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他们确实都很“神”

发布日期:2014年10月0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霜 刃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邪教教主个个喜欢装神弄鬼,区别只在“功力”的高低,比如吴泽衡比起李洪志来,功力就欠缺一点。即使“装功”再高超,最终还是凡人一个,而且是凡人中的渣滓即“人渣”。不过,从特定意义上看,他们确实都很“神”,在某些方面臻于“出神入化”的境界。

  一是“神吹” 

  吹来头。吴泽衡对信徒说,他的前世是秦始皇、唐玄宗等大牌皇帝,顺理成章地自封法号“觉皇”。李洪志不遑多让,他先是改生日攀附佛主,暗示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再后来,李又写了《忆长安》、《游清东陵》等歪诗,明确表示自己是唐太宗、康熙皇帝和岳飞转世。

  吹功能。吴泽衡称自己有“天眼通”、“宿命通”分身、隐身等特异功能,还能将碎了的手机屏幕瞬时复原,能、预测地震。李洪志则吹嘘“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拥有“搬运、隐身、思维控制、预测未来”等特异功能,且法身无数,神通广大。

   吹高德。吴泽衡炮制“华藏宗旨”,说是要引导人们“完善人格,规范行为”,“开辟人间净土”,还恬不知耻地宣称“凡吾华藏同仁,务须以此宗旨为终身使命,起领导之风范”;其行为却肮脏龌龊。李洪志则说人类道德败坏,“十恶俱全”,是神毁灭的对象,他的大法就是来拯救人类道德滑坡的,声称只有法轮功才是“唯一的净土”。

  二是“神编” 

  编学历。吴泽衡的真实学历是小学毕业,可他在自己的网站上却胡说:“1993年10月,吴泽恒先生在英国剑桥大学被授予人文博士学位,并受聘为客座教授。”遗憾的是这“剑桥博士”却拿不出博士文凭。李洪志的真实学历是初中毕业,可他在中国气功委员会的“直属功法登记表”中却将学历填成“大专”(填写时间约在1992年—1994年间),与此矛盾的是,他在2000年的《随意所用》中又说“我高中毕业,不读大学的目的……”。真是咄咄怪事:1994年之前学历为“大专”,几年后学历降成了高中(按,这个高中也水分十足,本文不论)。

  编履历。吴泽衡在《觉学文化》中谎称自己“在三、四岁的时候到了山里面去,……从小在丛林里面生长了十七八年”。可在其《法尊传记》中却称自己“十一岁入山,在山中随师潜心佛学……”且不说吴小学毕业后一直在老家务农,就按他自己的“编创”,这“入山”时间,一忽作是3、4岁,一会儿又是11岁,谎言不攻自破。李洪志除了编造假生日,还编造子虚乌有的神奇修炼史:4岁时接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12岁时受教于道家师父,20岁跟上了大道师父“真道子”,22岁后受教于佛家女师父,再后来“几乎每到一个层次就换一位师父”。事实是,8-17周岁期间,李都在老家上学读书,18周岁时当了文艺兵。

  编事迹。吴泽衡在《法尊传记》中胡编乱造,什么“受戒前,他以一首《出师表》,向人天宣示甘蹈苦海、持护戒品、济世利生之宏愿”;什么“少林寺前任方丈、第三十一世衣钵传人释德禅大和尚,将禅宗曹洞法脉传承的信物——七世六祖青原行思所做的宜山画,传付给了他”;什么“在山林隐修的佛祖心宗衣钵的传人释德真大和尚,也已将密藏的佛教正法心宗传承信物——达摩携来中国的释迦牟尼佛祖百衲衣和钵,密授予他。”经查全是子虚。李洪志更是了得,写了个《小传》,称上小学时救过一个不慎落水的“比他高大得多的大人”,还有“身子站到玻璃中间”等神奇事,最后总结说,“在李洪志先生的身上有着许许多多神奇的故事,那是常人难以接受的”。稍有头脑的地球人都应该知道:这个真没有。

  三是“神骗” 

  骗钱。吴泽衡骗钱,伎俩多多。擅自发行股票,诈骗钱财;散布灾难谣言,兜售“开光法器”(成本几十元的戒坛方卖1200元);强制销售字画印章,牟取暴利(指定要为7名办企业的弟子购买其黑檀木印章,声称为其加持后拥有法力,每枚收费5.5万元)。吴还向弟子收取拜师费、供养款、奉献金、培训费、聊天费……有一次居然向弟子一“借”300万元。李洪志更是敛财有术,伪装气功师,发功治病,当场收钱;在家设功德箱,变相索捐;举办培训班,收取高额费用,偷税逃税;非法销售书籍、音像制品、护身符、练功垫、法像等,牟取暴利;借建立基地,收取捐款,肥己腰包。据不完全统计,自1992年5月至1994年底,李洪志共开办法轮功培训班56期,收入300万元以上;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组织出版的各种书籍及物品总价值达1.35亿元人民币,非法获利4229万余元。

  骗色。吴泽衡早年在老家曾通过欺骗手段与两姐妹同居,同时致两姐妹怀孕。创立“华藏功”后,鼓吹“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乱封“妃子”,以此引诱、胁迫十多名女弟子与自己发生性关系。致使受害者打胎甚至终生不孕。李洪志则鼓吹“男女双修”可以“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早期曾妄图与某北京女学员双修遭到检举,1998年夏,李与女弟子刘崭在北京东花市北里西区的房子阳台上调情,被前来找他的妻子李瑞和李洪志的司机王辉忠撞个正着;跟美国女弟子易蓉关系暧昧;最近网上不爆出猛料“法轮功创始人”和“神韵女演员”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的豪华酒店开总统套房鬼混,此消息在拉斯维加斯和纽约等华人圈中被广泛传播,有人还称撞见过李洪志包房偷情。

  骗名。吴泽衡一方面以剽窃他人著作骗名,如将“北海老人”(“一贯道”创始人王觉一)的作品《论心》翻译成白话文署上自己的姓名;一方面骗取或自封很多头衔。他虚构“少林寺秘门掌门人”、“少林寺玄门功法创始人”、“少林寺般若法门总监坛”、“少林寺武术协会气功教练”、“嵩山少林寺武术馆武术教练”等多个身份,四处招摇撞骗。然而,少林寺前任住持释素喜和“德禅方丈”弟子释行空都证明,这些头衔全是子虚乌有。李洪志更是盗名欺世的大师,他一方面将剽窃、拼凑当“自创”,剽窃佛教、道教,甚至抄袭邪教的小册子,烩成《转法轮》第等所谓的“著作”。另一方面,这个声称“去名”、不在乎常人态度的“主佛”,居然在法轮功网站在罗列了大量常人的褒奖以装潢门面,欺骗弟子和世人。

  “神吹”、“神吹”都落脚于“神骗”。从吴泽衡和李洪志身上,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假神仙必是真神骗!神骗泛滥,结果必然是“害人、乱世、祸社会”。

(责任编辑:飞扬 慕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