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雷语折射了李洪志哪些心态?

发布日期:2014年08月1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千钧棒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李洪志在《转法轮》里曾说:“作为一个练功的人要舍弃的心太多了,显示心、嫉妒心、争斗心、欢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种执著心都得把它去掉。”然而,信奉“话不说大点没人信”的李洪志,却在膨胀、扭曲的心理作用下,大量制造所谓的“雷语”。这些雷语掺合着“主佛”复杂多变的“人心”,印证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邪恶。

  落井下石心态 

  要知道,有求于李洪志的,多是老弱病残妇,他们本身都是疾病缠身、经济贫弱的人,急需得到别人的温暖。李洪志不仅没有同情心,还乘人之危加以打击、盘剥。他胡吹自己能“发功治病”“祛病消业”,甚至还能“拍直罗锅”、“穿墙取书包”、“推迟地球爆炸”、“勇斗蛇精”等,取得弟子的信任后,李洪志采用捐功德钱、发功收费等方式将病弱弟子的钱财搜刮殆尽。

  李洪志针对他们心里脆弱的特点,加大恐吓威胁,对他们落井下石。李洪志的恐吓“雷语”特别多,比如他说:“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因为两个时空的概念不一样,在另外空间里看,你的思维构成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够知道。”(《转法轮》)他还进一步威胁说:“要没有师父保护,那就一下得死掉。死掉了怎么修啊?我有无数的法身,和我长得一样。”(《悉尼法会讲法》)“我是可以彻底把操纵与利用邪恶生命的神与邪恶生命一起清理掉的。不管多高层次,不管谁操纵、谁利用的、谁安排的,我都可以一把抓在手毁掉。”这些雷人语言,致使弟子失去最基本的判断能力,成为任人宰割的对象。

  诱骗他人心态 

  李洪志的雷语,针对不同的人群需求,诱骗弟子进入法轮功。针对那些家庭贫苦、喜欢幻想的弱势群体,他就极力鼓吹法轮世界的美好,他说:“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花是金的,鸟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到了那里找不到一块石头,花的钱据说就是石头。”(《转法轮》)“我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人不相信神,让神真实地体现给人看。”(1998年5月《欧洲法会讲法》)像天安门自焚案中的陈果,就是痴迷李洪志描述的天国,结果毁掉了自己的前程。

  李洪志针对生病人群“雷语”频频,鼓吹自己的神功,诱骗弟子上当受骗。他说:“说练功人怎么会得病呢,我告诉你练功人根本就不会得病的。因为你身体已经存在这种高能量物质了,那个病一上来就发掉了,它根本就不敢靠近你了。”更牛的是他的“拍直罗锅”雷语,他说:“我正在上课的时候,进来一个罗锅儿,有四五十岁呀,那个罗锅的那个驼背呀,驼得很厉害,后边儿就象背了个大包袱一样了,进来了,要治病,他说他很痛呐,还痛. 我一看,我也不能不管他呀,我说这样吧,我说大家先耽误一会儿,啊,我给他看看,看一看,我拍了,我给他整呀, 拍了五下,然后呐,我一顶他,那个罗锅立刻就直了。” 这些雷语说的有声有色、振振有词,诱使信徒产生强烈的向往,自然被李洪志诱进了法轮功。

  极度张狂心态 

  骗术的屡屡得手,助长了李洪志的张狂心态,他开始肆无忌惮地胡吹,肆意攻击科学、文化、历史等。

  李洪志狂妄无知,要管理“全人类”。他说:“我的法身多的不能用数字来计算,数不过来。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他攻击宗教、玷污佛的名誉。他说:“你知道吗?他们一见我怎么磕头的,你知道吗? 他们能看出来,我是比佛大,好多佛为了找我,死了很多的佛,一个蹬一个,往上找我”;他攻击同性恋者。他说:“我告诉大家,我今天要不传这个法,神首先消灭的对象就是同性恋者。不是我来消灭他,是神。”;他胡乱否定历史,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了多少人,希特勒屠杀了多少人,这些都是天象变化带来的。”

  李洪志的极度张狂,是由他的狂想、自卑造成的。他在现实世界极度自闭、怯懦,常以自我为中心,造成性格缺陷、世界观扭曲,最终与人性、法治背道而驰。

  否定伦理心态 

  李洪志直接否定生养他的父母,鼓动弟子脱离家庭,跟随他去卖命。他说:“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没人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北美巡回讲法》)“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

  他还直接鼓动“双修”,借以瓦解伦理道德的基础。他说:“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男女双修……男女双修的目的是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他还引导弟子怀疑攻击社会,他说:“你们知道中国社会已经到了什么成度了吗?乱伦,整个社会的乱伦,你想找一个纯粹的女孩子、纯姑娘都很难。它为什么这么坏?”

  李洪志最害怕弟子回归家庭、社会,极力毁谤以家庭为体系的社会伦理道德。他反复要求弟子去亲情、去执著,大量事实可以证明,一些人因迷恋于法轮功,丢掉了自己的事业,淡漠了感情的交流,产生了变态的心理,从而造成了家庭的破裂和亲朋关系的疏远。

  卖国求荣心态 

  李洪志向来是否定民族的,甚至没有一丁点的“民族性”。他狂言“民族是以血统区分的”,又说“中华民族是中共X党强加的一个概念,是根本不存在的,这血统也不一样啊,满蒙汉回藏苗多了去了,中华民族这叫什么民族呀,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中华民族”,极其无知、无耻!他还说:“实际上中国的国家形式与内涵都是不存在的”,教唆弟子放弃心中的国家与民族界限,放弃基本的爱国主义和民族观念,跟着他李洪志走反华卖国的道路。

  民族心丧失之下,是操守和气节的丧失。在法轮功被取缔之时,李洪志早已逃之夭夭,投进西方反华势力的怀抱,沐猴而冠,挟洋自重了。他竟然叫嚣:“哪是中国呀?谁是中国人哪?”2009年7月,李洪志在一次讲话中说: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是中国人转生的,中华民族根本不存在;伏羲女娲是魔、是邪灵、是蛇精,汉族人是蛇灵造的,汉族是起负面作用的民族。李洪志还说,他在历史上建立了大清王朝;所以汉族人不支持法轮功,因此他要惩罚、淘汰、毁掉这个民族。连民族和祖国都可以出卖,试问有谁能无耻到这个程度。

  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李洪志虽躲的了一时,却逃不过科学、正义的眼睛。雷语虽然雷人,却塞满了败絮,最终将李洪志卑劣的灵魂暴晒于世人面前。

(责任编辑:苏 宿)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