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李洪志“雷语”:受伤的不仅是亲人

发布日期:2014年07月1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 勇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人伦,做人最基本的底线,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严格遵守,一旦突破人伦底线,内受良知道德的谴责,外受芸芸众生的批评。李洪志为了博取人们的关注,实现内心卑鄙目的,罔顾人伦,屡屡说出挑战人伦底线的话,不仅伤害了亲人,也伤害了自己。观看李洪志“卖萌”,既为人们增添了笑料,又给世人提供了教训。 

  父母是我造,你说可耻不可耻? 

  苏联有一句名言,“父母之恩,水不能溺,火不能灭”,《子弟规》对儿子如何孝顺父母提出明确要求,“亲爱我,孝何难;亲恶我,孝方贤”。虽然李洪志在8岁时父母离异,没有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和快乐的童年,但是父亲毕竟是父亲、母亲毕竟是母亲,谁也无法改变。李洪志在骨子里不认父母,屡屡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来,毫无人伦可言。他说“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还说“我妈是我的魔”等等。李洪志当着弟子的面侮辱父母,除了潜意识对父母不满外,更重要的是为了神化自己、忽悠弟子,教唆他人修炼法轮功。百善孝为先。李洪志公开挑战人伦底线,虽然博取弟子一时关注,但不可能永远欺骗弟子,原弟子宋原念1994年撰写《揭发江湖骗子李洪志书面材料》,揭了李洪志侮辱父母的老底,成为“李神仙”抹不去的人生污点。  

  “幼女变师傅”,你说可笑不可笑? 

  李洪志只有一个女儿李美歌,内心十分疼爱,这种爱一方面使他视女儿视为掌上明珠,另一方面又把女儿带上邪路——修炼法轮功。李洪志传播法轮功初期,拉着女儿当幌子,频频制造“萌点”吸引弟子,其“卖萌”之态让人忍俊不禁。据早期弟子赵杰民在《三见证人:李洪志“出山”前后》中讲述,“李洪志平时的喜好是看鬼神片,他帮助人看病的时候,装神弄鬼,不惜拿他上小学的女儿做道具,先假装看病,再故意向女儿问医,让女儿扒在他耳边嘀咕,然后他再将女儿的‘药方’告诉病人。他说:‘我的女儿就是我的师傅。’”李洪志把女儿捧为“师傅”,看似神化女儿,实则神化自己,目的是吸引弟子前来看病,为聚敛钱财创造条件。李洪志称女儿为“师傅”时,李美歌才十岁,是黄毛丫头,而李洪志是关东大汉,每次都要弯腰贴耳,不断地点头称“是”,想象他们父女一唱一合的“表演”,你说可笑不可笑? 

  “搞不清我是谁”,你说可悲不可悲? 

  “没人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没有生命看到过我,没有生命叫过我什么。我也没有形也没有名……我就是什么都没有。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李洪志在《北美巡回讲法》这样描述自己。或许现场听到李洪志这样讲,一定认为他在瞎吹,其实不然,李洪志是为把自己描述成无所不能、无所不包的“宇宙主佛”,是内心野心的外在反映。古人说得好,人贵有自知知名。一个缺少最基本自知的人,他的内心只有本能的欲望,行为很难受到自我约束,结果必然害人害已,李洪志的所作所为恰恰证实了这一点。为了神化自己,自称“神仙”、“宇宙主佛”,要求弟子口口声声称他为“师父”;为了控制弟子,他先后推出了“清理身体”、“法身保护”、“地狱除名”、“形神全灭”等一系列歪理邪说;为了讨好背后的主子,他干着炒作“三退”、炮制“活摘”、叫嚣“迫害”的勾当等等,逼着自己带上“卖国贼”、“丧家犬”、“缩头龟”帽子,你说可悲不可悲? 

  行文至此,想起四川农村妇女谴责那些丧失人伦的人,“你这没人性的东西,还是人吗?”这怎么像说李洪志呢?不知远在海外睡不着觉的“李大仙”能听到否? 

(责任编辑:舍得)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