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最萌教主李洪志的三大“卖萌语”

发布日期:2014年04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卢国梁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卖萌语,指的是刻意地显示、卖弄某种特点,或通过技巧故意地掩饰某种缺陷的语句。李洪志荣膺“最萌教主”,与他满嘴跑火车居然脸不改色心不跳,傻里傻气地胡吹乱侃而表面一本正经很有关系。

  李杜撰并经常挂在嘴边讲的“卖萌语”的有三,集中体现了李的无中生有,故弄玄虚,无知无畏和无赖无聊。

  ——“迷中修”。 

  “迷中”、“迷中修”、“迷中修悟”是李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超级“萌语”。起源于李1994年9月发的一首《迷中修》歪诗中,“修得执着无一漏”。后来,李在《转法轮》、《转法轮》(卷二)及每次讲法都曾反复提及。

  迷中修的核心内容有四,一是世间的一切都在“迷”中,普通人包括大法弟子都看不清社会甚至宇宙的真相。

  二是“众神”到人间也“迷糊”:“现在的人间真的是很可怕,过去没有谁敢来。来了之后就入迷中,脑子一洗,再高的神到这里什么也不知道了。”(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三是宇宙真相只有李知道,但“师父”不会把真相告诉弟子:“你们在迷中修,看不到那部法是什么样子……我说每个字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你们也理解不了说师父把什么东西都压到那部法里去了”(2009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都要跟你讲,你还修什么呢?”(《法解》)

  四是弟子必须完全听命,修悟“大法”,才有看清真相的可能。

  笔者相当佩服李的小聪明:居然能挖空心思想出“迷中修”这样表面有点奇怪、有些神秘,内涵则纯粹假大空、不可知的词来“卖萌”。成天讲“迷中修”体现了李的阴险狡猾:首先,李将世界和宇宙引入不可知的认知范畴;接着,他将自己装扮成世间乃至宇宙唯一的先知先觉,独享对宇宙、对地球上一切事情的解释权,而其他人都是迷糊者;其三,李宣称知“天机”,但却绝不会向弟子泄漏,声称如果向谁点透,旧势力就会抓住把柄毁掉毁掉谁。“迷中修”的可笑之处在于,弟子修了20多年了,仍在“迷中”打转转;李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指点任何迷津,弟子没有一个上层次和圆满。

  于是,“迷中修”恰似水中月,说起来很美妙;认真起来,却是虚无缥缈。李故显高深莫测,故作神秘,反复卖弄它,根本上是想从精神源头钳制住习练者。

  ——“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语出元代李文蔚的《张子房圯桥进履》,“将计就计,不好则说是好”,指的是利用对方所用的计策,反过来对付对方。

  李总是在吹牛皮,讲虚无缥缈的事物,但牛皮吹的越大、谎言说的越多,露马脚的概率就越大,为了谎言不至于马上被揭穿,李想出了“将计就计”来经常性“卖萌”,一方面证明自己的超能力,一方面则为了平复质疑,糊弄弟子。

  李首次提到“将计就计”是在2003年的元宵节讲法。当时,有弟子问“我认为师父高于一切,已安排了我们的道路,所以看来旧势力的安排被师父用来为我们提高,那么这好似旧势力的安排并不是太真实,这样理解对吗”时,李答,“我不承认它们。但是我又知道它们会干,所以就只能将计就计的利用它们干的”。

  到了“洪法”20周年之际,李在5月的纽约法会和7月的华盛顿讲法颇为自得地两次谈到“将计就计”。 “旧势力利用了里边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空间的时间它干了它要干的事。其实师父也是反过来利用它干的这一切成就着大法弟子……它已经这样干了,我就将计就计……”

  李声称对于旧势力的“利用”且反制旧势力,其目的有三:一是全面销毁“旧势力”;二是在迫害和干扰中检验心性,让弟子“圆满”;三是消灭“旧势力”的人间邪恶代表中共政权及其他烂鬼。

  此萌语极具笑点:因为李声称的“旧势力”、旧势力安排乃至要消灭旧势力都是他一人虚拟杜撰的,没有其他任何人感知,连对象都没有,李还谈何利用和“反制”?而且,李十年的“将计就计”不过一场空:李所谓的“将计就计”来消灭世间“旧势力”的代表——中共和中国政府越“灭”越强,而弟子在“考验”中的“威德”和“圆满”却连毛都没有见到。李的萌态在于,对于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的东西施计,还要一本正经地讲好多年,且不停卖弄。

  与“迷中修”一样,卖萌语“将计就计”不过镜中花,说起来可振振有词,极美妙;而事实上无任何依据。李的狡诈之处在于他虚拟了“旧势力”作为“对手”和工具,就可专享绝对话语裁量权:自己随便说,而其他人则无从感知也无法反驳。

  ——“随意所用”。 

  李本一初中生, 1992年“出山”后,屡屡在语言文字上闹出贻笑大方的事,大法经书充满了各种常识性错误和矛盾,当研究会主管“资料”的成员于长新向李反映时,李便和智囊团费尽心思编出各种理由来解释、开脱,并采取了改字等具体措施进行堵漏。

  这便有了李常挂嘴边的卖萌语“随意所用”,称“随意所用”只为方便地表达更高更深的内涵。“《转法轮》在文章的表面上不华丽,甚至不符合现代语法。但是,我如果用现代的语法来整理这本大法的话,就会出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文章的语言结构规范而漂亮,却不会有更深更高的内涵。” (《转法轮》“后记”,标称1996年1月5日)

  2000年6月,李发了篇《随意所用》,“我一向不喜欢现代汉语规范了的内涵浅白了的语法与文字,所以讲法时我经常不用规范的语法与文字!……破开那些规范与束缚,随意所用,为表达清楚大法,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此卖萌语实为李最经典、最无耻的诡辩状!谁都知道,语言文字有约定俗成、人皆遵守的规范。对汉语而言,规范的语法与文字有表达力,而不规范的语法与文字遭人唾弃是人所共知的答案。为了煞有介事地“证明”自己的确“随意所用”,李又运用了“改字”技巧,李称是为了纠正旧势力留下的烂摊子,做法上则是以显而易见的错字来标新异地代替正确的“字”。

  李之所以不遵守基本的语法文字规则,当然不是为表达“更高更深的内涵”,而是文化水平有限,讲不好也写不好。根据初中老师的回忆,李洪志初中上完,不是不想升学深造,而是因为成绩实在太差。随着上贼船的飞练者越来越多,李的“主佛”地位越来越高,如果语言上的死不惊人誓不休,文字上的满篇错别字得不到“合理”解释,必然会里子和面子一块掉光。于是才有了李“随意所用”的超级卖萌、辩解。

  李洪志口中经常出现的三大卖萌语,其作用类似,都是故弄玄虚来迷惑世人。通过巧言令色,来圆谎,来为歪理辩解;通过故作高深,将世人引向似是而非的神秘和不可知论,来塑造教主权威,控制弟子。

  随着时间流逝,李的三大“卖萌语”渐成超级笑柄。正所谓,卖萌不成反显示出机巧、狡诈、无赖本性。

(责任编辑:陆原)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