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毒誓”逼疯了妈妈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0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赵祥(口述)心水(整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8月21日,我在电视上看到招远“全能神”邪教杀人事件的审判报道,使我不由地想起了被“全能神”害得精神崩溃、每日吵闹着要离家出走的妈妈,内心更是充满了愤怒。

  我是山东日照人,大学毕业后在烟台定居,弟弟跟我一同在烟台上班。爸、妈都五十多岁,。2008年国庆节我和弟弟回到日照家中,妈妈拿了几本书给我们看,说:“世界末日要来了,只有跟着‘全能神’,才能保佑咱们全家平安。”弟弟问这“全能神”是什么,妈妈说是“耶稣化成肉身的女基督”、“能消灾避难的神”,我们当时便以为妈妈信的是基督教。后来总听爸爸说妈妈每天早早出门,一整天都见不到人,还神神秘秘的往家里拿一些资料,嘴里不停念叨 “阿门” 、“感谢女基督”、“感谢神”……爸爸问她每天出去做什么,她说自己得去“传福音”,因为写了“保证书”,每天做什么“神”都会知道。家里人觉得奇怪,从来不知道信仰基督教每天要往出跑,还得发誓、写保证书。2012年,在公司和同事李经理闲聊,他说现在流传的所谓“世界末日要来了”、“三天三夜的黑暗”都是邪教“全能神”唬人的,我听见“全能神”、“邪教”,便警觉起来,赶快上网查询,发现妈妈信的所谓“基督教”不就是邪教“全能神”吗!我立即和公司请假,叫着弟弟回家找妈妈,等到晚上10点多妈妈才回家,全家人强烈反对妈妈继续接触“全能神”,妈妈看见我们态度都这么坚决,又听我说了在网上找的资料,思想动摇了,还说之前确实给他们“捐过钱”、发了“毒誓”,她答应我们把“学习材料”上交,和“学习小组”不再来往。全家人没想到是,这场“全能神”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2013年春节,妈妈外出给我和弟弟买我俩最爱吃的排骨炖鸡,不小心踩在垃圾箱旁边散落的乳胶漆桶上,滑倒并摔伤右手,经医院诊断是筋键拉伤。妈妈在家休息期间,一个自称是妈妈朋友的人来我家,神神秘秘的把妈妈拉到角落里说话,还掏出手机给她看,坐了一会就走了。妈妈当时脸色不太对,显得有些恐慌,我问妈妈怎么了,之前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妈妈说那是她以前“学习小组”的“上级”,我听了特别生气,便问妈妈:“她和你说了什么?”妈妈不回答我,只顾着念叨:“这是对我的惩罚啊”、“要遭报应了”……直到当天下午,妈妈的情绪稍微平复些,和我们说起当时要退出“全能神”的时候,她的“上级”就警告说:“要是亵渎‘圣灵’将永远灭亡”,“‘神’一定会惩罚你和你全家人”,那个人的手机上就有“神”发的照片,是妈妈的照片,“神”因为她退出“全能神”要惩罚妈妈,妈妈当时在“起誓书”上发的“毒誓”即将应验了。我们听后觉得太离谱了,安慰妈妈好好养伤,不要乱想,这都是邪教唬人的,千万不要信。可妈妈还是很害怕,从那天起妈妈便很少出门,只顾在家做祷告,不停念叨“我得罪了‘神’”、“求求‘神’不要再惩罚我们全家了”……看见妈妈这样我非常心痛,想尽办法劝说妈妈,还找了亲戚朋友劝阻她做这种祷告,妈妈却根本听不进去,每天浑浑噩噩,无法继续正常的生活。

  2014年5月,因为我的腿上长了个良性结节,需要做切除的小手术,怕爸妈担心多想,就没和家里说。手术刚刚结束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说妈妈又开始闹了,从凌晨2点开始嚎啕大哭,整整一天不吃不喝,还在家里大叫大跳,他已经拦不住了,让我快回家想办法。我强忍着伤口的疼痛,不顾医生的劝阻,开车赶到家里。眼前的一切让我的心都碎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妈妈就像变了一个人,目光呆滞,看都不看我一眼,自顾自地跳着“全能神”的“祷告舞”,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口中念念有词,内容就是“阿门感谢神”、“我们全家就要死了”、“神要惩罚我们全家”……我大叫着抱住妈妈让她停下来,可妈妈就和不认识我一样,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力气,把我一下子推倒在地,我腿上的手术伤口碰到凳子开始止不住的流血,爸爸只好先把妈妈用绳子绑在椅子上,叫来邻居帮忙看着妈妈,把我送到家附近的诊所止血。在诊所打吊瓶时我问爸爸怎么回事,原来,妈妈前天说出门买东西,一直到天黑还没回家,爸爸到处都没找到她,在家里等到晚上12点,妈妈回家后什么也不说,爸爸问的急了,她就说了一句话:“我们全家要死了!”接下来的几天就开始了这种疯疯癫癫的状态。

  第二天,妈妈安静下来稍显清醒的时候,我问妈妈:“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做?”她说:“他们让我看电视了,就是电脑上的视频,那上面都演了,我们全家都要死于非命,车祸、爆炸……”还念叨:“我要灭亡了,这就是地狱!”、“我身边都是小鬼、黄鼠狼”、“我看不见光明了”……看到妈妈这种状态,我很痛苦、很无助,想起从小到大,妈妈一直为我们奔波,握着妈妈的手,还能感觉到她的手上都是老茧,我觉得自己特别没用,为什么没有提前发现,一直以为她信的是基督教,怎么和招远那几个杀人狂徒一样,是邪教呢?!她再也不是那个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瘦了的妈妈,看见我腿上缠着绷带也不问我一句,好像对亲情已经没有了感觉,她甚至认为我们反对她信“神”,我们都是“恶魔”和“邪灵”。弟弟还没有结婚,我对妈妈说你这样影响不好,她也一样无动于衷。

  没过多久妈妈就总是要拿钱、拿行李往出走,吵着出去“避难”,在家里一会拿起行李、一会到处找钱包,说“快快快、来不及了,房子要爆炸了”要不就是:“你和弟弟要出车祸死了”等等,全是胡言乱语,我们不敢再让她出门,真的害怕她一出门,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为了防止妈妈再出去接触那些人、离家出走,我和弟弟放下了工作,在家里轮流看着妈妈。我们所在的街道了解到家里的情况,找了两位反邪教志愿者帮助我们一起做妈妈的思想工作,还给她看了揭穿“全能神”骗人手法的视频,不断减轻妈妈的恐慌和紧张。最近,妈妈的精神状态平复了许多,但整个人也憔悴了很多,多么想念曾经开朗乐观的妈妈,都是“全能神”害了我的妈妈。

(责任编辑:皓白 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