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华藏教主VS法轮教主 (图)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2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凌 霄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和法轮功教主李洪志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有劣迹,都善于伪装、编造和吹牛,都精于敛财、猎色,可谓沆瀣一气,算是“邪界”师兄弟,且看俩教主大PK。 

  ——劣迹大PK,看谁更混蛋  

  吴泽衡干坏事的“修为”与李洪志旗鼓相当,少年时期就品行不端,劣迹斑斑,经常玩弄女性、耍流氓,曾因与一名有夫之妇同居,被派出所收容审查;1991年11月,因涉嫌诈骗、流氓罪被惠来县公安局收容审查;2000年,他因擅自发行股票罪、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罚金250万。 

  李洪志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总是个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从小暴打邻居,1977年在长春市建设广场居住时,将邻居王大妈的八岁儿子一脚踢出一米多远,孩子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王大妈质问他为什么打小孩子时,李洪志非常蛮横地说‘小孩子碍我的事就得打’,还扬言要连王大妈一起打。”;还有一次,因一言不合,便把邻居小石打的“满地滚”,后因多次打伤人被抓进派出所;李洪志的另一位邻居小石则控诉说,有次他正在楼下磨刀玩,李宏志(李洪志)见了问他磨刀干什么,他随口答了一句“不干什么”,李洪志转身就走,不一会竟带来5个年轻力壮的人,没等小石反应过来,就把他围在中间暴打一顿,然后拂袖而去,由此成为远近闻名的“打架大王”;李洪志的邻居杨大爷说:“李洪志不但暴打小石,还拿过菜刀跟人干仗,曾被抓进过派出所,像这种人连基本的德性都没有,还讲什么‘真善忍’,简直是个十足的骗子”;在长春市粮油食品供应总公司上班期间,捏造事实,陷害科长;更为甚者,李洪志居然为一点针鼻大的小事,把女同事高秀岩的车胎狂扎80多个针眼,实在让人对这个心胸狭窄的“主佛”嗤之以鼻,应该让弟子们都来品评一下“主佛”的修为;在军马场服役期间,李洪志最大的绝活就是偷鸡,最多有一次抓了11只……类似的坏事实在太多了,用无恶不作来形容都不为过。试想,如果弟子们知道师父的这些坏事,还愿意继续跟他混吗? 

  在第一轮比拼中,不分胜负,二人都够混的! 

  ——造假大PK,看谁更能骗  

  吴泽衡宣称自己“7岁承曹洞禅门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岁入山随师修行、习武、研读兵法;德禅方丈(少林寺住持)将少林寺镇山之宝‘宜山画’传承给他,从而获得禅宗衣钵传承,成为少林寺第三十二代传人”。后经少林住持证实,这纯属编造;吴泽衡还声称自己前世是秦始皇、唐玄宗等大牌皇帝,于是自封法号“觉皇”,是“贯通三界,统摄教宗”的“皇中皇” 

  李洪志也不甘示弱,在“小传”和“简介”中说自己自4岁起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 8岁得上乘大法;12岁起经道家高人八极真人的师父传授道家功法;1970年开始密修长白山高人李将(道号真道子)传授的大道功法;1974年以来相继接受20余位佛、道师父传授,达到功深莫测。李洪志通过修改生日,暗示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自诩是“宇宙主佛”,然后又写了《忆长安》、《游清东陵》等歪诗,明确表示自己是唐太宗、康熙皇帝转世。 

  这一轮比拼,李洪志技高一筹,不说别的,这唐太宗就比唐玄宗辈份高。再说,“觉皇”再大也没大过“宇宙主佛”。但不管谁胜,最终也都是假的。因为他们自吹“童年早修”的时候,其实都在读常人的小学呢。 

   

  图为“宇宙主佛”李洪志和“觉皇”吴泽衡 

  ——神通大PK,看谁更能吹  

  吴泽衡吹嘘自己拥有“天眼通”、“宿命通”、“遁化功”等神奇功能,“可以预测一些将要发生的事情,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可以掌握他人命运,决定他人的生死”,事实上吴的“预言”从来没有应验过。比如,吴称徐州2012年将有大地震,但徐州并未发生地震,吴就辩称“那是师FU将地震转移到别处去了”。他还吹嘘能够“对话治病”,能将碎了的手机屏幕瞬时复原,可弟子让他验证时,又说弟子心不纯。吴泽衡还称自己有“分身术”等神奇术法,在一次讲座中他信口开河道:“我一米七三的个头,如果想走,就以很快的速度缩小,只剩一点点,然后化作一道佛光,就没了。”不过,奇怪的是吴泽衡曾三次入狱却一次也不曾化作一道佛光逃脱掉。第一次,曾因与一名有夫之妇同居,被派出所抓获;第二次是在1991年,因涉嫌诈骗、流氓罪,被惠来县公安局刑警队抓获;第三次是2000,他因擅自发行股票罪、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足见其所谓的“分身术”是十足的“蒙人术”。 

  李洪志则吹嘘自己8岁就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特异功能;他还自吹能遥视,能看到地球的那边去;同时还吹嘘自己有无数“法身”能保护弟子、还能为弟子“消业祛病”。不过,李主佛的这些神功却从来都没展示过,确切地说是不敢展示,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神功可以展示。因为在1991年贵州记者招待会,记者要求李洪志展示神功,李洪志却羞得无地自容。就连一个常人的挑战都不敢去面对,何来的“神功”? 

