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雷语”“神”解(图)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0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白 云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网络上常常见有“神”回复,语惊四座,叫人大呼过瘾。鉴于李洪志多年来“雷语”不休,笔者就捡几个出现频率颇高的关键词来作个“神”解,以博网友们一笑。

  ——“神通”者,神而不通 

  要说起“神通”,李教主的花样、分量,肯定是宇宙间最足的,随手拈来就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还“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功力比释迦牟尼高几十万、几百万倍”。像为弟子“清理身体”、帮弟子“地狱除名”、让弟子“青春永驻”等,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玩意。

  但现实中李洪志的“神通”从来没有灵验过,先不说骨干弟子处境大多悲惨,即使是他自己,也照样逃不过中国政府的通缉和美国政府的法律惩罚。所谓“神通”,不过如此!

  ——“恶报”者,恶而不报 

  凡是不站在法轮功这一边的,他们就一律以“恶报”伺候。这种架势恶则恶矣,可最后都是言而无果,毫无杀伤力,只能被认定为下三滥的放空炮。

  司马南从1995年起就开始揭批法轮功,于是李洪志就发出恐吓:“我遥距给司马南装了个法轮,但是司马南这个法轮是逆转的,所以今年司马南就得双目失明,明年司马南就得叫汽车剪去双腿。你不信你看?”可司马南今年还在凯风网公开亮相,看起来身体健康得很。至于周锦兴就更不用多说了,不但打官司赢了法轮功,还几次邀战李洪志,期间也收到过“反法轮功者,将会万劫不复”的恐吓,对于周社长来说,毫发无损,今年还两次撰文“挑战李洪志”,李洪志却一直龟缩,不敢出声。所谓“恶报”,不过如此!

    

    (图为周锦兴声讨李洪志的檄文) 

  ——“神迹”者,神而无迹 

  法轮功媒体上报道过的“神迹”,林林总总,数以万计,可其中有哪个真名实姓、目击证人和确切时间呢?事实上一个都没有。以《转法轮》中的“经典”“神迹”为例,不管被吉普车撞还是骑自行车跟轿车撞了“连包都没有”,还是铁管子砸头上“像没事人一样”,一律无名无姓,也没有旁人佐证,统统无迹可寻、无从查证。不过,真正的“神迹”,在李大师本人身上,倒是略见端倪。通过观察照片,就能清楚地发现,李“主佛”的芳容,也经不住岁月摧残,早已从一个青涩少年,成为一个邻家老汉。所谓“神迹”,不过如此!

    

    (图为李洪志逐渐变老的照片组合) 

  ——“威德”者,威而无德 

  李洪志多次强调,只有树立“威德”、积累“威德”,才能实现“圆满”,最终成为“神佛”。虽然事实早已证明,“圆满”不过是镜花水月,但“威德”二字用在李洪志身上,却是再合适也不过,因为他实在是太有威而无德了。

  先说威。李洪志出场则阵容恢宏,处处是鲜花、大屏幕等高规格待遇,弟子们无不眼巴巴在边上候着,唯恐一个不周招致“师父”不悦。只要是他讲出来的话,那可都是“法”,事后在媒体上一发表,弟子们都要拿来当圣旨一般读。而且他喜怒无常,逮到谁就骂谁,就算拿出“大审判”、“毁灭”等凶狠的字眼来威胁,也没有人敢当面反抗一声。如此种种,够威吧!

  再说德。照理讲,李洪志你啥便宜都占了,总也该讲点德行,给别人留条活路吧。可他偏不,处处逼人以绝。像“1·23”自焚事件后,几个受害人已经那么惨了,李洪志还要在伤口上撒盐,说死者刘春玲是“三陪女”,说郝惠君母女是“迫害法轮功的政治标本”,让受害者在精神上受到比肉体更重的创伤。还有他对“义工”们的态度,呼之则即来,一旦生病、受伤了就弃之如草芥,如果万一不幸丢了命,就来个秘而不宣了事,那摔死在工地上的柳济南,不正是这样的遭遇吗?当然了,别说是小小的柳济南,就算功劳赫赫如李大勇者,死后妻子刘鸣鸣还不是一样孤苦无依,李洪志照样不闻不问?无德若此,夫复何言?

    

    (图为自焚前后的郝惠君和陈果) 

  说到底,“神”解只是“解剖麻雀”、典型分析,对于众多法轮功痴迷者来说,只有认真回顾自身遭遇,彻底认清骗局,勇敢面对现实,才是正解。

(责任编辑:湖一亭 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