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主佛’过年四大怕

发布日期:2014年02月1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邢 文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春节临近,“今年过年,你怕什么”一举成为热门话题,从怕催婚、怕送礼,到怕问工资、同学聚会,甚至有的网友看到列举的“过节九大怕”后,感叹过年就像 “过劫”。而自称宇宙“主佛”的李洪志而言,他又担心什么?笔者试述一二:

  怕没人送贺词 

  在西方主子眼中,李洪志的利用价值在于其破坏力,然而其弟子的数量就是最好的砝码,为了彰显弟子的数量,弟子们向“师父”发送各类贺词,便是造势的重要途径。为此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穷尽一切办法,引诱弟子在各类法轮功媒体发送各类新年贺词来彰显力量。首先,李洪志亲自出马率先垂范向弟子们发送新年“问候”,李洪志自1999年7月至今,共发表春节问候四次,其内容无外乎鼓励、加油之词,中国素来讲究来而不往非礼也,“师父”如此主动拜年,弟子们自然投桃报李,回报以数亿条的“祝‘师父’新年快乐”之类的贺词。其次,法轮功组织内部还会发动有组织有预谋的拜年互动,2005年元旦刚过,香港法轮功“佛学会”负责人简鸿章、曾太等人商量,准备由腰鼓队牵头,在2005年春节大年初一组织法轮功弟子向李洪志“师父”“空中法身”拜年的集会活动。为了防止场面冷清,“佛学会”甚至提前向全港大法弟子们打招呼,要求大家积极到场,同时,重点要求各学员尽量动员亲人参加,并且明确说明不管是否是法轮功学员都可以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参加集会,以壮大声势。(参考:凯风网《陈进树:香港法轮功腰鼓队的“拜年闹剧”》)。试想,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骨干,如此索要贺词,不是心虚又是什么?

  怕同学聚会 

  李洪志虽然自称:“李洪志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等等,但他在熟人面前却如霜打的茄子——一下子蔫了。李洪志的战友李庆元曾披露“我们部队有一位同志在机场巧遇李洪志,当时就和他打招呼说:‘李洪志,听说你成法轮功大师了?’就问他。当时,李洪志就这样:‘不不不不不,别说,别说,别说,不唠那事。’回绝了,就不谈。所以,我们也很好奇,想问问他咋回事。他不会见我们的。”不仅如此,李洪志的三位“哥们”在做客凯风网时也披露,李大师就是一个普通人,也是一个偷鸡高手,更是一个酒囊饭袋,赌棍一个。在中国每到春节期间,每位职场人士都会到亲戚朋家做客,同时亲戚朋友也会来到自己家里聚一聚,作为主佛的李洪志,如今身在美国他乡,也常自称无所不能,真不知道如今的她在这些“发小”和战友面前怎么兜售自己的“真善忍”,恐怕和以往一样回答:“不不不不不,别说,别说,别说,不唠那事。”

  怕提年龄 

  少年盼过年,中年怕过年,老年一年不如一年,如今李大师已经步入花甲之年,其年龄问题却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1999年3月,李洪志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时说:“这宇宙中我的年龄最大,你们谁也没有我大。”2002年3月,李洪志在《北美巡回讲法》时说:“宇宙再大,也没有我大。”据长春市绿园派出所证明:李洪志于1994年更改了自己的年龄。1994年9月24日,李洪志曾来所将他的出生年月日由1952年7月7日变更为1951年5月13日,并重新办理了身份证。他为什么要改生日呢?原来佛祖释迦牟尼的生日据载是我国农历四月初八,而1951年5月13日恰好是农历四月初八,李洪志将自己改为与佛祖同日诞生,冒称自己是“释加牟尼转世”。另根据凯风网友提供的照片证实,李大师近年来的皱纹确实增加了不少。2013年又传出了李大师的“替身门”事件,这些足以证明,李大师已经老态龙钟,不得不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的地步,所以李大师已经到了不服老不行的年纪,年龄问题将陆续成为其“年关”的一大敏感问题。

  怕见外甥 

  80后怕见外甥侄子是因为怕给压岁钱少了不好看,只能强装“大款”,因此只能惆怅着过年。而作为“富甲一方”的李大师而言,钱自然不是问题,他惧怕的是外甥们找自己要亲爸爸时,自己将如何答复的问题。在中国北方,过年时子女给父母磕头,自古就被认为是件天经地义的事,不磕则是离经叛道,大不孝。李洪志的两个外甥孙宝圆和孙宝满如今只能在国外跟随着母亲独自生活,每逢过年只能跟随着母亲李平孤灯一盏,伴着岁岁年关度过,这一切都是李洪志酿下的苦酒。孙宝圆和孙宝满的亲身父亲孙森伦在《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一书中告诉世人:“李洪志看中我的两个孩子,心生歹意,夺人所爱,据为己有,人为割断我们的父子亲情,不许我们联系”。李洪志活剥了两个外甥应该享有的父爱,不断对其灌输歪理邪说,对其洗脑,最终让孙宝圆和孙宝满两个外甥沦为了神韵演员,成了其赚钱牟利的工具,其舅舅歹毒心肠可想而知。试想李大师如何在过年这个特殊的节日用舅舅的爱,弥补父亲的爱呢 ?

  总之,春节本应该是一个阖家欢乐,欢天喜地的日子,不知道李大师怎么搞得和“过劫”一样难受,恐怕这些只能李大师自己才能说得清楚吧。

(责任编辑:冀鲁 孙鹏)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