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我母亲的荒唐练功路

发布日期:2014年06月0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冯麟如(口述)徐华(整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我叫冯麟如,37岁,家住重庆市九龙坡区西彭镇东大街社区。我母亲叫李永碧,19487月出生,今年65岁,家住重庆市北碚区水土镇解放支路57号,是水土镇江北机械厂退休职工,原来在厂里一直是个能干人,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内退后一直在家里帮我带小孩,我们一家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  

  1998年的一天,我下班时看见母亲和几个老头、老太婆在路边似乎在做运动,他们不断的跟着录音机播放的内容在重复地做着一些动作。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看着他们快乐的身影,也没过去打搅她们。后来母亲回到家里,我就问她们刚才是在做什么,她说是在练功,可以净化身体,清理身体内一些不健康的东西。我看着她自得其乐的样子,心想老年人有她们自己的娱乐方式,也就没有过多的追问了。  

  可没过多久,我觉得母亲有一些反常行为了,经常叫一些人到家里来,而且每次都是在她的卧室里、房门紧闭,不让其他任何人进去,我觉得有点不正常。于是,一天晚上我就问母亲,你们到底是练的什么功?每次到我们家里来的都是什么人?母亲神神秘秘的从她卧室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本《转法轮》,说自己在练法轮功,那些人都是她的功友,我们是在交流练功心得。母亲还说练功不仅能强身健体,而且还能“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是在帮我们全家,让我们全家所有人不生病。顿时我觉得可能有点问题,让她把《转法轮》拿给我看一下,骗她说自己也学习一下。 那天晚上,我认认真真的的翻看了一下《转法轮》,记得那是李洪志19961月写的一本书,什么“消业”、“上层次”、“开天目”、“求圆满”,似乎说得有些道理,但感觉里面说的东西都是虚无的,凭空想象的,根本没有办法证实它的真实性,缺乏严密的逻辑,所谓的“师傅”李洪志把自己吹嘘得无所不能。第二天,我把书还给了母亲,善意的提醒她不要相信这书上的东西,如果她真的想练功,可以去练一些强身健体的东西。但母亲不仅没有相信我说的话,反而对练功更加痴迷了,与她的那些功友联系更加频繁、一有时间就在家里打坐练功。 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可母亲仍然对“法轮功”很痴迷,背着我和她以前那些功友出去练功。也就是在这年,我母亲开始出现心慌气踹,咳嗽等情况。 2000年,亲属、朋友看到她身体每况愈下,走起路来都有些费力,劝她不要再练功了,赶紧去看医生。可是,母亲却说,“师父”说过“遭罪就是在还业债”,现在生病,是因为自己修炼上了层次,正在清理出身体里一些不健康的东西,所以不能上医院去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就等于在做坏事。  

  接下来这几年,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心里发慌,头晕,咳嗽得特别厉害,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看到她非常痛苦的样子,母亲的老邻居、亲戚纷纷来到我家对母亲进行劝说,希望她不要再执迷不悟,一定要到医院去看病。可母亲却认为,我们都是她修炼道路上的障碍,只要跨越过去就能圆满。不论怎么劝说,母亲仍然在家继续练习“法轮功”,对着大师的画像,感受佛光普照,希望早日圆满,坚决不上医院。  

  母亲为了修炼,不仅把自己的退休工资用来印制“法轮功”的一些书籍、光碟,还动用家里的积蓄。眼看母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和父亲极力劝阻,但母亲的抵制情绪也越来越高,把我和父亲视为她修炼圆满的障碍,是  

  我觉得不能让母亲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和家人商量后决定搬到外地去,让她与那些功友断绝往来。后来我们全家几经周折才搬到西彭镇东大街社区安顿了下来,可母亲始终认为练习“法轮功”可以“上层次”,获得“圆满”,最终消除病魔,仍然坚持练“法轮功”。 2013年初,母亲病情更加严重,不仅心慌气踹,咳嗽胸闷,呼吸困难,而且四肢浮肿,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看着母亲痛苦不堪的样子,我和父亲硬把她送进了医院,经过检查,确诊患有尿毒症、继发性贫血、肾性高血压、高钾血症并伴有肺部感染、心功能衰竭、心包积液、胸腔积液、结石性胆囊炎等多种疾病,医院多次下达病危通知书,经过长期住院治疗后,母亲病情略有好转。 社区志愿者经常到医院、到我家来看望我母亲,劝说我母亲安心治病,还每周陪我母亲去医院进行23次的透析。母亲看着这一切,已经有所感悟,思想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并积极的配合治疗。 

  现在,母亲已经开始重新审视法轮功了。是啊,修炼法轮功这么多年,为何却疾病缠身?! 

 

 

卧病在床的李永碧近照 

 

(责任编辑:悠然)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