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神”锁我命数载 险遭家破人亡

发布日期:2014年06月0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邓忠良(口述)洪素萍(整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我叫邓忠良,建德市寿昌镇人,1976年生,算是村里第一个通过考试跳出农门、吃上公粮的农民后代,曾经是父母和亲戚朋友们的骄傲。1992年初中毕业后,我考入了浙江省农村金融中等专业学校,1995年毕业分配到寿昌信用社工作。因为年纪轻,肯学习,6年间,我就从一个柜台工作人员升任为单位的副主任。2001年,经家人介绍,我认识了寿昌小学的一名老师,她叫刘小丽,比我小一岁,2002年底我们登记结婚了。第二年,我们就有了儿子邓鹏飞,一家三口生活很幸福。

  可是,生活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2008年春天,我父亲在地里种麦子的时候,突然晕倒在地,家人送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得了严重的肝腹水。其实,父亲在半年前就总觉得腹部不舒服,但因为怕花钱,就一直没有去看,也没有让母亲告诉我。农村医疗保险报销的比例比较低,光这一年医药费就花掉八万多,父亲知道医院开销大,为了不拖累我们他死也不肯继续接受治疗,自作主张从医院出院回家了。可是作为儿子,我实在不愿意看着父亲就这样呆在家里等死,我知道,父亲的病是为了支撑这个家累的。想到苦命的父亲含辛茹苦几十年,刚刚过上几天好日子就要经受病痛的折磨,我感到无比绝望。我跪在父亲面前痛哭着劝他说:“爸爸,你用生命撑起这个家,如果我不能为你做点什么,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你就愿意看着你儿子以后生活在愧疚中吗?”在我和妻子的再三劝说下,父亲又回到了医院,可是只维持了不到三个月时间,父亲就去世了。这个时候,我和妻子多年的积蓄都已经用得差不多了,这些钱原本是我们积攒下来买房子的用的。幸好妻子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并没有说一句埋怨的话。

  2011年7月,家里一个远房表姨来看望母亲,临走的时候把我拉到一边,问:“你知道你爸爸为什么生病吗?”我摇摇头。这位阿姨说:“亏你读那么多书,都白读啦。”见我迷惑不解的样子,她很神秘的对我说:“每个人都是有罪的,包括你,你没有认识到自己是个有罪的人,所以神发怒了,报应在你亲人的身上。”听到这里,我明白了,这位阿姨估计是个基督徒。我是不信这些的,但考虑到她是长辈,我没有反驳。没想到,她又从包里掏出一本书塞给我,很认真地说:“好好读读吧,不相信我的话,还会有新的灾难发生”。我以为是《圣经》什么的,拿到手上一看,书名叫《话在肉身显现》,我以为是基督教的其他宣传书籍,并没有在意,随手放在母亲床头的柜子里。

  大概过了不到两个月,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邻居的电话,说我母亲突然昏倒在家里的楼梯上,已经送往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了。我和妻子急忙赶到医院,经过医生抢救,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由于脑中风我母亲从此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因为我和妻子都要上班,没有时间照顾母亲,无奈之下,我们以每月2000元的报酬请了一个同村的亲戚代为照顾。家庭接连的打击已经让我筋疲力尽,因为母亲在医院住院近一个月,我请假的时间比较多,影响了工作,单位领导和同事又对我颇有微词,这让我更倍感压力。这天下午,我突然接到那位远房阿姨的电话,她说下班后会来找我,让我在单位等她。五点半左右,我在信用社门口看到了她,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她见了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你看,让我说到了吧,现在连你妈妈也生病了。如果你不信我的话,以后连你的工作也保不住,还有你的老婆孩子都会出事。世界末日就要降临到你的身上了。”说实话,如果是以前,我会头都不回地走掉,但想想最近几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也忍不住问自己:“难道真的是因为我有罪的缘故吗?我的家是再也禁不起折腾了”。于是,我答应回去看看那本书。当天,我去看望母亲的时候,顺便翻看了那本《话在肉身显现》。以前,我一直是一个特别努力、自信的人,可是经历了家庭的连番变故,我觉得对发生的这些事情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也许真的只有神的力量可以拯救我的家庭吧。我想,这个全能神应该跟基督教差不多,相信了未必有好处,但最起码也没有坏处吧。

  第二天,我电话联系了这位阿姨,想知道怎么样神才能帮助我和我的家庭。她问:“你信了吗?如果不是真心的信仰,只会带来更多灾难。”我说信了。她说:“你是一个有罪的人,如果你是真心诚意相信的,最少要相信18年才能弥补你的罪过,能做到吗?”我说能。她又问:“不管碰到什么样的困难你也不退缩?因为很多与神无缘的人,他们可能会反对你的信仰。”我说是的。她说:“好,从此以后,你就听神的安排吧。神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

  果然,过不了多久,阿姨就安排我参加他们的活动了,主要有聚会、悔罪、听讲道等。有时候,阿姨也带我去发展一些新教徒,她总是这样介绍我:“这是我外甥,大学生(后来我自考了本科),信用社主任(其实是副的),他都信了,还会有错吗?”因为除了上班,我经常瞒着家里跟着阿姨一起外出活动,很少有时间陪母亲和妻儿,妻子对我不但有了怨言,甚至怀疑我在外面有人了,因此,家里争吵不断。这个时候,阿姨就鼓励我说:“这是唯一的生命之路,只有能克服一切阻碍的人才能成功。你的妻子不相信神,如果你退缩了,你的家庭都会遭到报应。”在她们的劝说下,我搬到了单位的宿舍,一住就是一年多,我和妻子的婚姻基本上名存实亡了。

  2011年5月的一个傍晚,阿姨找到我说:“神交给你一个任务,让你去完成一个善行,奉献钱财就是一种善行,你要真心诚意地做好,至于钱的金额,当然是越多越好。如果你不能克服困难完成这件事情,说明你不是诚心信仰神的,后果你自己知道。”说实话,每个月母亲的医药费和护理费已经花去了我所有的积蓄,我手上根本没有闲钱。自从搬到单位宿舍后,跟妻子一直处在冷战状态,她甚至几次拿着离婚协议来找我签字,所以,我也不敢向她开口。无奈之下,我用自己信用社副主任的特殊身份,以每年三分的高额利息向我的一位储户借了30万,并将钱交给了我阿姨。很快到了年底,我光利息就要支付五万多块,这已经超过了我的承受能力,归还本金更无从谈起。为了不让事情曝光,我又以同样的利息从另一位储户手里借了10万,打算先将事情遮掩过去。谁知,两位储户很快发现我根本无归还能力,他们以诈骗罪将我告上了法庭。

  开庭那天,面对坐在一旁默默流泪的妻子,我站在被告席上无地自容。这几年我对家人亏欠得实在太多太多了。我入狱后,妻子承担了在家里照顾母亲和儿子的全部责任,而他们,至今仍然不知道我被判入狱的消息。在深深的高墙内,我终于明白,当我们的人生中遭遇不幸的时候,亲人才是最坚强的后盾,任何所谓的“神”,都是前来锁命的恶魔,一旦相信了,那将是一条不归之路。

(责任编辑:风雅 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