对此感到好奇,并点击了这个链接。但我却吃惊地看到一个患有晚期乳腺癌妇女的照片。同时还展示了另外许多图片,除了坚强的和受过训练的人以外,所有人都会对此感到十分恐怖。但是,有些图片与文字中描述的伤害情形并不一致。

  在高蓉蓉女士的案例中(据称有人把电棍插进她的嘴里长达几个小时),照片上她的表情似乎惊人地平和。从医学上讲,遭受如此严重的外伤,会导致舌头肿胀到足以阻碍呼吸的程度,而且也会看到明显的面部肿胀。电灼伤还会留下疤痕,但照片上却没有。

  我询问过一位美国资深外科医生,同时也是一部重要的国际外科教科书的编者——肯尼思·马托克斯(Kenneth Mattox),让他对这些照片发表看法。马托克斯说:“照片是可以骗人的。尽管有些伤势和情形也许是由酷刑造成的,但是有些照片可能来自一具尸体或患有晚期肝硬化、门静脉高血压、晚期坏死的乳腺癌、皮肤移植的供体部位、普通的急性电和热灼伤以及骶骨褥疮性溃疡的病人。”

  胸部遭受电刑的照片很明显是误传。在我请求对此进行鉴别的外科医生中,没有一个被它所蒙骗。

  我发现“法轮功”的其它网站上也有声称类似的因酷刑而导致疾病的例子:“她的鼻子因野蛮的强制喂食而受伤,形成脓肿,并于2003年癌变,2007年7月12日去世,年仅42岁”、“她在遭受严酷的虐待后得了癌症”。从医学上讲,这种结论简直就是荒谬的说法或者无稽之谈。我写信给该团体试图加以澄清,但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得到答复。

  我希望“法轮功”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即一旦失去了信誉就很难再赢得信任。想通过图片揭露酷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事实胜于雄辩。 “法轮功”应当明确地鉴别出这些虚假的东西,并把它们去除。

  博客部分跟贴及博主回贴:

  9月27日,查尔斯·刘:

  这些网站都是在“法轮功”领导层的命令或指挥下,付钱或者“自发”运转的。目的是为他们的政治宣传开辟一个“回声室”。我们已经看透了,我长期目睹了这一切。尽管我们许多身在西方的人也不了解法轮功在中国引起的争议。

  博客(http://exposingthefalungong.org/fgban01.html)是一位旧金山人所做的调查,他的父母在被“法轮功”洗脑后,拒绝接受治疗,差点丧命。

  美国国务院也通过秘密调查认为“法轮功”有关活体解剖的指控不可信。

  网址:http://usinfo.state.gov/xarchives/display.html?p=washfile-english&y=2006&m=April&x=20060416141157uhyggep0.5443231&t=livefeeds/wf-latest.html

  顺便说一句,“法轮功”的政治工具“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以“偿还”的名义)为大卫·乔高的“血淋淋的器官摘取”报告付钱。见报告中附录K。

  10月2日,查尔斯·刘:

  请把你发现的被歪曲的医学照片发送给《大纪元时报》(译注:法轮功主办的媒体)的编辑克里斯·查素历克(Chris Jasurek)、斯蒂芬格·雷戈里(Stephen Gregory)、泰·顿(Thai Ton),以便他们研究和撤回——就像真正的媒体组织所做的那样。

  以下是我去年发过的内容,没有得到回复:

  堪萨斯城大学(Kansas City University)医学病理学系佛里德兰德(Friedlander)博士对照片进行了检查。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的“法轮功”报告,附录20的案例1中,一幅王斌先生(Mr. Wang Bin)的尸体解剖照片,被故意说成是活体解剖和器官摘取的证据。

  11月16日,rambodoc (作者):

  我已经清楚地说明了自己对中国政府的看法。

  但是,与邪教的斗争不是一天或者一年就能完成的。这事一项长期任务,包括个人见解的发展演变,以及在政治斗争、战略制定等活动的应用。

  在帖子中,我已经清楚地表达了自己及其他国际专家的看法,他们似乎都认为至少有一些图片是捏造的。

  当然,需要经过病历和身体方面的检查才能做出诊断。但是我们可以明确地说,在这些例子中,那些图片是假的。那个乳腺癌的病例对任何一名外科医生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它不是由电刑所造成的。

  我要再次强调一下,我提及的是上述网站上的那些图片,并警告法轮大法,提供伪造的图片将损害他们的初衷。

  我负责地写下了这篇帖子。我可以对自己所写的任何一个字负责,包括这些评论。

  11月20日,查尔斯·刘:  事实上,我曾经提供过两个案例,说明《大纪元时报》的记者亚娜·希尔(Jana Shesr)对与他们观点不一致的其他博客作者进行抨击。

 

  http://falungongpolitics.blogspot.com/2007/04/epoch-times-reporters-gone-wild.html

  当然,他们面对事实哑口无言,所以采取人身攻击的办法。

(责任编辑:力枫 慕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