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哀莫大于心愚(图)

观“招远案”庭审视频有感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1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 聿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8月21日,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由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到庭。8月23日,央视公布了当天的庭审现场视频。笔者反复观看了这个14分37秒的视频,不禁感叹:哀莫大于心愚。

  ——邪教会造成痴迷者的认知偏执 

  据这个全能神邪教小团伙的“大姐大”吕迎春供述,事发当天(2014年5月28日),他们这伙人向麦当劳快餐店内顾客索要联系方式时,其他人表现得都较为友善,属于“神拯救的对象”,唯有受害人吴硕艳态度敌对,她和张帆一致认为吴就是来捣蛋的“邪灵”、“魔鬼”。在正常人看来,电话号码当然不能随便给素不相识的人,可邪教痴迷者则奉行的是“顺我者善,逆我者邪”,其认知的偏执,超出正常思维。所以吕迎春说:“我看到这个女的时候,就确定我之前的一个判断,就是来攻击我的这个邪灵,可以准确地说是恶灵,就是这个女的。”

 

  吕迎春认定不愿提供电话号码的受害人是“邪灵” 

  ——邪教会造成痴迷者的精神臆幻 

  张立冬的大女儿张帆在庭审中交待,吕迎春首先感受到受害人吴硕艳身上有“邪气”向外流动,可能会吸走自己身上的功能。吕告诉了张帆,张帆也感受到吴的衣服内有“很明显的异常的气流在鼓动,但是当时没有风”。公诉人问“你觉得这气流是什么”,张帆认定是“邪灵发出的超自然的力量”,并称自己着着实实感受到“邪灵在袭击自己”。在张帆看来,她坚决地要弄死吴,是源于自卫本能。我相信,吕迎春和张帆没有说谎,要知道,邪教痴迷者走火入魔,出现幻视幻听现象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原本就神神叨叨的人极容易误入邪教,二是邪教的思想洗脑和精神麻醉易让痴迷者产生精神臆幻。

 

   张帆称感受到了受害人衣服内有“异常气流”鼓动 

  ——邪教会造成痴迷者的自我膨胀 

  邪教痴迷者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自我膨胀,吕迎春早就说过:“我认识全能神,是1998年12月。我从小就知道我是神自己,1998年我看到全能神这本书里面有长子时,就认定自己就是长子了。……最后,我发现我就是神自己。”故意杀人案主谋之一的张帆在此次庭审中则说:“我不认为她是受害人,她是‘邪灵’。我是神自己。我能区分‘恶灵’和人类的灵魂。判死刑了,我们也不会死。”这是何等的狂妄嚣张!然而,在这狂妄嚣张的背后,是深中邪毒,是精神受害。她们为何如此自我膨胀,都是拜邪教毒害所赐。既然自认为“神”,就有了生杀予夺的大权。于是,吕迎春看到有人要报警,立即发出“谁管谁死”的恐吓。

 

  自封为“神”的吕迎春恶语威胁报警者(音像证据) 

  ——邪教会造成痴迷者的价值畸变 

  在邪教痴迷者看来,他们的一切言行都必须符合“教义”、“神意”,至于常人的是非观、价值观,根本不值一提。在庭审中,张帆被问及杀人用意时,一口咬定吴硕艳是“吃人的恶灵”,称如果不打死她,不仅自己会被吴祸害,而且会有更多的人被“邪灵”夺去性命。按张的说法,她伙同其他犯罪嫌疑人殴打吴硕艳致死,不仅无罪,而且有拯救他人性命之功。

 

  张帆坚称除“邪灵”(被害人)是为了挽救更多人 

  ——邪教会造成痴迷者的穷凶极恶 

  在整个庭审中,犯罪嫌疑人对殴打受害人致死的凶残行径供认不讳。起先是张帆用椅子砸;后来是其他多人用拖把猛打、用椅子打,拖把都打断了;再后来是张立冬用脚狠跺头部。被害人钻进桌子底下,被拖出来再打,直到发现已经不能动弹了,还不肯放手。所有行凶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死她!”。张立冬代称:“我用拖把打,因为张帆和吕迎春说她是邪灵。(拖把被打断后)我就用脚跺她的头面部,用脚跟跺。当时她已经不动弹了,就是要把她打死。”在这帮邪教信徒看来,他们这样做,正是维护了神的权威,因为全能神的教义说,“人要绝对顺服神,听神使唤”,“凡不承认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是乱基督,都是神的仇敌”、“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

  公诉人出示的行凶现场的录像证据(第四张) 

  纵观整个庭审中每个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我的直觉是,他们所说都是发自内心,是真诚的、执著的。也正因为真诚和执著,才更显得愚昧,无可救药的愚昧。有道是,哀莫大于心死。针对“招远血案”,我倒觉得,“心死”者通常只是损己,未必害人;“心愚”者往往是害己亦害人,故云:哀莫大于心愚。

(责任编辑:飞 扬)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