  看来,吴、李二位的神功都是嘴上功夫,只是李洪志更能吹一点,但吹得太过离谱。 不过,“觉皇”也好,“主佛”也罢,不管他们如何吹嘘,现如今一个被收监,一个卖国求荣靠西方主子保护。那些所谓的“神功”都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谎言。 

  ——敛财大PK,看谁更能搂  

  吴泽衡搂钱方式花样百出。一是收取拜师费、奉献金。除收取新发展的信徒5000元拜师费以外,再从信徒的帐户中收取供养款和奉献金,其金额不等;二是向弟子兜售开光法器及避灾法器,如戒坛方、大日如来佛等。忽悠弟子:“圣物和法器都会显灵,都能在暗中保护弟子的人身安全和健康,有“躲灾避难”功效,还能惠及亲朋师友”;三是向弟子高价兜售其字画,价格高达50万元;为7名办企业的弟子各刻制一枚黑檀木印章,并为其加持,每枚收费5 .5万元,大捞了一把;四是通过举办“觉学禅修营”、“禅修之旅”、“青少年特训班”等各类培训班收取学费(如“觉学禅修营”培训班每期4天左右,费用高达8000多元);五是以被判刑时追缴的200多万罚金一直未缴纳,现在法院催缴为由向弟子“借”钱,总计将近300万;六是向弟子收取聊天费。吴泽衡与22名企业家弟子进行了网络“法会”,收取每人聊天费5000元;七是卖书敛财,这些书通通高价卖给弟子,获利频丰。 

  在搂钱方面,李洪志毫不逊色,创立“法轮功”邪教之初,疯狂办培训班,狂赚几百万;仅卖假佛像一项,至少又赚几百万。另外向弟子兜售《转法轮》、《小传》等书更是大赚一笔,还有光碟、挂历等等,不计其数。据《法轮功问题简明手册》中写道:“李洪志及其法轮大法研究会自1992年至1999年底出版并销售了大量法轮功宣传品,纯利润达4220万元人民币”。李洪志仅在境内敛财就达1.39亿元以上。逃到境外以后,在西方主子主子的支助下,创办了不少更能赚大钱的各类媒体。如2005年,美国国际开发署就批出2000万美元拨款。2010年,美国国务院决定向“法轮功”设立的号称“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的软件公司拨款150万美元,协助其研发“翻墙”软件。有西方主子的“实力”支撑,使李洪志的腰包更鼓了,赚得钵满盆溢。李洪志在国内的北京等地购买多处豪宅,又在美国购置了33处房产,总面积超过百万平方英尺、总价值超过千万美元房产(见图)!同时还购置了奔驰、宝马等多辆豪车(见图) 

  这轮比拼,还是李洪志占上风。两位邪主都是视钱如命的主,都是贪婪成性,都会及时行乐。只是苦了那些被骗的傻弟子。 

         

李洪志美国豪宅之一                  李洪志的部分名车 

  ——贪色大PK,看谁更荒淫  

  吴泽衡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增强法力”、“他的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等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信徒与其发生性关系,有的为其生了小孩,有的为其多次堕胎,有的甚至因为多次堕胎可能已经导致不孕,目前已经查实的受害信徒多达十几人,几乎所有的女弟子都与吴泽衡发生过性关系。 

  李洪志同样鼓吹男女双修,并特意在《转法轮》中标注:“男女双修的目地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地”;还描绘“天上的佛一丝不挂”。李洪志十分好色,1997年他在泰国期间,出入色情场所,洗“鸳鸯浴”;早年他在北京传功时,住女学员家欲行不轨;还有他与弟子刘崭“偷情”保持情人关系长达17年之久;与弟子易容、西西等有婚外情;据说李洪志逃到美国后还与多名不知名的女弟子集体淫乱,其名义也是“男女双修”;他打着修炼“大法”的名义,与“神韵艺术团”和“飞天艺术学校”的多名女弟子有染…… 

  在淫欲方面,虽然李的淫论更有深度,但吴更敢于实践,占有的女人更多XEI,所以在这轮比拼中,吴泽衡略胜一筹。 

  以上的比拼,都是邪性的比拼,无需再比,结论只有一个: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邪主一样邪!希望人们透过类似的比拼,看清邪教的邪恶本质,不仅要远离邪教的危害,更要唾弃邪教、鞭挞邪教、打击邪教,继而铲除邪教,为促进社会和谐文明助力。 

(责任编辑:关心 徐虎)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