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狂”就一个字

发布日期:2014年08月1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季东文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李洪志自称“宇宙主佛”,以红袍袈裟混迹于世, 曾吹嘘自己“八岁具大神通”,时至今日已是位“老佛”了,但一些陈年旧事却映射出了李洪志的“狂”,一个字就能展现“伪佛”的真面目和肮脏的人格品质。我们不妨细细品读些许。

  好勇斗狠为私“狂” 

  据“主佛”在解放军201部队的战友王国庆回忆,“主佛”在部队期间曾经偷鸡顺果,一次性偷过老乡11只鸡——在那个时代,11只鸡几乎顶得了一个农村家庭一年的零花钱。据“主佛”在长春市建设广场居住时的邻居介绍,李洪志性格暴躁,为人蛮横,曾因言语不和等原因,带人围殴邻居,还曾拿着菜刀跟人干仗,被抓进过派出所。不仅如此,李洪志连老人小孩都欺负,曾一脚把一位八岁的孩子踢出一米远,并扬言要连老人小孩一起打。因为几句口角,粮油公司的女同事被李洪志“用钢锥猛扎前后轮胎,总共扎了80多个针眼”。

  夜郎自大为名“狂” 

  李洪志自封“宇宙主佛”,篡改年龄,杜撰简历,吹嘘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信奉“话不说大点没人信”,所以吹起牛来肆无忌惮。他说自己是唐太宗、岳飞、康熙皇帝转世,“我的功能超过释迦牟尼几十万倍,另外我的法身遍地都是”,“我的脚底下每一个灰尘, 都有我的法身无数亿个,你们有了难的时候,喊一声李洪志老师,我的法身马上就到。”“这个宇宙我最大,连我的爹妈也是我做的。”尽管“主佛”李洪志一再声称自己“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但对于“主佛”的大神通,不管是常人还是“大法”弟子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形”。

  颐指气使为权“狂” 

  轮内“四大家族”争权夺利,李洪志教主地位岌岌可危。于是李洪志总是将轮内矛盾的原因归咎于大法弟子,习惯于随心所欲地责怪与臭骂,害怕自己的权威被挑战。李洪志对弟子进行“棒喝”几乎成了每次法会的必修课,在面对轮内错综复杂的矛盾越来越力不从心,除了臭骂弟子,发泄怒气外,已黔驴技穷、无计可施。这可苦了多年来一直为其真心卖命的大法弟子们,为了学法精进,自己虔诚付出、无私奉献,到头来却吃力不讨好,不仅得不到师父的理解与支持,反而经常遭致非难与指责,让人寒心啊。

  骄奢淫逸为色“狂” 

  已然成“佛”的李洪志,放纵自己的感官享受,贪恋人间美色。十七、八岁在军马场时就曾为了一个女孩跟哥们儿王国庆争风吃醋。当兵期间,李洪志送纸条、写情话,连追两名姑娘遭拒。在泰国探亲期间,年届不惑的李洪志乐看“人妖”表演、喜洗“鸳鸯浴”。在北京传功时,他曾因对女学员图谋不轨被告到中央信访部门。他与纽约佛学会的负责人易容一起闭关,与易容有了私生子,甚至有人称易容为“二师母”。李洪志“御封”刘崭为前世“皇后”,被妻子“现场捉奸”还藕断丝连,破例安排刘崭到新唐人电视台工作……至于借“修炼大法”的名义与众女弟子邪淫乱伦,更是乌七八糟,为人不齿!

  五、两面三刀为医“狂” 

  李洪志深知以人的血肉之躯无法抵抗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有病治病、没病防病才是明智选择,否则病入膏肓神仙也救不了,于是,李洪志和家人生病时便纷纷住院治疗。李洪志本人曾在长春多家医院就诊,还做过阑尾炎手术,主治医生和病历资料均有据可查。面对“法轮功”骨干纷纷死亡,李洪志无能为力 :“法轮功”“医学博士”封丽丽患癌病重,李洪志绝口不准其住院,博士流泪亡故;2011年9月,香港“法轮功”骨干麦穗英在地铁站晕厥死亡,不见李洪志“法身”施救;2012年,李大师妹夫李继光病重,李洪志“御笔”特批住院治疗,终也无法救回李继光的命;今年“法轮功”骨干李大勇病重时,有人质疑他何以会生病,李洪志以一句“山上的风太大”搪塞过去……在二十几名“法轮功”骨干亡故后,李洪志为了推卸责任,把他们的死因归结为“修得不好”或“旧势力太大”。

  李洪志的“狂”远不止于此,害人之深、毁人之痛,罄竹难书,希望善良的人们看清其丑恶的面目,珍爱生命,远离邪教!

(责任编辑:皓白 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