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李洪志究竟是尊什么样的“佛”

发布日期:2014年07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嘉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自从李洪志篡改生日的铁证再度集中曝光后,网上议论纷纷,“大法弟子”拜错了神佛,一时间已成定论。那么,欺世盗名这么多年的李洪志,究竟是尊什么样的“佛”呢?在此让我们来一探分晓。

  ——野心勃勃之“佛”

  李洪志思想上充斥着强烈攫取权力和称帝称王的政治图谋,有两首诗可以明证。一首是《游清东陵》:“三百岁月似流水,旧殿荒冢满目秋;谁知今日又来世,他日法正万古流。”把自己说成是转世的康熙皇帝,为自己君临天下寻找根据,制造舆论。另一首是《忆长安》:“秦川山水变,长安土下存。盛世天朝去,转眼千百春。何处寻太宗,大法度唐人。”也是借帝王来暗示要“度唐人”,即统治所有中国人,只不过此处是借了唐太宗之名。

  更为露骨的是2005年11月李洪志在旧金山讲法时的一段话,“假如说李洪志我今生就选择了当帝王,带领着一帮臣民在修炼,行不行?行!一定行!……真是那样也是未来的选择,那也是未来宇宙要求的。”赤裸裸地暴露出他的“帝王梦”,野心之大,叫人咋舌。

  ——行为碌碌之“佛”

  李洪志此人说起大话来满天飞,手底下却没啥真本事。且不说他的“神通”见不了光,他的“神迹”成不了真,单从他艰辛的求职路来看,就能识穿他根本是个浑浑碌碌之徒。

  1972年12月,李洪志母亲不顾咳血的病体向有关领导请求安排李洪志工作,尽管李洪志根本吹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在半是需要半是同情的情况下,还是被调到了吉林省森林警察支队文艺宣传队吹小号。在此期间,他始终没啥突出的表现,据当时的乐队班副班长赵新民回忆,李洪志是个朝三暮四的人,今天喜欢舞蹈,明天喜欢画画,后天又捣鼓木刻。“好像是兴趣广泛,实际上啥也不是”。1982年,转业的李洪志还是靠着岳父李振忠的关系,才调入长春市粮油食品供应公司保卫科工作。

  与其“帝王梦”相比,说他是“其言昭昭,其行碌碌”,岂非恰到好处?

  ——劣迹斑斑之“佛”

  要数起李洪志的劣迹来,恐怕没十天半个月的还真说不清楚。年轻的时候,他就有脚踢8岁儿童、围殴少年邻居的暴行。到了部队和单位,即有对首长挥以老拳、狂扎同事车胎的恶举。靠着法轮功发家以后,他又一手策划了妹妹李萍与孙森伦离婚、夺走两个外甥的阴谋。

  而在操纵法轮功组织方面,更是令人发指。编造了子虚乌有的“苏家屯活摘”事件,炮制了海量的“酷刑迫害”谣言,利用“伪装难民”滋扰世界制造混乱,趁着“三退”闹剧混水摸鱼,借着“神韵演出”抹黑中国传统文化,还千方百计地胁迫弟子为其当“义工”。近期网上还曝出李洪志对法轮功内部进行“大清洗”的内幕,以整顿之名清理一些不太听使唤的“老臣子”,一副卸磨杀驴的丑恶嘴脸跃然纸上。如此之“佛”,谁受得了?谁愿意拜?

  ——血债累累之“佛”

  李洪志为了加强对信徒的控制,编造了许多用心险恶的歪理邪说,使痴迷者们深信不疑。而正是这些邪说,夺走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笔者在《法轮功亡灵“哭墙”》专题中就找到了许多此类案例。

  如受其“圆满说”影响,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刘品清投井自杀,四川省犍为县下渡乡的董方成跳河自尽。

  受其“消业说”影响,福建省上杭县通贤乡阙忠辉以“修练法轮大法的,不能吃药”为由,拒绝了住院治疗,最后病重身亡;河北省青龙县土门子乡宋友玉自1997年迷上法轮功后再没吃过一次药,结果因破伤风导致伤口溃烂死亡。

  受其“法身”说影响,开封市退休干部李淑敏认为血压升高是“师父”在给自己调理身体,结果在练功时因高血压引起的脑溢血死亡。

  受其“除魔说”影响,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孙秀华伙同妹妹孙秀梅,将丈夫李森江绑在床上推压致其窒息而死。

  ……

  仅去年以来,暴毙的就有刘静航、谢春宜、李大勇等知名人物。法轮功不是一直在宣扬“恶报”吗?试问李洪志这尊大“佛”累累血债,是不是应该“向内找”一番,反思一下满身的罪孽呢?

(责任编辑:风雅)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