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且看“最雷教主”也坑子

发布日期:2014年07月1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淮乡子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凯风访谈《孙森伦的自述》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孙森伦的两个幼子孙宝圆、孙宝满被李洪志带走后,至今仅在网络上看到两三张照片,其他音讯全无,孙森伦念念不忘的舔犊深情显得十分悲惨凄凉。可以想象,兄弟俩在李洪志的魔爪下成长,迎来的必将是一个迷迷糊糊、孤单无助的童年。”自称可以“把整个人类超度到光明世界中的救世主”,现在居然把孩子带入了火坑。下面就看看李洪志是如何坑孩的。

  坑孩之一:把女儿当托 

  看病有“医托”,求学有“学托”,坐车有“车托”,社会生活中,“托儿”的身影无处不在。李洪志也会用“托”,且发挥的淋漓尽致,横扫无边。这不,为了实施李家的宏伟计划,他居然把女儿也用上了。“有时我还是劝她上学,但是她就是不肯上,我与李洪志说小孩子应该到学校接受教育才对,可是李洪志说李美歌上不上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孩子需要引导,他还说过,现代的这些知识都是从错误的基础上发展来的,这样上学不是耽误了小孩子吗?”(孙森伦《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

  在李洪志的教导下,其女儿李美歌一天中大部分时间跟随李洪志,包括每天的吃喝拉撒睡玩。李洪志逢人便说,女儿不是一般的小孩,以后自己的层次不如她,自己都要跟着女儿学习呢。看看,自己的女儿都以身试法了,小外甥跟着舅舅还会吃苦受累吗!“我不是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吗?最起码你所带的能量场是对你全家人都是有益的,因为你是在正法修炼,所带的那种慈悲祥和的力量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1999年5月《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凭李美歌的聪敏和秀丽,如果不是因为追随修炼法轮功的父亲,在中国至少可以考入名牌院校。现在反观李美歌在神韵艺术团的另类表现,现在至少可以进入国家名牌类艺术院校,当个演员有个正常收入体面生活是不成问题的。可惜呀,跟错了爹钱再多,常人也是难以接受的呀!李洪志把女儿幸福前程给毁了,可悲的是小女还蒙在鼓中。这一点,李洪志哪一点不是在坑孩。

  坑孩之二:舅舅比爸爸亲 

  李洪志对孙森伦的大儿子大宝有很深的感情基础,在秦国期间,孩子吃的、用的几乎都由李洪志提供,相互间情同父子。因此,无论是在公众场合还是在家里,李洪志对大宝赞赏有加。“这个小孩子有佛性,且根基特别的好,他不是一般的普通的小孩,天目已经早开,只不过他现在还很小,以后他修炼起来,会早得圆满,他比在座大多数人的心性都高……”(孙森伦《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

  也许是无利不起早,李洪志这样做有他的想法。见时机成熟,李洪志就直接说:大宝的名字就叫“宝圆”吧,如果以后你们还有孩子,无论男女,那么就叫“宝满”。如果还有三宝、四宝、五宝,可以叫“宝真”、“宝善”、“宝忍”就更好一些。后来,我的大儿子就叫——孙宝圆,二儿子就叫——孙宝满。(孙森伦《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对大舅子的作派,孙森伦虽然觉得两个儿子的名字太宗教化、太虚无飘渺,也试图有几次改名的想法,但最终被李洪志的花言巧语给予否定,结果只好依他。

  小哥俩取义“圆满”,李洪志说是希望他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和谐美满,结果呢?其妹妹李萍与孙森伦离婚了,“圆满”兄弟俩带走后也一去无回,弄得孙森伦妻离子散,无家可归,寄人篱下,老了老了落个悲催凄凉。兔子急了也咬人,孙森伦为了宣泄心中的悲愤,先是写书说真相,后又接受凯风网、香港国际网络电视台采访谈感受,气愤至极的孙森伦送李洪志八个字:因果循环,天有定数。其意味深长,让人感慨。这一点,明眼人一看李洪志也是在坑孩。

  坑孩之三:鼓吹“教育无用论” 

  大教育家陶行知说过,“教育工作中的百分之一的废品,就会使国家遭受严重的损失。”擅于鼓吹歪理邪说的李洪志就是睁眼说瞎话的人,他竭力鼓吹“教育无用论”,目的就是为自己贻误孩子前程所犯的滔天大错进行无责任的推托。

  首先,他否认父母教育子女的责任和义务,“你知道这一世你们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们不是一家人吗?……这一辈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辈子他是谁的孩子?”(《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其次,他鼓吹孩子的未来由他安排,教育没有用,“一切都安排好了,为什么还要教育?”(《欧洲法会讲法》)最后,直接攻击现代教育,即使连教育比较发达的美国也不放过,“但是现在哪,尤其美国,现在对孩子的放纵,那没法说了,那个孩子根本没有教养,整个教育是失败的。”(《欧洲法会讲法》)等等。

  可悲的是,小哥俩因为李洪志人为封锁相关信息,到目前为止仅获悉小哥俩是神韵艺术团的“台柱子”,其它难见信息流露。因此,小哥俩的生存现状也引起了众人的牵挂:他们会不会因修炼法轮功出现幻觉致走火入魔?生病后还会被拒药送医饱尝疾病折磨吗?长大后的小哥俩会成为又一个李洪志吗?等等。这一点,李洪志也是明目张胆的在坑孩。

  童叟也敢欺,这是人类所不耻。少年儿童就像一张白纸,对童年有诸多的好奇和幻想,他们的思考方式、人生观念和为人处世都不成熟。经过邪教教义和李洪志雷语的熏陶,在耳濡目染与潜移默化中,阴暗的种子在黑暗中滋生。陈果与刘思影的惨剧每每忆起便令人唏嘘。孙森伦在媒体的一系列控诉,就是告诫世人,无论李洪志怎么吹,如何擂,都掩盖不了法轮功组织制造邪恶坑孩的真面目。

(责任编辑:松舟)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