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全能神差点害我家破人亡(图)

发布日期:2014年10月1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苏玉香 (口述)冯强(整理)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我叫苏玉香(见图),现年65岁,家住成都市锦江区落红桥街62单元6号,丈夫是辖区一名企业退休工人,我是成都市二医院的一名护工,家有一女,生活也算得上当地的中等家庭水平。然而,200412月,我按照国家规定按时从医院退休后。丈夫、女儿正常上班,我成天无所是事,就定期到附近的活水公园里散步,以到达强身健体的目的。 

  2011年315日上午,我正在公园里散步,一个多年未见的邻居陈大姐突然来到我身边,跟我拉家常、套近乎,先是羡慕我有一个好家庭,好丈夫、好女儿,也羡慕我这么年轻就退休了。因为是老邻居、小时的玩伴,就没有任何防备心态。接她的话说:“好是好,就是退了休后,老是心里空落落的,也不知道该干啥,只有整天在公园里独自散步”。她听了后,神神秘秘地从包里拿出一本《神向全宇发声》的书跟我说,你没事的时候就看看这本书,既可以解闷,又对你的身体,尤其对你的健忘症有很大帮助的,临走时她还嘱咐我说,如果看不懂,再来跟我讲。之后,她连续好几天都约我到活水公园里相聚,跟我讲她原先是一名基督徒,但现在改修“全能神”了。我听了她的讲话后,心理十分纳闷,便问到:“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你是一名基督徒,怎么又信奉全能神了”,陈姐见我难以释凝,便神密地对我说:“全能神”其实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不过全能神现在比基督教还要神通广大,好多基督徒现在都改为信奉“全能神”了。听了陈姐的诠释后,我答应回家看看这本书。 

  当我看到《神向全宇发声》后,对书中的一些如肉身显现的内容很感兴趣。于是给陈姐去了电话,陈姐听了我的感触后,甚是狂喜,便提着《东方发出的闪电》、《救主早已驾云重归》、《神向全宇发声》、《审判在神家起首》、《神隐秘的作工》、《圣灵末世的工作》、《圣灵向众教会说话》等书来到了我的家里。

  于是,我的家就成了陈姐及其她“全能神”信徒聚会的场所。来参加聚会的其它人对我也很热情,她们很认真地对我说:“基督教会的时代已经过去,“全能神”将取而代之,不相信‘天主和神的话’,就不能得救,会下地狱的。”我们一定要说:“要服从神,要一起努力建立神的国度,才能让神的旨意通行。”

  慢慢地,我被她们的必须学内部书籍、唱神话诗歌、听录音材料,在此基础上将“神话”作为日常生活的准则所束缚,更被他们中间的“背叛者”、“动摇分子”,还制订了一套所谓“国度时代的宪法”、“行政及诫命”,用世俗的制度及帮派规章来稳固、管理他们的信徒所吓倒。于是,我深深地陷入“全能神”邪教而不能自拔,也担心家人被害不敢自拔。

  丈夫看见我们有时几人、有时十几人在家诡秘的样子,便在夜晚寻问我,问我们到底在做些什么?我便将修练“全能神”的事告诉了他。丈夫听了我同意。王的话后,耐心地开导我说“你是一名专职护工出身,生老病死本是世间常情之事,有病就要到医院诊治,哪有念经就能好的道理”。但已今沉迷于“全能神”的我,哪里还听得进去丈夫的劝导,但在思想深处还是有一些波动。在一次聚会时,陈姐发现了我的异常,就对我说:“信奉神就不能患得患失,要摆脱情感,不能儿女情长,要摆脱那个撒旦的环境”。

  渐渐地,在陈姐的教导下,我也开始像陈姐一样出去“传福音”了。按照陈姐的旨意,专门找那些没有固定职业的妇女和老人,因为这些人一般都想早点发家致富,大多数还喜欢贪小便宜,只要给他们一点恩惠,你说什么他们都愿意听。于是,我“传福音”时经常讲,只要信“全能神”就一定可以得到福报,参加了“三赎基督”就能拯救家人。在我花言巧语的游说下,“范、刘、郭、黄”等几名妇女也相继加入了全能神。

