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消业”让我失去光明

发布日期:2014年04月1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周围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我叫宋秀芝,今年65岁,是黑龙江省桦南县建材公司的一名退休职工。原本有一个夫妻恩爱,子女孝顺的幸福家庭,只因“祛病健身”,误入法轮功而双目失明,痛不欲生。 

  1997年已接近半百之年的我,像变了一个人,一向性情温和却心情烦躁不安,动辄和爱人争吵,要么在单位和同事怄气,少有开心的时候。身体的变化也令我感到很不安,常常感到浑身乏力,各种毛病接踵而来,忽而热的满脸红涨,月经也不正常。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一个同学来到我的身边,对我说,看你整天心情郁闷,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得想想办法。我说,哪有什么办法?他们都说我说精神病、更年期,连我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她借机给我讲起了法轮功。她说:“法轮功是神传大法,修炼可以强身健体,有病治病,无病强身,一人修炼全家受益。”练了这个功就能“真、善、忍”、“做好人”等,她说她原来身体特别不好,自从练了法轮功,不打针,不吃药,什么病都没有了。然后还带我到练功点参观。于是抱着好奇和试试看的想法,我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修炼法轮功以后,按照练功点负责人的要求,我先后购买了《转法轮》等书籍资料、整套李洪志讲法磁带和练功座垫,一共花了400多块钱,这个数字是我当年一个月的工资。当时真有点舍不得,但是一想到能尽快摆脱自己的身体状况,花再多的钱也值,狠狠心就花了。修练了一段时间后,也许是有规律身锻炼体的原因,也许是受练功点心理暗示的原故,我感觉到身体比以前好多了,再加上在练功点与同修们进行交流心情也好了许多。看到我的最初变化,家里人也都很高兴。 渐渐地我把练功当成了生活的唯一,早起在家打坐,到点儿出去练功,下班回了家捧起《转法轮》就看,什么“消业祛病”“圆满飞升”,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很快进入痴迷状态。渐渐地家里的事儿不管了,活不干了,夫妻的感情淡化了,引起家人的极大不满。 

  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我十分不解认为这是错误的,不让明着练,我就偷偷在家里修炼,常常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念经打坐,有时还暗地里找功友交流,按照“师父”做好“三件事”的经文要求,有时从功友那里拿来传单到农村去“弘法”、“讲真相”、“劝三退”,无论天有多黑,我都不怕,我相信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见我这样,爱人、孩子还有其他亲友对我非常担心,常来家里劝我,叫我要听政府的,法轮功是邪教,别再练了。面对亲友的劝说我不屑一顾,我把不修炼的人看做“常人”,认为他们比修炼人低一个层次,不懂得修炼法轮功的好处,把他们看成是阻止自己“圆满”的魔,依旧练功不止。 不知不觉中,我感到自己视力模糊,眼球发硬,头疼起来难以忍受。我将信将疑,不是修炼法轮功不得病吗?可这是怎么回事呢?怕家人知道阻止我继续练功,我把情况告诉了功友,他们说:“你前世留下的病业太多了,这是师父为你清理身体,只要好好修炼,自然就会好的”。于是我不分白天黑夜,拼命的看《转法轮》,打坐练功,连上班的心情也没有了。可是,不但症状没有减轻,而且还出现恶心呕吐,并伴有眼眶、鼻根涨痛,看灯光时有五颜六色的环球。我们的一个站长说:“你太幸运了,这是师父在考验你,你是要开天目了!你千万不要去医院看病吃药,那样就会增加业力,之前的一切都白费了”。他的话,给我打了气儿,鼓了劲儿,又使我产生了新的希望。尽管疼痛难忍,但我还是咬牙挺着,出不了门儿,我就忍着疼痛坚持修炼,渴望以自己的虔诚,把“业力”消掉。 

  20011011日这一天早晨醒来,我突然感到眼前一片漆黑,揉了揉还是什么也看不见。惊恐的我立刻原地盘腿打坐,口念“法论大法好,师父快救我”。我多么希望师父的“法身”能显灵救救我,给我带来惊喜,那怕仅此一次。三天过去了,没有任何反应,我似乎明白了一切,嚎啕大哭。当家人把我带到医院,经检查医生说,我得的是青光眼并伴有白内障,“由于拖的时间太长,耽误了最佳治疗期,恐怕不能恢复视力。”这表明我将永远失去了光明,我的后半生将在黑暗中度过,我真的绝望了。 后来在家人的关怀帮助和反邪教志愿者的引导下,使我觉醒,虽然我的眼睛失去了光明,但是,我的心里却跟明镜一样,残酷的事实教育了我,修炼法轮功根本“圆满”不了,“消业祛病”全是骗人的鬼话。我奉劝天下所有痴迷法轮功的人,赶快清醒吧,再也不要像我一样轻信法轮功骗人的谎言,最终害了自己,害了所有关心我的人。  

(责任编辑: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