  2012年119日晚上7点多钟,陈姐突然来我家跟我说:“20121222日,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上级组织要求我们扩大宣传活动范围,制作加入全能神就能保平安印章,需要我们这些信众表示诚意,才能得到主的保佑”。我问道:“怎么做才叫表示诚意”陈姐说:“表诚意,就是你要把家中的积蓄全部或部份上交给全能神教会,交给组织”。当时,我虽然迟凝片刻,但仍没有抵过陈姐的游说,像着了迷似的,按照陈姐的话,到银行将夫妻俩仅存的5.8万元存款如数取出上交给了陈姐。并且在陈姐的示意下,也让我刚发展的那几个信徒上交了数额不等的诚意金。 

  然而,由于政府认定“全能神”为邪教组织,发展信徒越来越困难。11月23日晚上在我家聚会时,我对陈姐说:“现在发展信徒不但会遭白眼,还成天偷偷摸摸的,我能在教会干其它的事情吗?”陈姐看了看我,说道“也是哈,现在做什么工作哪有不难的。”我不明白陈姐的意思,便试探着对陈姐说道:“要不,你将上次我表诚心的那5.8万元钱退我吧”。陈姐听了我的话,沉思好久,对我说道:“可以,你后天晚上来我家拿吧”。 

  11月25日晚上,我高高兴兴和几个女信徒一起到了陈姐家。不一会儿,一名男福音执事过来了,把我带进了一间卧房,大声对我吼道;“听说你要求退出组织了”我战战兢兢地答到:“现在的信徒不好发展了,完成不了你们下达的任务,所以想退出了” 福音执事听了后说道:“看来你对我们组织还是不够了解的”于是将我推倒在床,对我动手动脚,我坚决不从,与执事厮打起来,陈姐看我态度坚决,就过来拉开执事说:“不急,她刚加入不久,我再劝劝她。”她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说:“不要用世俗的眼光看,这是在‘过灵床’。”我说:“那也不行,太羞人了。”陈姐说:“是你自己说信徒难发展,我才安排的,现在连羞耻心也丢不掉,怎么为神服务,你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自己好好想想”。 

  当天晚上,他们没让我回家,把我关在屋里让我自己想。后来几天,执事一进来我就大喊,他终于不耐烦了,说我亵渎“圣灵”,将永远灭亡,“神”一定会惩罚你全家人的。 两天没见我回家的丈夫和女儿带人到处找我,在辖区好人的指引下,丈夫和女儿在派出所的帮助下将我领回了家。但是,小区里的人知道我信了全能神后,个个见我都躲避不及,虽然我一再解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人人对我的家庭也是近而远之。

  丈夫因我“修练”的风言风语及钱财散尽还遭人白眼后,跟我提出了离婚,虽经亲朋好友的劝说,保住了婚姻,可隔阂难喻。但女儿确因为我的原因,开朗性格变得十分烦燥,在朋友的唆使下,也吸上了毒品。看见女儿被毒品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样子,我幡然悔悟,修练“全能神”不但没有救度家人,反而造成了家财散尽,女儿涉毒的恶果。在社区反邪教志愿者人员的帮助下,我终于痛定思痛,彻底与“全能神”决裂,答应女儿一起悔过自新,将女儿送到了戒毒所,我也重新回到正常的人生轨道。

  而今,回想起自己前几年的所作所为,我后悔不已,自己辛辛苦苦为全能神做了那么多事,不但把全家的积蓄献给了“全能神”组织,还骗了几个姐妹身心交瘁,差点把自己的女儿也搭了进去。现在想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是一件多么幸福美满的事啊!

   

苏玉香  

(责任编辑:川君)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